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关注现实,追究历史,探寻未来

论语漫读(28):“温故而知新”和“述而不作”

發布於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为政第二)。

孔子说,通过温习过去的知识或经验,能有新的体会和认识。能做到这一点,就可以为人师长,教化他人了。

人类获得新的知识有两条途径。一是从过去的经验中总结出规律,外推而用于解释现在和预测将来,此为归纳法;二是从已有的一般性前提出发,推导出具体的陈述或个别结论。孔子的温故而知新当属于前者。

但这是一般性和扩大性的理解。这里,孔子并非要对人类知识如何产生做出阐述,而是有所针对。

孔子这里的“故”,毫无疑问地是指周礼。孔子的一生的抱负就是要“克己复礼”,主张恢复周朝的礼乐制度。“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八佾第三)。又说,“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八佾第三)。

然而,孔子并非完全照搬,而是为周礼注入了“仁”这个内在依据,认为“仁”是“礼”之本,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这就是孔子的“知新”。孔子认为礼乐制度是可以根据时代发展而增减的,要与时俱进。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为政第二)。

但另一方面,孔子也曾说,“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述而第七)。孔子认为自己只是传承了过去的典籍,并没有创建新的内容。这与“温故而知新”似乎矛盾。前人的解释,一说是孔子谦虚,一说孔子有圣人之德而无圣人之位,故不敢言作。

但就孔子的成就而言,大部份确实是述。如朱熹之言,“孔子删诗书,定礼乐,赞周易,修春秋,皆传先王之旧”;创新的少,说是“述而不作”也恰如其分。

2017年11月10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