一枚
一枚

浦志强: 贫寒不是他的错

敬告甘肃平凉书记市⻓, 别再难为这位南开学生了! (本文由浦律师授权发布)

昨天在微信群里,我看到了一张图片,是南开大学的一位学生,通过在甘肃省政府⻔户网站留言致函平凉市委书记。信中述说,其寒假返回平凉,因天津津南区疫情升级,被拉去强制集中隔离,但家贫无力负担每天百元隔离费用 ——他回家的路费都是从助学贷款里结余出来的,为此被街道防疫人员接连催 逼追比,走投无路几乎陷于困境。图片后边,还附有平凉市政府的回复,是一封没有任何毛病,不带任何感情的官样文章。

这件事让我遗憾,我很愤怒。想这位在南开读书的后生,给平凉市委书记写信,实际也是在走投无路下的投诉。我上网查了,发现平凉的市委书记名叫周伟,在崆峒区的网站上,载有他来视察的报道。

让我们再来读一遍这个学生的信:

尊敬的书记:

您好!

我是一名今年1月7日从天津返平的大学生,在我7号下午到达平凉以后, 我自己主动向社区报备,我自己安心在家居家隔离,8号一天在已知天津疫情 通报的情况下,也并未收到隔离消息(本人全天在家并未外出),在9号的早晨社区的工作人员打电话告知我需要集中隔离,并且是自费,而我由于家庭经济,是城市低保户,且父亲残疾,并无一笔额外的资金来支出这笔庞大的隔离 费用,在我多次打电话给社区,⻄郊街道办事处,以及疫情防控办时(从未打通过崆峒区防疫办的电话,打给平凉市的防控办电话也只是让我去找崆峒区防疫办或是找社区),得到的答案甚至是解决不了,没办法解决。甚至某位张姓工作人员直接在电话上告诉我让我借钱去隔离,仅仅是死板的守着疫情防控的规定,并未设身处地的为人⺠着想。

在上述事情均未解决时,⻄郊办事处就把我用救护⻋拉到了华辰大酒店让我进行隔离,到了隔离点⻔口将我堵住,明确 告诉我没有协调好费用问题时不让我进入隔离点。于是我又一次次的拨打各个 部⻔的电话祈求能为我解决这个严峻的问题。最后在等了十几分钟后,⻄郊办 事处的某位主任用自己的私人号码给我拨打电话,并且态度恶劣,甚至问我回 来的钱是哪来的。在我说出是拿多余的助学贷款支付的时候,他沉默了,可最 终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将我所在大学辅导员的电话获得以后直接给我的辅导员打电话,企图通过学校来逼迫我出这份钱。幸好学校给我的解决方式是学校可 以上报申请这份费用,于是在我和隔离点的防控人员协商后,勉强同意让我先进行隔离,也并未告知我隔离天数及其他相关信息。仅仅是告诉我一天100, 当我走的时候交钱。在我成功入住到隔离点以后,那位主任又给我打电话,说让我问清楚学校的这个费用究竟给不给,是以什么形式给,然后就挂断了电 话。此后再未收到任何有关疫情的电话,只有家里人的关心,并无后续人员对 这件事情进行处理。到此为止,我生气的已经不是这笔费用,而是对崆峒区政府疫情防控办管理的政策是否合理,下属的各个社区有无完全落实,又或者有无过度处理的行为。据我所知,与我同校的某位平凉学生,回平以后仅仅是居家隔离,我不知道这个平凉市的防疫政策在落实的时候时不同社区、不同街道的不同或是怎样?

其次,假如我今天不是一名大学生,我是一名普通的成年男子,家庭贫困,在遇到这种没有钱去隔离的情况,社区又会怎么办,是继续让我去借钱吗?这几天,我向许多部⻔都反映过这个问题,可是从未收到一个明确且合理 的答复,真的很气愤,甚至向市⻓热线12345也拨打过电话,收到的反馈也只是让我耐心等待。一天天的隔离,我并未感觉到什么,只是感受到了政府对于这些问题的忽视,感受到我的慌乱,整天都在为这个隔离费用发愁。希望在网 上留言有用,能够帮我解决问题以及处理相关人员,最后愿共克时艰!

信的落款上没写名字,也没留联系电话——也许是平凉政府发布这则来信时,隐去了他的身份信息,这就让我这位南开老学⻓,想关心他也没办法。

小校友信的下边,有一封书面答复,全文如下:

网友:

您好!

1月12日,您在甘肃省人⺠政府⻔户网站中留言,反映崆峒区疫情防控 办、⻄郊街道办事处互相推诿责任问题。现答复如下:

经查,您于2022年1月7日由天津市津南区南开大学津南校区返回崆峒 区,因2022年1月7日天津市未发现新冠疫情,故社区工作人员在您返崆时告知 您居家隔离。但天津津南区于2022年1月9日被国家调整为中高⻛险区。根据崆 峒区疫情防控最新政策,属于中高⻛险区返崆峒人员需落实集中隔离,社区于 2022年1月10日告知您本人需落实集中隔离。接到集中隔离通知后,您提出自 己落实集中隔离经济上有困难,社区工作人员告知您先落实集中隔离,后期可 为您因家庭生活困难申报临时救助,帮您解决困难。疫情防控人人有责,对您 造成的不便敬请谅解。

 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关心和支持,欢迎您继续提出宝贵意⻅和建议。

 来源,平凉市政府

我看过之后非常难过,随后就发了一条朋友圈,附上这封信,附上2019 年返校参加百年校庆时做的一幅图片,我们是把照片嵌入南开百年校庆的校徽 里,用的是一幅双手合十照片。

我的南开大学百年校庆校徽照片

随后,我又写了一条⻓点儿的朋友圈。之所以 想再读一下,是因为有朋友说,我的这条朋友圈看不到了。

我是这么说的:

我很关切这位南开小校友,不希望他的家庭,因他被强制集中隔离而“返贫”。我悲愤地读到,在这封在给书记的信中,他诉说放假后回甘肃平凉,被拉去强制集中隔离,被要求自费。家贫系低保户,父亲身有残疾,他无力支付酒店费用,竟每天被胥吏们催逼个不停,现求助无⻔,已陷入困境。拜托互相转告,若联系得上这位同学,或联系得到平凉的书记市⻓,我愿帮他支付这笔隔离费用,请崆峒区各位官差,别再难为这位南开后生了!他的未来,当为社会 作出更大贡献,尔等作为家乡,最好是多送他点温馨,少留点糟糕记忆!

看起来这件事是真的,因为政府有回应,似乎图片来自平凉市人⺠政府 网站。保险起⻅,也为能帮上忙,我把朋友圈、小校友的信和政府回复他的图片,一并发给了在南开任教的大学同学,希望他能找找,查查是不是真有这事,能不能联系得到这位学生。与此同时,我也给一位记者朋友发过去,建议她了解一下平凉,看看这样的事有多大普遍性。我还给住在甘肃临夏的李强打 电话了,他是个认真的人,因为不肯接受变相强制疫苗接种的“二码联查”土政 策,他被公安行政警告,他委托我们代理起诉派出所,经我们申请,临夏州政府废止了那份违法的规范性文件。我请他就近帮我了解情况,联系这位学生。

我同学回复我,他不知道最终怎么解决的,不过他认为学校及师生捐助都应可以解决,还说:“地方部⻔心中有为人⺠服务的宗旨,学习得比谁都好,实 际服务行动大家都知道。类似的事全国都有,大体制下的小⺠代价。”

今天早 上,好友“十年砍柴”微信告诉我,南开这位学生的老师,已帮他出钱解决了 (隔离费用),还说南开大学的定点帮扶地区(扶贫现在叫乡村振兴),正好是平凉市所辖庄浪县。

李强回复我,他没能找到任何线索。

但是老实说,政府的回应只是一篇官样文章,他没让我感到有温情和帮助,它没有任何错误。按当下的官场规矩,各级政府做事要请示,要有规则,但我相信,这个家庭在吃低保,这个孩子考得上南开大学,他应该是一位优秀的年轻人。现在在南开读书,天津有了疫情,他回家过年,规规矩矩在家里隔离,政府把他拉走集中隔离,费用要他自理,这样的政策实在荒唐!

实际上,这种事情不是个例,到处都在发生。去年10月,甘肃、陕⻄⻄ 安,内蒙额济纳旗,那么多游客那么多人,被就地集中隔离,牺牲了人身自由,在为国家的防疫大局付出,各地政府把他们扔到酒店,要让他们自己承担这笔隔离费用。有钱人没困难的,付了就付了,付了就罢了,比如你把我集中隔离,为我自己的隔离费用,我一定不会给政府找这麻烦。但是这位学生,他 有这样的具体情况具体困难,为什么平凉的街道防控人员,要一次又一次逼他 呢?!难道他父亲有残疾,家里吃低保,付不起这钱,是他自己的问题吗?是他对不起了这个社会吗?甘肃平凉政府,在执行防疫防控政策时,怎么就不想想,你的官僚主义冷酷无情,给这样的一位年轻人,这样一位未来有可能给平凉争光的南开学生,以一种什么样的感受?!难道为这几个钱,每天一百块, 还非得要逼他跳楼不可吗?

贫穷不是他的错,集中隔离不是他愿意去的——他肯去就很不错了,难道你们非要他让他交这每天100块吗?!你们要真缺钱,我给你们捐点儿好不好?!请原谅,我对自己的事儿,没发过这么大火儿,但平凉这件事,让我非常气愤。我希望如果有甘肃的朋友,甚至平凉市⻓,能看⻅能看得⻅这段视频 ——我可能想多了,他哪儿这有功夫呢?他应当把这个问题解决好,解决不好的话就可能出问题。所以,不要怪我们没劝你,这事极可能发展成舆情,别出更大的乱子。

祝福这位小校友,希望他能给我打电话,我的电话是13901008963。 谢谢大家!

浦志强

2022年1月29日

附:浦律师关于这个事件的油管视频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