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姸名

為了和寫文章的人交朋友而註冊的台灣小國島民...。目前地表人界的稱謂是天空看守所所代。37歲的時候決定作37件沒作過的事情,意外成為習慣,終於也作了煮婦:進廚房、上傳統市場,尤其喜愛在地食材和各式異國的平民料理。

榮譽參與:The SPACE奧運會|第二輪 Beta 測試

發布於
THE SPACE感覺又更直覺,是圖像的、集體的、WEB3的公共景觀,然後就兩個看來簡單的概念--哈伯格稅制和全民基本收入--需要去理解和思考。應該會是視覺的又是經濟的模型實驗,很有吸引力。沒有想到的是這回在實際參與中,和人有許多意外地直接和間接的交流,在網路世界裡實質的交流很是溫暖珍貴。



在WEB3的眾多項目之中,目前以去中心化出版、POAP和the SPACE的實驗性,比任何NFT都讓我感興趣。因為一滴時代的眼淚--在Hinet的網頁空間沒了,一時沒想找主機託管放自己網站,可以把以前的視覺作品自己作出版,讓我還受到鼓勵。POAP是因為我讀懂了許明恩的文,知道自己可以怎麼看待這些WEB3的東西:不單只是現下的參與,得去想和創造出未來的條件,在未來的生活裡,我還是帶著cyberpunk的現實想像,我會是一個平窮的、活在高科技世界裡的人,但我很可能出示著一整面POAP--讓我很能自豪的徽章,標記著在人生和WEB3世界的一些重要時刻我的在場,同時每個徽章都可能讓我對感興趣的人們敘說很多故事,更多可能是從上個世紀過來的、影響著我們現在如何生活的事。


THE SPACE感覺又更直覺,是圖像的、集體的、WEB3的公共景觀,然後就兩個看來簡單的概念--哈伯格稅制全民基本收入--需要去理解和思考。應該會是視覺的又是經濟的模型實驗,很有吸引力。對WEB3,我的樂觀是如果有甚麼經濟模式實驗成功可能給現在的現實世界有所參照,應該就成功了,人們在裡面使用加密貨幣就很有意義了,加密貨幣/虛擬貨幣/代幣"假錢"--沒有人會說是假錢,因為其實是可以兌現的,只是理想上,那些"財富"留在幣圈要比兌現出去更有意思,而這其實是幣圈的人要努力的。



寫這篇的心情是想成為一個榮譽的測試員,不只是希望大家可以看見我的參與,同時日後有甚麼測試都可以找我。但其實「榮譽」這兩個字對我在現實裡比較像「掛名而已」,甚麼榮譽教授和學位都是沒有身在當中而被授予的,無妨,如果是這樣,更是一種找不找我測試都沒有關係的事了,無妨,大家就想一想笑一笑吧!



終於等到THE SPACE第二輪的測試。一整天從早就在振奮著,下班以後去簡單用餐,晚上八點半,在網吧坐好,等著要開始體驗像素作畫,同時也是不知道會發現甚麼新東西樂趣的夜晚。


甚麼哈伯格稅制,我都聽聞了,給一格像素訂價,訂太高可能繳不出稅而破產,訂太低等下就被人家的像素蓋過去了。可是真到了畫布的那一格點下去以後,才覺得自己還是甚麼都不明白,多少是高?多少是少?看看稅金額,明天應該都付不起啊。


想回頭去DC問大家:真的在訂價的時候,大家都考慮了甚麼?策略我也明白,但自己畢竟沒有大方向,應當也就說不上擬定策略了。


遊戲開始:初始圖


一進場看到初始圖的時候,很有好感,覺得真是太可愛,作為一個影像創作者,在一開始的時候,是會下不了手的,影像本身就帶著訊息,那種對美好的感知本身是有能量的,要怎麼去加或減東西才不破壞第一眼的好感?如果只是在初始圖約略規範的線條和塊面上加東西,最後可能會呈現框架下的侷限感,那種作法走的是一種較為工整和有秩序的圖像美,實際上不太可能發生,儘管知道r/place-Reddit是分組分隊在畫的,儘管知道這整個就是要邁向一個過程的不確定性,本身就讓人期待的是不預期的收穫(或說是「不預期的卻是必然會有的」收穫)但看到初始圖第一眼的時候,面對一個滿心期待的開始,就是不可能不去想這些,這種時候就要靠那些不會被影響的人先開始作"破壞"的動作。


果然,看到左上的河流面開始有了黑色的像素,初始圖整體畫面的訊息已經改變了,我看著那支手心向上的手掌,很快地覺得可以有些甚麼從手心冒上來,常常在用photoshop但,是第一次作像素畫,想說不要太複雜,因為等下還要用腦筋想哈伯格稅制跟整個活動的關係,會實驗出甚麼。那就來畫愛心吧!應該也可能有些新手也沒畫過,也可以來畫畫看,就去提議組隊,感謝COCO的熱情鼓勵,給我們幾個人開了pixel-heart-study的討論串,讓我可以把去網路上找到的參考圖都貼在上頭。


提案:
申請人:meankid76 
創作說明:想在手心向上的空間畫至少小中大三顆愛心(或其他可愛簡單的圖)

我提案的時候,旁邊已經有人畫了像仙人掌的東西


這回找參考資料還蠻齊全,果然是越簡單的東西,前面的人都試過、研發過,讓我們後頭上來朝聖的人,很有收穫。這裡展示幾個比較複雜的,尤其最後發現到不對稱的愛心(下圖右)其實很有動感,也會讓畫面不那麼平板。(DC上的討論串裡還有一些最基礎陽春的愛心)



所以一開始一時不曉得該怎麼畫。但對手心的直覺,馬上就有了明確的目標,我在DC留言:「如果沒有那個cue點直覺,我作為一般使用者,比較會漫無目的,因為不像其他隊伍,很清楚要把自己的LOGO放上去,也就不會有後面的那種心情:想把畫好的留住去保衛,如果被蓋過去,自己再去點別的地方畫。」


---


pixel-heart-study小隊,並沒有小隊事務需要煩心,剛開始找來的圖有幾種造型,我自己試著一格一格畫的時候,留話給進來DC要加入的隊友他們可以任意更改造型。一個隊友加進來就去把顆心上色。隊友把第三顆應該是最大的心的對比作了出來,我們就去修改造型。


左而右:第一張是我畫的,第二第三張是隊友V Jack貼在討論區給我看的,我們就一起去做第四張。


沒多久發現LikeCoin隊的討論在說有兩個圖被汙染的事,一類陽具一似對奶,栀子榴莲有完整的DRAMA報導->https://matters.news/@chitchy/277160


那天當場是發現第一顆最小的心被整片橙色蓋過去,並且訂價高到我開的10000倍,根本不可能買得回來之後,我就往橙色行進的前面去堵它,我希望那個人有點意識到我在追殺他,所以我一樣選用畫愛心的紅色,想讓他意識到不管他要做甚麼,都會帶著我的紅色像素。那時候已經有那種殺紅眼的狀態--不是真的氣而是必須最快動作效果,不然行動的意圖就可能不會達成。


所以我堵他的那一格要訂價多少?我忘記了,好像是1000,肯定會破產的,當場馬上覺得自己遇到了大戶收購,玩不過的。


"大戶"的定價:圖左上還看得到最小的那一顆心,我的外框和隊友的填色


其實我一開始就明白,沒有怪那個橙流行進,因為計劃中就是有一顆最小的心,被塗掉的那顆正是最不好看的一顆,最容易讓人覺得只是在練習亂畫而已的狀態。正常狀況,一個人在塗過那一區的時候是不會知道那個心是另一個人(也就是我)整體計畫中的一部分。


我傾向認為那個錢包本來還沒有確定要畫成甚麼,在我趕著給他點紅色看的中間,有幾輪動作可能是鏈的lag,因為事後紅點出現的位置也跟我本來選的不一樣,所以也許該說是「一種整體性的、每個環節都發生一點狀況所導致的烏龍性騷疑雲」。


登登~!:紅點最後出來的位置其實和我定價的時候不一樣


第一天結束在隊友下線的時候,從最後的訊息上看起來,他應當是個學生,因為他室友睡了,他已經關機,不想太吵,他說明天再上來。我心想這可真是可愛,現在怎麼有那麼貼心的人,不想吵到室友。


第一天結束:最小顆心被吃掉了,我改成散開的紅點,讓上頭的兩顆心看起來仍然像從手心出來的


開玩的時候有$SPACE兩千元,玩一玩剩下一千多,去逛一逛回來要準備下線的時候竟然出現三千多,很疑惑,並沒有人購買我的像素,所以我猜想資產的增加可能是系統有在徵稅收,全民基本收入,我分到的部分,但這個時候我已經完全忘記剛才有殺紅眼開訂價的事情。看線上大部分的測試人員和工作人員差不多都沒動靜了,我就收了。


---


想了想前晚工作人員在說「毀圖計畫」是要等到最後大家都沒錢的時候再進場,所以第二個晚上我決定不進場。


當然應該也是這輪測試,整個畫布上各隊各個位置的圖已經完成得差不多,除非要毀圖,沒事的人不會去改別組的圖,真要毀圖的人也不必現在衝動,前一晚我唯一擔心會被蓋過的三顆心,除了幾點顏色經典地怪怪的之外,也都好好地在著,沒有被其他行動抹去。所謂「經典」就是後來看到前面的測試員寫的介紹文,說有些簡單的圖,就是容易被故意改掉幾個像素,他舉的例子就是愛心的像素圖。哈哈,我甚麼時候那麼會中獎的啊?!


---


沒進場的那天看DC討論,已經要開始清稅了,我不太明白為甚麼系統不自己清稅,收不到錢的就直接法拍呀,為什麼我們要一格一格去算呢?這樣誰會乖乖繳稅?但講完我自己就下去算了,我也不過才14格而已。


感覺:清稅清到快可以開一組明牌出來了


看到自己的圖顏色被搞怪的地方,不會意外,如同早先早就在想要不要買回來,還是要不要利用那個破壞的地方作甚麼變化,留著不會怎麼樣,那就是這種實驗的視覺風格/style:總有幾個地方被破壞。但在清稅的時候,意外發現沒被搞怪的圖裡有好幾個像素已經被買走了,那是很意外的心情,我想了一下,確定不是測試系統有甚麼問題以後,感覺很開心。感覺有人造訪過這裡,並且留了點訊息給我,我並不介意與不認識的人共同擁有那個圖像的像素版權,只是要到最後清稅的時候,我才發現


這個意外驚喜也影響了我之後的訂價,我最後一天拿到兩位稅務官 @swiftevo@kuannnn 的捐贈,又有一筆$SPACE可以再進場,畫最後一顆動感愛心。(這兩個稅務官,一個是第一輪測試的流氓地主,他的文精簡精要,怎麼清稅、怎麼抄家、怎麼重新作人,大家一定要去看;另一個是我們在DC討論的時候遇到和發現的那位"大戶",他很厲害寫了抄家程式給大家以後,才發現抄到他自己,他們兩個給我很夠$SPACE,我不但把最小顆心畫回來,還清理了畫面)


最後我出了六顆心,畫面上還有的其他心,現在還不曉得作者是誰


黑框的心都是受到贊助的。算好點陣,我把最外一圈訂高$10或$100,裡面填色的就維持$1,等被改色買走之後再作打算。當最外圈輪廓需要蓋掉前地主的像素的時候,我就不提高價錢,並且盡量尋求如何讓畫面美觀地連在一起,意思是如果前地主來看過,他也覺得一小部分被我的圖蓋掉是可以接受的,他的圖留個局部也還有意思(上圖最上面那顆不規則的愛心,上面有個像蠟燭的圖像,是前地主的圖)這樣我就算是把自己收到意外驚喜的那份訊息,給傳遞出去了。未來我們仍然有可能用買與不買、改與不改色,交流我們對那個圖像感的共識,這個意外驚喜,這個向度的與人相遇讓我很雀躍,可以說燃起了熱情和理想


但此時寫下來以後才想到,如果這當中另有人作哏或就另有人收購了我沒提高的訂價,前地主可能沒有收到那份心意,那我也將不會知道了。這時候作圖的人的策略來說,還是就是得把圖作好,把整個畫面或各個局部的美好感考慮進去,才可能有機會去試探別的地主的心意。


---


這輪測試總體感覺是溫馨的,大致上每個參與的人都畫了他們想畫的東西,邊點邊按按按錢包同意交易的過程裡,大家應該也想了不少事情。尤其是過程中和之後在DC的討論,我會覺得也是參與測試的一部分,因此認識新朋友同時也有交流,這個共同參與學習的過程很珍貴,謝謝大家。測試的部分就先講到這邊,DC上已經有更多後續的新的討論,第三輪測試也開始招募了!


推薦大家來加入THE SPACE,擁有一種特別的WEB3經驗。


NFT:參與者最後得到的成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The Space 奧運會|第二輪 Beta 測試&早期貢獻者招募

The SPACE 的圈地博弈!初学者入门

The SPACE (II)启示录!在点像素中体味人生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