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學16號

澳門90後|社會科學碩士|財經媒體|澳門研究| 生活瑣事

賭牌續約有幾難?

發布於
最近澳門政府對賭牌續約投下一個震撼彈,無預警宣佈已壟斷30年之久的「運動博彩投注」經營權,將在再續期三年後的2024年終結。當官方對賭牌續約之事守口如瓶,開放運彩突然讓人產生無限幻想。

最近澳門政府對賭牌續約投下一個震撼彈,無預警宣佈已壟斷30年之久的「運動博彩投注」經營權,將在再續期三年後的2024年終結。當官方對賭牌續約之事守口如瓶,開放運彩突然讓人產生無限幻想。

開放運彩投注的影響力當然不及賭權,但只要考量全球網上投注產業在疫情前後的蓬勃發展,以及官方過往對線上博奕戒慎恐懼的態度,現在這個舉動不無標誌性意義

賭牌續約有幾難

2002年,新成立的澳門特區政府批出三個博彩經營牌照予澳博、永利和銀河,其後三間博企在政府批准下,又分別以轉經營名義將賭牌一拆二,分出新濠、美高梅和銀娛三個副牌經營者。依照合約,這六個正副賭牌將在二十年後的2022年6月到期。

相關續牌或重新競投的討論與研究,原早在上任特首崔世安任內開展。然而在先後經歷美中貿易戰和新冠疫情後,官方至今仍未對外公布清晰時間表,只一直強調啟動整個程序的第一步,即〈博彩法〉修法,將在今年的下半年先開展公眾諮詢。但本地中英文媒體早有共識,為了避免賭牌續約成為同樣在下半年舉行的立法會選舉主軸,實際諮詢時間極可能拖到第四季。

如此,要順利在來年6月前完成所有工作基本是不可能的任務。我們可以數數,待公開諮詢完成,之後是立法會討論、然後是修法、收集競投標書、標書翻譯,過程中還可能涉及與北京的多次意見交流、接收與核准等程序。

整個過程按目前澳門政府的行政效率計算,其在限期內完成的可能性,大概是無限接近於零。

還有那些選項?

賭牌延期似乎不可避免,但要延多久則是開放式問題。中文輿論多認為三年,但沒有清晰原因;澳博老臣子蘇樹輝建議至少一年,好讓外國競爭者能在疫情解封後來澳投標;而澳門博彩委員會前委員Jorge Costa Olivira,早前受本地媒體Macau Business採訪也認為三年時間較為合理,並具體指出這樣的安排將有利同樣在2024年進行的特首選舉,進行換屆工作。

最近一期Macau Business更整理出6種劇本。但最大可能性卻不是延期,而是直接讓現在賭牌續約。

當各方論述莫衷一是,上週的運彩延期決定便來得尤其重要。它一方面增加了賭牌同步延期三年的合理性與可循性;先延期後開放的決定,也似是向一眾在疫情下愁眉苦面的博企打上強心針,提醒它們繼續投資澳門的話,除了舊有的博彩業務,還可能新增線上線下運彩等新模式。

但決定權終究不在澳門手中

然而,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唯一合法賭錢的城市,澳門的賭牌議題除了要考量本地經政因素,更重要的可能是中美關係。也正是因為外資博企極可能成為北京與美國談判所挾持的「人質」,夾在中間的澳門官員目前只能「見步行步,拖得就拖」,這也是賭牌議題遲遲未有進展的原因之一。

一個鮮明例子,即是北京新出台的〈反外國制裁法〉,極可能讓原本已兩面不是人的外資博企,重新考量投資澳門的政治風險。當外資博企擔驚受怕,澳門政府在此時拋出可能具安撫作用的開放運彩決定,也就變得合情合理。

澳門賭牌續約是個持續變動的議題,它的時間點可能受全球疫情進度與中美關係而改變。然按照過去經驗,唯一不變的是人民在公開諮詢中發揮的影響力,大概是最微不足道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賭后回家? 何超瓊的如意算盤|博彩半月評 #04

從疊碼到挖礦:澳門賭廳之王「洗米華」的妥協與抵抗|博彩半月評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