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son在童話王國丹麥

喜歡旅行, 因家境貧窮,從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到國外旅行,甚至有天會住在國外。到夏威夷唸書的機會開拓了我人生視野和生活經驗。 從台灣到夏威夷﹐奧蘭多﹐紐約﹐Danielson 遇見了麥先生, 與他許下了下半輩子相知相守的誓言, 哥本哈根成了我第三個家。在這裡以平實的文字分享我人生的生活與愛情故事。

遠離焦慮:看心理醫生真的不是件可恥的事

發布於

很多人都覺得 Danielson 是個樂觀開朗的人,而且是個在一起時會炒熱氣氛,讓現場很歡樂的一個瘋子,但其實私下的 Danielson 也是會想很多,有時也是會悲觀的,畢竟人都是報喜不報憂,就算把憂愁告訴他人,通常也沒什麼幫助,只是會讓多一個人來擔心你,不過我不是說有話或有事都要往肚裡吞,其實適時的像自己的好朋友或家人說出來,讓情緒發洩是有好處的。

Danielson 在夏威夷唸大學時,因為自己唸的是商學院,所以兩門會計學,兩門經濟學和一門統計學都是必修,但自己對數字的邏輯概念其實不是很好,即使有台灣來得學姐用中文跟我解釋,我依然是鴨子聽雷似的聽攏某,難怪以前在台灣就聽別人說過: 會計就是快快忘記,經濟已經忘記,統計通通忘記的笑話,沒想到自己唸大學時才發現,原來這不是笑話,它...是...真...的...

除了這惱人的三計以外,再加上一門初級電腦也是必修,我又是個在台灣從來沒有碰過電腦的過時老人,所以壓力大到已經有憂鬱的徵兆,因為如果我修不過這其中一門課,我就無法繼續我商學院的主修,必需轉主修,這除了浪費時間外,更是要額外花一筆學費,於是我最後幾乎到了崩潰的狀態。

這要怎麼辦? 為了一圓自己這個美國留學夢,把自己搞成憂鬱症划不來吧! 雖然自己是小強,但再強也有脆弱的時候,於是我聽了教授的建議,去找了學校的心理學系要畢業,在學校做心理輔導實習的學長姐做咨詢 (這大部份的人應該會不想去吧,他們也是學校的學生,會不會將自己的事傳出去啊?)。

對於從台灣來的大家,我們普遍對看心理醫生或心理諮商師都會卻步,因為覺得這是很丟臉的事,而且通常如果聽到別人建議自己去找心理醫師時,直覺的反應都會是有點生氣,因為我們都會覺得自己又沒有病,為什麼要去看心理醫生??

還好當時 Danielson 有聽教授的話,做了心理諮商和一些測驗後,或到 20 多歲的 Danielson 才發現,原來自己有輕微的閱讀障礙。當我聽到時非常驚訝,"什麼? 我有閱讀障礙!",怎麼可能,但它真的就是有可能,只是因為是輕微的,所以一直沒有被發現罷了,此時才恍然大悟,難怪我不愛 "閱讀" 這件事。

後來,經過一兩個月的諮商,Danielson 透過指導,慢慢按照心理系的學姐的方式,最後真的有改變,而且那些另自己很擔心的學分也都低空飛過 (當然啦,我想教授們應該都有給同情分數,畢竟我不蹺課,也都有準時交作業)。真的覺得還好當時自己沒有對看心理專家這件事抗拒,不然我或許在那時候真的就已經陷入憂鬱症的深淵了。

當然,我這個情況是比較嚴重,不過我覺得自己如果陷入焦慮和有壓力時,真的要找人聊一聊,找個出口,先讓自己情緒發洩出去,再不行,真的要找專業來協助,這真的不是一件可恥的事,相反地,這是一件很勇敢的事情,那也是為什麼會有 "心理醫生" 和 "心理諮商" 的職業存在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遠離焦慮

遠離焦慮|滿城的燈火,沒有一盞等我

遠離焦慮

3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