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願

願世界和平、地球健康、親友平安、愛人永在。

社區活動|我曾深深執著你的念想

發布於
修訂於
在那段又長又虛又幻的時光裡,我患了一場名為少女懷春的病。
Photo by Alexander Lam on Unsplash

【這篇文章是我在馬特市的第一篇文章(10/06發布),因為一些原因重新修改並重發:)】

高一暑假時,我認識了M。幾乎是還未見到他人,只先看見他的姓名以及聽到他的聲音,便已在我心湖上激起震盪和漣漪,我是這般突如其來、毫無防備的被迫進入這場風暴。為此,我拋下了一個待我真心的人,帶著赤裸和真誠撲向這即將燃燒我殆盡的情火之中。

我是住在很南部的孩子,而M住在最繁華的城市,我嚮往他的自信、侃侃而談,他有說不盡的想法,腦袋裝了無數在當時我難以消化的知識,他像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人,閃閃發亮,我常常抬頭仰望著他,不敢奢求能站在他身旁和他一起發光,只求在台下做一名認真又全心全意的觀眾。

站在他面前,我沒辦法好好說話,總是緊張又興奮,我會因為他主動跟我說一句話,就偷偷在心裡尖叫好久;我會因為他在下雨時,把撐好的傘拿給淋雨的我,而臉頰發燙,慌張不已的逃離;我會因為他和別的優秀女生聊得暢快時,默默神傷,躲在角落看著他;我會因為他又不知道跑到哪裡,領隊到處找人時,第一時間找到他,因為我的眼神總是跟著他的背影;我會因為他身體不適,臉色發白時,也跟著他一起病,和他一塊坐車去看醫生;我會因為看到他做了蠢事,而在心裡默默笑他,卻不和任何人說,讓他不丟臉;我會因為想一直捕捉他的身影,拿著相機在他身邊假裝拍風景,聽見他要一直不斷倒著走路的我小心時,我的心裡就像塗了蜜一般,甜膩膩了好久好久;我會因為他搶走我的相機,說換他來拍我時,害羞的瘋狂閃躲,只因為覺得他會經由小小的鏡頭直直的看我,這使我前所未有的羞赧;我也會因為即將的別離,默默掉淚,更在最後離開時,因為與他的不期而遇而紅了眼眶。

很長的營隊結束後,我們返回各自的城市。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要自己更努力,我想和他一樣優秀,就算不能,也至少讓他能看見我。所以我拚命的參加比賽,拚命的挑戰新的事物。每當緊張難耐時,我就想起他,在心裡悄悄和他說話,即便只是這樣,都能讓我生出無限的勇氣,我用這種方式把他留在我身邊,我祕密的愛戀著他。

Photo by Alex Ivashenko on Unsplash

在升高三那年壓力很大,總是能撫慰我心靈的我念想中的他,漸漸讓我不滿足,我渴望的不再是我想像中的他,不是我從營隊那段時間裡所汲取或觀察的有關他的一切而拼湊出來的他,我好希望站在我面前的是真實的他,希冀他能在電話裡對我說幾句話,或傳幾個字的簡訊給我。我逐漸貪心,我想要更多。

那個暑假,我寫了一封很長的信給他,我再三修改,每個字都潛藏著深深的情意,一筆一畫都是道不盡的思念,我慎重其事的騎著腳踏車丟到了郵筒裡,我知道我的心意將抵達他所在的地方,會被他捏在手裡,被他的眼睛閱過,他會有所感受,而我好在意。等待他回信的時光過得很慢很沉很悠長,我會在午後等在窗口前,期待郵差帶來我想要的音信。從一開始的興奮,漸漸感到不安,害怕他就此已讀不回,我的心意就此掉入黑洞,沒有回響,到最後我已然冷卻,帶著一點痛感,我強迫自己冰冷無感,這樣才會比較好受。

就在我不再期望的整整三個月後,我收到了他的信。

我記得自己呆望著信封好久,我感到無可負荷般的沉重,我不知道打開來會是什麼,與其說期待,更像是收到一張要判自己什麼罪的狀紙一般,我是笑不出來的。最後我顫抖著拆開了信,看見第一句便潸然淚下,字在我的眼裡成了模糊的圖樣,我得抬手把眼淚抹去,才能好好接下去看。

那些我深刻記得的回憶,他很多都忘了,那些我細數的事情,他多半沒有印象,唯一銘記的是我跟他一起去看醫生,他覺得很巧合,我卻笑著輕輕對著信紙說:這不是巧合啊,是我想陪你而刻意為之的呀。他不太明白感情的事情,他認為這種事情是承諾,但是明確知道對我絕不是這種感覺。我當然也清楚知道,這會是一封婉拒信,但我還是很想收到,因為想留下他給我的東西作為我對這段感情的回憶信物。我是很感謝他的,對我的冒昧又突兀荒謬的情意,能這麼優雅有禮的回絕,沒有任何嘲笑和戲弄,只有非常真誠的陳述,原以為這是很好的句點,但卻因我那深根已久的執念又生生的多拖了一段時間。

Photo by Matt Sclarandis on Unsplash

在他的生日、聖誕節,我都會傳一封簡單的簡訊給他。在痛苦難受時,忍不住想傳訊息給他時,也往往僅是簡單的一句,類似祝你愉快的話。我有千百句痛苦想對他訴說,但千言萬語在千思萬想之後,就只會是又短又明朗的話語,因為我知道我的痛苦都與他無關,何必將我的痛楚加諸於無辜的他身上。他曾說他收到我的簡訊都會蠻愉快的,簡單平實,但卻有種很舒服的感覺。但看到這句話時,我卻流淚了。

後來我努力考上了他所在城市的大學,放榜那天的午休,在課桌椅下偷偷傳了簡訊給他,我想第一個告訴他。他回了我:恭喜,很替妳開心。這簡短的七個字,在那個午休,我來來回回看了許多遍,嘴角有藏不住的喜悅。我腦海裡野蠻的綺想又漸漸開始無法控制的蔓延生長,我在等待他的喜訊,我相信我們會在同一個城市,或許這故事還沒有結束。晚上我們偶爾會在臉書上聯絡,往往是短短幾句,我會拚命找話題,也不會太勉強。他會提供我一些學習的管道,讓我覺得我們是愈來愈接近的,直到有一天晚上,他告訴我他考上了大學,我很興奮的等待他的下一句話,這句話卻是:

「我考上了香港的大學哦。」

我在螢幕前又笑又哭,我終於確信句點早已畫下,是我的貪心執迷不悟。

我的回憶在之後有些紊亂,我們有幾次的聊天,但我變得有些不自然,在很後來的歲月中,我才突然發現,或許他也曾經試圖給過我們彼此機會,讓我們能更瞭解彼此,但是因為我內心城牆不斷的陷落,那失重的感覺使我變得敏感又容易激動。當我說一些奇怪的話時,他會冷靜又理性的說,他覺得我不太自然,讓他覺得我們的對話很難繼續下去,但他這樣的冷靜卻往往更激怒我:我就是因為太喜歡你了,所以才沒辦法自然啊!我每句都要斟酌,我說的話你會不會喜歡,我說的話題你感不感興趣,你會不會覺得我很無趣,我在這個關係當中,因為先掀出了底牌,彷彿就已經落了下風。只是,在那個年紀,誰又真的懂得感情呢?

之後,在他已在香港時,我和他最後真正的聊了一次天。我告訴他我的痛苦,總是想要寫信給他,無法控制想跟他抒發的習慣,但是我已經好累了,想要離開他這個站牌,想往下一站前進了。他耐心的聽我說這些話,和往常一般的溫和又謙謙有禮,真心的對我終於要啟程往下一個目的地而高興。我不曾想過我於他而言是種麻煩,也不覺得他是急於想甩開我那般的粗魯,在我心裡,他更像一個智者,看著我執迷不悟,再陪著我大徹大悟。

往後的日子裡,我們不會聊天,但我會在他生日的時候,傳一封祝他生日快樂的簡訊,這樣一傳就是將近九年的時光。他並不過生日,卻每年訝異於我記得他的生日。在遇見他時,我被他的憂鬱與聰穎所吸引,久久不能自拔,那是一場生了很久的病,我沉醉其中,痛又快樂著,當我總算痊癒,去愛了其他的人,而我依舊會憶起這個人。

那或許是一種期望,我並不期望能和他在一起,我當時希望的僅僅是想和他(或陪他)走一段人生的路,不在乎是什麼樣子的身份。但我們之間其實並沒有連結,我們像是兩顆迥異的星球,我嚮往他的星球,卻沒有一條真正通往他所在星球的通道,我只能遠遠的仰望他。雖然沒有愛情的牽絆,亦沒有友情的連結,但是我卻真誠的希望他能夠有個舒心的生活,自在的做著他所喜愛的事情。我最喜歡祝他事事順心,因為沒有什麼比事事都順心如意來的快樂吧。

如今在社群軟體可以看見他找到他的志業,愉快的和朋友們聚會,像他那樣不愛分享的人都願意放上幾張照片在社群上,我認真相信,他是真的快樂且幸福的。於是,在我尋回了我認為我人生中最想要找回的人時,便決心斷絕了我對他的祝福,因為我明白不用我的祝福,他也已經足夠幸福了。現在,我只想全心全意、用力的為我和我身邊的這個人祝福。

親愛的M,我知道我會再次寫下有關你的文章,但沒想到這麼的快。我想每個階段的我,寫關於你的事都會有所不同,這是現階段的我所願意書寫下來的事情。因為曾經和你擁有過這樣的淺薄緣分,所以我的人生有很精彩的一頁,是那種不小心再次翻閱時,仍會撲來一陣芬芳般的美好。我學習到了感情的其中一課,也學習到了如何放下執念。我並不覺得對你是一種愛,它只是一份很糾結又濃烈的感情,它讓我有所體會,感受到了酸甜苦辣。於你而言,我並不曉得那是一段怎麼樣的回憶,或許你已漸漸遺忘那個曾莫名其妙喜歡上你,寫了幾封你或許讀不太下去、過於浪漫的信件給你的那個愛笑女孩,或許你覺得她很有趣、奇葩而深深記在腦海裡,不管如何,我都覺得很好。

很謝謝你,你是一位優秀的人,我真幸運遇見過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 | 無差別愛人:寫下愛的故事

朋友的距離|與好友寫信

社區活動|我想變成我的先生一天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