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西

喜愛閱讀和旅遊,曾從事護理工作十餘年,現為自由工作者,出沒北市咖啡廳。 厭倦市面上過度強調正面能量書籍,畢竟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生命的體驗是從中汲取平衡,而不是當影子不存在。

愛情城堡/萬般求全 不如成全

發布於
圖片來源:Pexels

朋友立誓說,她再也不跟另一個她聯絡了。

她的那個她,甫青春期後便察覺自己的性向,奈何家人保守嚴謹,她只能被迫與一位有相同困擾的男子締結婚約,並使用人工受孕的方式懷孕,致力成為社會上的模範家庭之一。初識時女子便告訴朋友,她這一生,注定被許多枷鎖捆綁,就算同婚法通過,還有家庭、社會、道德一連串的桎梏和審判,她至死都無法給朋友她想要一切,但撇除這些,她會盡力補償她。

初時,朋友滿足於高檔精緻的飯店約會,女子總大方闊綽的買單,讓她覺得自己倍受寵愛和重視,但每每女子家人的來電後,女子都能毫不猶豫地迅速結帳,匆促離去,隨著次數漸增,朋友日益無法忍受。想到在偌大的餐廳裡,那個被拋下,獨自吃著昂貴牛排的自己,覺得自己被作賤,電話中的她抽噎起來,難掩傷心。

與女子的約會,總像獨角戲。她說著,哭著。

她一直以為自己可以不在乎,反正她原本就潛在深水底,只是偶爾的,浮上海面,大口大口地探頭換氣,但女子卻徹徹底底的,狠狠的,將她的頭踩在水面下。幾近淹沒她的,不是外在的人言可畏,而是女子的自私要她委屈求全。

我對她說起另一個女孩的故事。

女孩有個隱密的辦公室戀情,每天與男孩在同一個空間工作,與喜歡的人如此近距離、長時間的相處時刻,是她微小的幸福。然而,美好的泡泡在交往一個月後便破滅,原來男方早已經有女友,她是第三者。

男孩使勁地安撫著她,告訴她,對她才是真愛,所以控制不住自己,對相處多年的女友只是出於責任。儘管理由破綻百出,邏輯錯亂,是一份零分的考卷,但她還是一再堅信男方對自己的感情,相信如果她表現夠好,夠懂事、成熟,男孩會做出正確選擇,遲早與原本的女友分手。

她等啊等,努力扮演好女友的角色,體貼溫柔不可少,又要獨立有個性,外出怕男方多花錢,約會總AA制,認份地清潔打掃。企圖掩飾所有痛苦,營造一個快樂關係。五年過去了,最後等來的是對方的喜帖。

那些在愛情中不快樂的人,總相信自己忍耐、委屈可以成就愛情,卻往往忽略,愛情本身就是完整的,給一個人的愛時,哪能預先估算只給幾分之幾?愛一個人時,又怎能無視對方痛苦?所以愛情裡不存在委屈求全的概念,需要求全的,通常只是另一方的私慾。

雖然我早清楚知道,儘管我對這些女孩說過無數次算了吧,成全對方的家庭、社會,也成全你自己的幸福吧!她們往後還是會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說著她們如何委曲求全,努力為對方的愛情求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社区活动提案:“爱情城堡”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