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惠菁

作家。居住在台北。著有散文集《你不相信的事》、《給冥王星》、《比霧更深的地方》,小說集《末日早晨》等。

《喜劇開場》的M形人生:因為聚散而生的悲喜

發布於

(這篇是在6月9日寫的,《喜劇開場》現在已經播完。仍然是我今年最喜歡的劇。)

最近最喜歡的劇是《喜劇開場》。100%的第一名。第二名還差很遠(遠目望向山那頭)。

從第一集開始,劇中的三人組合就在考慮拆伙,因為十年了,不紅,被拒絕的經驗一點一滴積累,也積累了十年。滿了。已經自覺是失敗者。就算曾經快樂,現在也到了認真考慮,「這條路或許走不下去了吧」的時候了。第一集末尾,春斗(菅田將暉)那場哭戲太厲害,是雖然逞強吵架,其實有歉意壓在心上,覺得對不起夥伴,悶到有破口才终於哭出來的那種哭。這一集戲,處處是他們已在一起十年的各種慣習,又處處是見不到路的彷徨。切面就切在他們相處十年,有太多共同歷史的趣味、和沒有未來的彷徨之間。

「彷徨」的氛圍在前幾集最強。說要解散又猶豫,又摸索,好像有起色又斷了。到第五集,終於掉到谷底。

一旦觸底,反而回升了。十集的結構是個M形,谷底在第五集末。第五集末決定解散。不用再吵了,就此反而可以替對方想,於是第六集就是春斗接受了要解散,但為了不讓潤平(仲野太賀)覺得過去十年全是浪費而做的一件事。

即使在一起走不下去了,也不希望對方認為共同度過的時間是浪費,這就是送別的姿勢啊。三人感情溫度回升了,其實也是分別在即了,但是關係卻就此有了開口,有些可能性出現:瞬太和小紬交往,家人關係變好,第八集經紀人楠木也回歸。

於是忽然覺得,Makubes不是失敗。是他們三人感情和默契太好了,別人進不去。然而光憑共同的語言,又無法讓夠多的人共鳴(至少無法多到撐起場子),也會有人被排除在外(例如瞬太的母親、潤平的家人、楠木)。所以這十集戲,其實是小團體被打破了,其他人漸漸加入的過程。這齣戲是多視角的,和Makubes相遇的每個人都有故事,也在這十集中和即將解散的Makubes一一形成新的關係。前幾集三人常常爭吵,失敗感揮之不去。第五集過後卻一集集越來越暖了。已經是分別前的珍惜,準備好好送彼此上路,也送一路遇見的人上路。

最終還是會解散吧?這場事先張揚的分別,預知解散記事。從第一集就說要結束、卻每周每周這樣把我們帶著前進,每集結束時都在一個新的關係的可能性上。

等著看最後是如何的告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喜劇開場—二十青春下半場,你成為夢想中的大人了嗎?

日劇|沒有人告訴我們,該如何面對失敗的青春—《喜劇開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