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也通过写作和实践去想象、去创造别样的社会。网站:masseshere.com

转载|无故被公司告知“不能胜任”后,我是如何正面刚到底的

發布於
编者按:多数派一直尝试分析当下社会的劳工问题,然而从分析到行动并不经常是自然而然的,实际的反抗会遇到资本大大小小的反扑、忽悠、威胁。就像以下故事的主角,从拉锯到下定决心跟公司撕破脸,老板会PUA、公司会用各种话术贬低你,这些都是资本到最微观层面的力量。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更要聆听他人的维权历程,学习如何走出来自我解放,这样的豚骨拉面真香。

转载自:蓝色潜水艇,标题为编辑所拟,原标题为:我的劳动维权历程|写在仲裁成功后

事情的发端,还要从2020年11月27号中午的那碗日式豚骨面开始说起。

那应该是我人生当中,吃过最难以下咽的一碗面,可能是因为它的确不好吃。但更可能的,是十分钟前,我被叫到人事办公室,进行了一场劝退谈话。大体的意思是:你的工作能力已经跟不上公司的要求了,从12月开始,你就不用来上班了。

这是毕业后,我找的第一份工作。自打八月份入职以来,一共工作了将近四个月的时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是步入社会后,我对职场生活打的第一个照面。在更多时候,我想的是,能在这个轻松愉悦友好的工作环境当中,好好积累经验,让自己的业务能力能更上一个台阶。

所以,这一切的发生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此时,面对这碗卖相还不错的拉面,我思考的,更多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质疑,以及在办公室里,尽量掩饰住的沮丧和挫败感。

一. 拉锯战

这种情绪大概维持了有十分钟左右。

我找朋友倾诉、自己在网上查找一些相关案例、法条,然后清晰得知:我是拥有反击的余地的。

随便吃了两口面,然后,我在微信上询问了人事能否有时间谈谈。得到许可后,我走进她的办公室。

“XX,有什么困难呢,跟公司提一下,公司是可以酌情帮你解决的。”

“不好意思,我想问的是,我是被辞退了吗?”

“不是被辞退,而是一种双向的选择,因为你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啊。”

“今天是27号,星期五,28、29号是双休,也就是说,你们给了我三个工作日的时间,让我卷铺盖走人是吗?那好,既然是双向选择的话,那么我可以选择不走。如果是辞退的话,那么我需要看到一份纸质的、中止劳动合同的通知书,以及相应的经济补偿。如果没有的话,那么我会在12月之后,每天准时过来打开上下班,直到我们的劳动合同履行完毕。”

“如果你继续留在公司的话,那么我们是不会给你派发任何稿件任务的。你也知道我们公司是工分制,如果就拿底薪的话,这点钱也是不够你在杭州生活的。”

“这个就不需要你们操心了,我会自己想办法的,我们还是着眼于自己能解决的事情吧。”

这番话说完,人事告诉我她暂时没有办法做出决定,得先问一下老板。

十分钟后,老板约我在楼下的麦当劳里聊聊。

他大概的谈话内容,也基本着眼于“不适合”这个点上,认为我的文字表达能力在同龄人当中还算不错,但是个人风格太过于明显,与公司的文章调性有些不符合。而且这并不是开除,也不是劝退,只是把话说清楚了,让我自己去做选择,因为我留在这里的意义已经不大了。最后,他还告诉我,现在这个社会很多元,什么样的兴趣爱好都能够找到饭碗的,年轻人永远不应该为自己的工作担心。

特么的我倒是不担心工作,但是因为劳动合同被你们中止,造成的房子转租、离职空档期等种种消耗,谁来买单?

但实际上,这番谈话当中,我一直处在一个很被动的形式里。因为此时,我还是对这份工作、这个公司和老板抱有一丝幻想的。所以我问他:

“如果这不是辞退的话,那么我能否将今天的对话理解成一次警醒?”

“也可以,虽然实际上这两种理解意思差别不大。”

“那以后公司还会继续给我安排稿件吗?”

“会的,会的。”

二. 黑化!

会个屁!

周一过来上班时,才发现,我的名字已经从工作排班表上被抹去了。而且,文字组组聊群也因为我的存在,暂停开例会,工作任务基本上都是组长去私聊同事。

也正是周一的下午,一位同事发了一张聊天记录的截图给我,大意是:老板和人事找过我谈话,觉得我不适合,以后不会再派工作给我了。

此时,我感觉到很气恼。因为上周五老板还信誓旦旦跟我保证,以后会照常给我安排任务,但是转过头却是这样的操作。

此时,我已经对这家公司不抱有任何的幻想和可能了,因为作为我个人而言,如果一个领导连这点让人信服的能力都没有的话,那么就算再给机会让我继续待下去,我也会选择走人的。

无非是,我认为应该拿到自己的权益。

于是,我再一次找到人事主管,质问公司为什么没有给我安排任务。不过从这一次开始,每一次谈话我都是开着手机录音设备的。

“因为你写得实在是太差了啊,而且公司根本就没有什么派稿件这种说法,你要写,你自己去找选题啊。”

“请问你说的差,是哪方面的差?是以数字浏览量作为参考依据,还是说你们有一个比较明确客观的评价标准呢?”

“写得好还是差,难道还看不出来吗?差就是差啊。比方说你尤利西斯书店那篇写得就挺好,后面网红那篇写得就很差了。”

“坦白讲,我自己写这么多篇稿子,哪篇好哪篇不好,我自己都不清楚。所以,很奇怪,你从来都没有写过稿子,为什么却这么懂呢?”

或许她听出了我的阴阳怪气,于是恼怒地对我翻了个白眼。

这时,公司的另一位组长走进来,问我是否对工作上面的安排有什么不满。我告诉他,这一周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给我安排任务,但是上周五老板跟我谈话时并不是这么说的。

“是这样的。首先,我们公司并没有‘安排稿件’这种说法,所有的稿件都是自由竞争、优胜劣汰的。也就是说,如果你的工作能力强的话,那么你就能够得到比方说三四篇稿子,这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我明白也理解你的意思。但是或许你对‘自由竞争’这个词组有很大的误解。所谓的‘自由竞争’是指如果他的能力突出,这个月他拿到五篇稿子,我能力差,我两篇稿子。而不是他的工作量都已经饱和到忙不完的情况下,我一篇稿子都没有。这不叫自由竞争,这叫旱的旱死,涝的涝死,换句话说,这叫垄断。”

那天,我得到的回答也是让我继续好好努力,要想得到表现的机会,够努力,一定是会有的。

都这时候了,谁信呐?

三. 插曲

回过头来想想,那段日子真的很难熬。因为你已经明白了,这个公司的领导层巴不得赶紧让你走人,所以,你会觉得上班的时候,每天都会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你,等着你出错,然后他们好师出有名,无责辞退。

刚好,那时候我也没有任何工作可以做,每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看手机,等待下班。回家自己做饭,看看书和电影,试图让自己平静一些。

很幸运的是,我拥有一群很好的朋友,也在公司里面认识了一些很好的同事,大家会给我鼓励,告诉我,别怂,跟他们刚到底。

有一天去上班,听着耳机里万能青年旅店的《山雀》,那时新专辑还没有做出来,听的是live版,感觉自己如同歌里的山雀那样,渺小,但也有自己的性格和尊严。所以,有什么好怕的呢?硬扛到底,大不了就是输掉仲裁而已,就当走一段人生经历好了。

我也会每天上班前,在好友的微信群里给自己打气,告诉他们:今天又是去维权的一天!

他们也会告诉我:加油,王总!

那段时间当然是很难的,但是想想一些人虚伪的脸,就挑衅般地充满了动力。

四. 撕破脸

他们始终没有给我任何的工作,也始终没有给我一份纸质的中止劳动合同的通知书,日子就这么无聊的一天天过去。

最后一轮谈话,在12.15号这一天到来,这一天,刚好是结算11月份工资的日子。

这次,是文字组组长和人事主管两个人一起找我谈话的,地点是公司楼下的星巴克门店。过程其实很琐碎,无外乎劝我不要去进行劳动仲裁,自己主动离职,以及我的工作能力不行,态度不够端正云云。

其中有几个瞬间让我记忆犹新,想起来忍不住在被窝里偷笑。

“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违法公司的规章制度,但是实际上你每次写完稿子都没有给我修改,而是直接发给老板的。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这是因为我们制度宽松,放在一般公司里面,这就是构成了严重违规的行为。”

“哦?是吗?那你现在可以将这句话写下来:王XX将稿子直接发给老板而不给组长过目,尽管无明文规定,但构成严重违纪。希望将来仲裁的时候可以用得上。”

“你这样说话真的很没有良心,你认为自己就没有错吗?你就没有反思过自己吗?”

“坦白讲,我每天都有反思自己。每天起床我会反思一次,午饭前我会反思一次,睡觉前我也会反思一次。但是反思归反思,我们现在要讨论的是法律问题。别说反思了,就算我每天在家忏悔,这依旧是一个没有解决的法律问题。”

“可能你才刚刚毕业走入社会,没有什么经验,所以你觉得你做的是对的。我跟你一样大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你这样的性格以后在社会上很难混的。”

“那么谁错了呢?如果我做的事情是合法正当,却在社会上很难混,那是谁错了呢?是社会错了,还是我错了?”

“你有想过你为公司带来一些什么吗?你有想过你的价值吗?”

“在你问这个问题之前,我想我们都应该明白,我们所在的国家,实行的市场经济制度。在这样的经济制度下,买卖、雇佣都是自由的。签劳动合同时,没有人强迫我,也没有人强迫公司,双方自愿。因为公司认为我能为它带来收益,而我认为我能够领到工资。所以,我只有义务告诉你,公司给我带来了什么。至于我能为公司带来什么,你应该去问老板,他清楚。”

于是,这样的一场谈话自然是不欢而散。

下午,老板也找我进行谈话。依旧很琐碎,旁敲侧击,偷换概念。而总体的共识很明确:

你要补偿金,没问题。但是你自己去申请离职,我们把该给你的经济补偿补给你,以后大家还是好朋友。

我觉得没问题,不过谈话过程中,并没有提到具体的金额,所以这里埋了一个伏笔。

下午结算上个月工资时,我与另一位被劝退的同事的工资条,比其他的同事晚了大概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的时间和空间里,发生了些什么,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经过了这三个小时之后,我得到的工资,比预期少了将近1500块钱。

坦白讲,当时我的心情简直愤怒到了极点。因为刚刚才谈好了主动离职的条件,转眼之间我的工资就被克扣了这么多,且无任何正当理由。

我很想问一问今天上午在星巴克的咖啡是不是由我买单的,不然为什么会扣这么多钱呢? 于是有了以下的一些质问。

但是并没有得到解决,反而是让我先办理离职手续,当然,我拒绝了。

至此,我的决心从未如此坚决过,因为我真的很鄙视这样的人。他们会跟一些初出茅庐的毕业生玩这种小心机,欺负他们没有社会经验和资源,在陌生的城市孤立无援,所以用种种小手段来逼你乖乖就范。

可我就不。

五. 最后两天

得知我拒绝接受离职经济补偿(只有可怜的三千块钱,还包括我十二月工作了十六天的工资在内)后,老板情绪非常激动。第二天上午,约我在公司楼顶阳台会话,颇有最后通牒的意思。

“你这样的性格以后会吃亏的。”

“所以我先在您这儿吃个亏,以后就免疫了?”

“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年轻人。”

“我可能也是第一次跟你这样的老板打交道。”

没有任何正当理由扣除我的工资,并且把我在十二月正常出勤的16天工资包含在应该给与的经济补偿当中,这种手段完全就是在耍小孩儿玩。因为这一番操作下来,他们实际上根本就不需要支付什么所谓的经济补偿,羊毛全都出在羊身上了。

“好,你不答应主动离职,那我们就耗着,我给你底薪,你就坐在这儿等劳动合同结束吧。我警告你,最好别犯任何错误。”

这是老板跟我正面交流的最后一句话。

当然,我也不在乎。

下午,主管再次找我约谈,提出了要给我换一个工作岗位,让我去做内勤。

“抱歉,内勤跟我目前的岗位区别实在太大,恐怕我无法胜任。如果是文字组组长的话,我想我可以尝试一下。” 第二天,我就因为严重违纪被辞退了。

理由是:我在十月份有六天没有打卡,而这六天分别是十月份的1、2、5、6、7、8号,很巧的是,刚好处在国庆节法定节假日期间。

收到这份辞退通知书时,我感觉自己终于解脱了,再去对比一下钉钉打卡记录,这简直是他们送给我的一个大礼包。

于是我走到人事办公室,对她说:

“你们辞退我的理由是因为我六天没有打卡,算旷工处理。但是那六天刚好处在国庆节假日期间,所以违法辞退应该是坐实了吧?”

“你说什么?国庆节不打卡钉钉不提示的嘛?”

人事主管慌张打开手机看打卡记录,然后告诉我:“把这份辞退证明给我,我再给你开一份。”

“我拒绝,仲裁庭见吧。”

这是我留给这个公司的最后一句话,回家的路上,我感觉这段时间的拉锯战终于要结束了,心情无比畅快。

六. 仲裁

向杭州市下城区劳动监察大队提交了证据之后,我就回家过年了。正式开庭,是在2021年的3月9号。 在这期间,自然也发生了很多恶心人的事情。比如我的十二月份工资,也被扣除了一大半。

春节在家期间,我收到了仲裁委员会给我寄来的公司证据清单。坦白讲,大部分都是笑话。

既然要去证明我的被辞退是合法合规的,那么他们需要证明的是我的辞退证明能够成立,也就是的的确确存在违规行为。

但是他们提供的七项证据当中,有三项证据都将矛头指向了我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态度(自然,我有能力去对这种指控提出回击,但是没必要。因为如无需要,勿添证明。跟他们啰嗦是没必要的)。

而他们提供的工作规章制度更是非常可笑,篡改规章制度到了一个比较离谱的地步。

比如在这份证据当中的规章制度写道:迟到累计三次,解除劳动关系。

可是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一份严苛且公示过的劳动合同,为什么我在八月份、九月份迟到这么多回,别说辞退了,连一分钱罚款都没有呢?

所以笑笑就得了。

至于庭审的过程,也很顺利。

有一个瞬间,异常幽默。

仲裁员一开始问公司代表:你们在申请人试用期期间并没有给他缴纳五险,是这样的吗?

“申请人提供的劳动合同是没有盖章的,因而是无效的。” 此时,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试用期签订的劳动合同,只有我自己的签名,并没有公司的印章。当时我心里面暗暗震惊了一下,没想到公司居然会搞这种手段,因为试用期如果员工没有拿到有法律效益的劳动合同的话,那么他们是可以无偿辞退的。盖章的合同在他们自己那边,给我的是一个没有法律效益的。

所以我问:“所以,贵公司的意思是,承认自己在我的试用期期间,并没有与我签订一份具有法律效益的正式合同,是这个意思吗?”

令人尴尬的沉默。

期间,仲裁员询问:

“申请人的辞退证明上写着在十月份旷工六天,但是却是在法定节假日期间,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他没有旷工。”

“那你们为什么要写旷工?”

“这个辞退证明是无效的,我们这一份辞退证明是上班打游戏。”

“那为什么当时要写他旷工?”

“……”

令人尴尬的沉默。

七. 结语

总之,庭审过程非常的顺利,我拿到了自己想要的经济补偿,在最后,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在漫长的被劝退、取证、仲裁期间,其实,一路上我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所以,我也希望,自己的这段经历能够帮助一些需要进行劳动仲裁的朋友。在维权的这条道路上,劳动者势必是处于弱势的,因为公司就算是劳动仲裁输掉了,也不过是将原本属于你的钱还给你而已,他们永远不会吃亏。这也是为什么公司宁愿进行劳动仲裁,也不肯痛痛快快给钱的原因。

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如果我们妥协了,那么,往小了说,是放弃了自己应得的权益。往大了说,实际上,是在助长那些无良企业们肆无忌惮侵权的气焰。

就像我们老板告诉我的那样:“你这种人在社会上混不下去的。”

做了正当合法的事情却混不下去,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你会愿意看着这个社会堕落成这个样子吗?

劳动仲裁,适合那些被打了一巴掌,用自己的方式打回去的人。

人在心情极度糟糕时,味蕾的功能是大打折扣的。因此,在那个时候去评价一份食物是否好吃,是有失公允的。

在劳动仲裁成功后,我又点了一碗豚骨拉面,想实事求是地评价一下这家店的食物是否好吃。

嗯,真香。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