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关注现实,追究历史,探寻未来

论语漫读(31):“君子周而不比”与亲疏有别相互矛盾

發布於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为政第二)。

这是孔子在告诫作为君子,应当如何处理与他人的关系,用小人来反衬。孔子认为君子应当对人一视同仁,而不应当厚此薄彼,与一些人关系亲密,而与另一些人关系疏远。而小人正相反。周,是普遍的意思。比,是亲近的意思。甲骨文的“比”字,像两个并肩而行的人。《易经》中有“比”卦,就是讲如何比附于人。

孔子还说过:“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子路第十三)。意思相近。要求君子要相处和谐,不要聚集扎堆。“同”这里的意思是“聚集”的意思。以前的注解大都解释为“相同”,就很令人费解。

孔子的这个要求,乍一看很合理。但细究起来,却与其“尊尊亲亲”的根本主张矛盾。孔子主张忠孝等价值,本身就是亲疏有别,内外有分。孔子明确说过,“仁者人也,亲亲为大;义者宜也,尊贤为大” (《中庸》)。一个人,处于忠孝维系的社会关系中,不可能对他的关系人一视同仁,不偏不倚。

即便都是非血缘关系的群体中,如同仁同学的关系中,也有个长幼有序。想来想去,只有一种情况两种要求不冲突,那就是上一等级对待下一等级。比如说君主对待臣民,长官对待下属,老师对待学生,父母对待子女。这些关系中,上一等级理论上可以做到对下一等级一视同仁,不有所偏爱偏袒。但实际上也很难做到。儒家社会中,父母偏爱某个子女很常见,重男轻女更是如此。君主也更喜欢阿谀奉承的臣僚。

由于孔子与儒家处理人与人的基本关系是亲疏有别,也很难在非血缘关系中建立起平等关系。非血缘人群建立关系必然也比照亲疏有别。比如江湖好汉,会比照兄弟关系结为义兄弟。结义了,关系就更亲密,利益更紧密一致。一个群体中,个人要想保持与其它人等距离的关系,不结党也是不可能的。

但孔子从维护尊者,从维护君主的统治和权威出发,反对下属结成较紧密的利益集团,担心下属结党构成对君主统治的威胁。于是主张“君子周而不比”,“君子和而不同”。但又难以避免。于是,善于操弄权术的君主,就会利用臣僚中的党派,抑扬不一,拉一派打一派,保持他们的均衡,从而不让任何一方坐大,威胁到自己的统治。很有可能,这两句话就是孔子针对他的学生,不想让他的学生搞小团体;那样,孔子作为老师,就不好管理使唤学生了。这也是为政之道。

所以,孔子及儒家提供的这套社会准则,有矛盾之处,人们很难完全做到,容易导致虚伪。口中说周而不比,群而不党,但做起来却是另一回事;施行起来会产生很大的内耗。

2017年12月29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