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的企业,都有一群“坏孩子”

價值觀與感情,哪個重要?

呂華維

只要不是用暴力(包括政府暴力)強加的價值觀,我覺得價值觀不是什麼問題,譬如我們家,從國家認同、同性議題到投票選擇,我父母跟我,常處於光譜兩端,但家人還是家人,而未來我也不可能強迫小孩與我有相同價值觀。如果家人間價值觀都能不一樣,那何況是個人間價值觀。好咖、壞咖才是朋友選擇關鍵,政治立場、價值觀應不至於成為衡量因素,最起碼我的朋友間,在政治傾向上是很多元,頂多偶爾互相嘲笑一番,反正藍綠隨時都不缺有讓對方嘲笑的新聞。

台灣人逝去的珍貴記憶:藍皮普通車

呂華維

台鐵陳舊的苛疾是事實,但超越了百年,橫跨了不同時期的台鐵,承載了數代台灣人的記憶,更是台灣的資產。花錢蓋東西不難,台灣高鐵資金從投入到產出,沒幾年就帶來了快速與方便。但台灣高鐵就算快速安全,就少了一種情感記憶。進步是一種價值,非簡單的可見的硬體或建設就叫進步。甚至在台灣比較進步開明派的人,都會注意到文化資產上的保存與價值。然而我個人想法剛好跟你顛倒,我認為台鐵的陳舊與官僚,更多時候是因為保守思維,然而弔詭的就在這,保守派在改革與進步上往往只看硬體,當然台鐵改革非本文重點,然而毫無疑問,藍皮列車存在與台鐵意外存在無關聯性。

棒球傳奇 "鈴木一朗" 的引退與回顧

呂華維

其實我也沒想過有一天我會出現追星行為,但當時我就覺得我必須去一趟,就是感謝這個人給的無數精彩瞬間。

台灣的帝王之山:南湖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