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明

文字與影像創作者

聽講筆記─楊雁雁

發布於

*楊雁雁:演員很重要的責任之一就是,等待。

新加坡根本沒有電影工業,比台灣還慘,我們有的頂多是community,但我們community很強。

沒有預算,時間有限,種種的條件限制顯然比台灣更嚴苛。

預算,轉景上周才殺青現在聽到這些詞整個人還是會抽緊起來

*聽眾提問關於演員語言變聲的技巧

楊雁雁:雖然我會講福建話,但是台語還是不一樣,我接了一部台灣電影,我仍花了一段時間去學;台灣南北的台語也不太一樣,就像馬來西亞南北講的閩南話也不一樣,我一樣得花時間去學。

語言就是肌肉,就是一整套肌肉控制的機制,你得去練習,甚至講完之後,才發現不常動的肌肉整個酸痛。

無預期地全場聽完,我由衷佩服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排練筆記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