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四鸰

自由撰稿人,大嘴巴

特朗普不可怕,可怕的是科赫兄弟的秘密政治网络

最近看了美国记者Jane Mayer 的《金钱暗流:美国激进右翼崛起背后的隐秘富豪 》一本书,突然发现原来特朗普不可怕,可怕的是以科赫兄弟为代表的右翼神秘富豪建立的秘密政治网络。

作者简·迈耶,1955年出生于纽约,1977年毕业于耶鲁大学,还在读大学的时候,简·迈耶便在《耶鲁日报》做编辑,毕业后成为记者。1982年《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并在这里工作了12年,成为《华尔街日报》首位被任命为白宫记者的女性,以及头版的编辑。简·迈耶如今是调查记者、自由撰稿,《纽约客》的特约撰稿人,她擅长写钱权政治方面的调查报道,其作品两次被提名普利策特稿写作奖。《金钱暗流》是她的第四本书,2016年出版,并《纽约时报》评为当年十大好书之一,获得各种图书奖。也是在这一年,特朗普出人意外赢得总统大选,也让这本书格外引人注意。

写了两段内容:

2010年1月21日,美国最高法院对“联合公民”案进行了判决,推翻了一个世纪以来禁止公司和工会给候选人不计一切的投入花费。这就意味着,企业和个人可以花费无限资金来帮助他们的候选人。这一个裁决与首席法官约翰· 罗伯茨的保守主义倾向有莫大关系,也让科赫兄弟和斯凯夫等人有了更大的活动自由来影响美国政治,金钱可以直接说话,其严重后果立即在这一年的中期选举中显现出来。根据美国宪法,美国总统每四年选举一次,国会两年一次,在两次总统选举中间的国会选举叫中期选举,中期选举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共和党和民主党争夺国会参议院的席位。联合公民案的裁决直接让这一年的中期选举金钱汹涌。就是2010年1月,斯科特· 布朗在麻省意外当选,这让民主党在参议院失去最关键的一票,让奥巴马的《评价医疗法案》垮台。而布朗出人意料的当选,正是收到科赫兄弟政治网络中的一大笔现金的支持的结果。接下来的中期选举更是一场金钱恶战。2010年6月,科赫秘密峰会大约有200名左右参加,至少有11人名列福布斯400名最富有美国人名单中,这群人的资产高到1291亿元,来自这些超级富豪无与匹敌的资金,让民主党遭遇了巨大的失败,失去了众议院的控制权,奥巴马的所有的立法希望都被击垮。这是自1948年之后的最大翻转。失败不仅仅在此,民主党在州一级的失败更是令人震惊,在全国范围内,共和党获得了675个立法席位,在21个州获得了立法机构和州长办公室的双重控制,而民主党只有11个州。同时,共和党可改划选区的地区是民主党的四倍。虽然此时总统还是民主党的奥巴马,但实际上,奥巴马在上任两年后,他所推行的健保、堕胎、同性恋权利、投票权、移民、环保、枪支和劳工等方面的政策,都遭到了严重的冲击。

仅仅在两年内,科赫网络的秘密行动就显现极大的成果,科赫兄弟已经处于共和党权力核心。到了2011年,进入第三个阶段,公开抗阶段,首先是掠夺国会,众议院以最大的步子迈向极右。议员们甚至开始发动与环保局的战争,要求该机构止步,科赫工业可以自由的呼吸。国会议员中有156人签署了科赫的“无气候税”承诺。接着,2012年的总统选举成为一个转折点:不仅是美国历史上花钱最多的选举,70亿美金,而且因为捐款没有了限制,来自美国最富有捐赠者的捐款超过10亿美金,包含几百人的科赫关系网花了4.07亿美金。此时,科赫兄弟手握全世界最大的财富,2012年的时候达620亿美金,不过,2012年的时候,共和党依然惨败,因为奥巴马选民实在强大。奥巴马继续留任,但实际此时,科赫兄弟等激进右翼已经开始改变民主的性质,许多公共活动进程已经被他们私有化,并且控制了共和党的议程。在其他政策上,如气候变化、税收政策、福利支出等,共和党都在反转,并且在各州开始进行攻略,准备2014年的中期选举,以及2016年的总统选举。2016年大选之夜,一个毫无政治经验的亿万富豪唐纳德· 特朗普击败希拉里· 克林顿成为美国总统,让所有专家都震惊。然而科赫兄弟笑了。尽管特普朗攻击共和党不过是科赫兄弟的傀儡,但其组建的团体中,处处可见科赫兄弟的影子:副总统麦克· 彭斯曾是科赫2012年总统位置的第一人选,也是科赫竞选捐款的主要接受者;特普朗挑选的能源与环境领域的成员起码两位是来自科赫工业的伙伴;特普朗挑选的环保局领导麦伦· 埃贝尔是一个气候变化怀疑者,与科赫有着金钱关系。特普朗提名的共和党众议员麦克· 蓬佩奥领导中央情报局,而蓬佩奥是科赫竞选资金的最大接受者。虽然,科赫兄弟没有支持一位总统候选人,但是“科赫章鱼”的触手,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将他团团围住。

美國右翼運動觀察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