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hmin

左手感性寫文字、右手理性寫程式 喜歡文字但目前在寫程式的網頁工程師 台灣台南人,五都都待過的流浪人,北漂狀態中 希望能雙手一直寫下去,留下更多值得回憶的事物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14

宣導一下,癲癇發作不是像電視演的那樣拿東西塞嘴巴啦



淋浴間 14


說完後看著還蹲在一旁不知所措的鈺仁,不予理會。


馬上跑到了八樓的淋浴間裡叫囂。


「夠了!我們都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沒想到你越作越過份,鈺仁我認識他好幾年了!別濫用他的同情心好嗎?」


張憲鴻站在淋浴間的走道中,聲音宏亮的道出這句話,深怕有人聽不到似的。


此時在一旁睡眼惺忪,刷牙洗臉的大學生們看著一個人在那自言自語,皆好奇的圍觀上來。


兩名張憲鴻的室友見此狀,上前詢問。


「你在幹嘛?你幹嘛自言自語。」


「你瘋了喔。」


張憲鴻本來怒氣衝天的環顧四周,看見兩名室友,停頓了下來,表情漸轉疑惑,又突然恍然大悟般清醒過來。


但突然間張憲鴻渾身開始不由自主的發抖,眼神發白,口吐白沫,倒在地上不停抖動。


「快叫救護車!快!」


「這是羊癲瘋發作嗎,快找個東西給他咬!」


一陣混亂後,張憲鴻隱隱約約感到自己被抬上擔架,上了救護車送到了醫院後便沒有其他印象。


醒來時,鈺仁和其他兩名室友跟站的遠遠的陳文叡在床邊看著張憲鴻。


「你醒來了?還好嗎。」鈺仁已恢復了冷靜,不再是蹲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的鈺仁,但表情依舊沉重。


「還好。」張憲鴻虛弱地道出這句話,仍然感到全身乏力。


「呼,你是要嚇死我喔。」


「看你倒在那,差點沒嚇死我!」


兩名室友見張憲鴻沒事,想化解這沉重的氣氛,開始插科打諢了起來。


「哈哈,人沒事就好啦。」


「看你在那邊一抖一抖的,我還以為你中邪了呢!」


不說還好,一說到中邪張憲鴻眇了鈺仁一眼,鈺仁的表情扭曲得更加難看了。


張憲鴻勉強撐起笑容,「哈哈…謝謝你們啦,我沒事就是了。」


「好啦,那沒什麼事我們先回去了。」


「明天還有功課要交,老師那邊我會幫你跟他說一下,你好好休息。」


兩名室友走了之後,沉重的氣氛又在這三人當中凝結了起來,沒人願意破冰,因為大家一致認為會這樣的原因都是因為她!


良久之後,鈺仁開了頭。


「抱歉…都是因為我的原因才會變成這樣。」


張憲鴻不知該回答些什麼,因為陳文叡還一臉不安地站在一旁,鈺仁剛剛才想殺死他!


「呃…這也不是你的問題啦,以後別再理她就好,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張憲鴻看著憔悴的鈺仁,心中五味雜陳。


「不。」


「我想還是要由我去解決這些事情,要不然他可能還是會纏上下一人。」


「你要怎麼解決?報警?找道士?找教官?找宿…」張憲鴻欲言又止,他原本想說找宿委,但他突然想起其中一名宿委就站在一旁。


「我自有辦法,我會盡快解決。」


說完鈺仁便匆忙地離開了,留下依然沉默的陳文叡跟一臉錯愕的張憲鴻。


「唉。」


張憲鴻深深嘆了一口氣,他難道還不了解鈺仁嗎?他當然知道鈺仁想要如何解決這件事情,沒有成功殺死陳文叡,那就只好殺死王聖文!


「那個…他會怎麼做?」站在一旁的陳文叡終於開口,心虛地問了張憲鴻。


張憲鴻看著陳文叡的表情,思緒非常紊亂,他明白陳文叡是知道鈺仁接下來會怎麼做的,就是要去解決他沒解決掉的人,但陳文叡其實有所不知,他才剛剛逃過一劫…


「我怎麼知道!你自己心裡應該很清楚吧。」


軟弱的陳文叡哭了起來。


「嗚…對不起…」整個寧靜的病房此刻只有陳文叡微弱的啜泣聲。


張憲鴻心裡也甚是複雜,責備他好像不是他的錯,安慰他又感覺奇怪。


「對不起…對不起…」陳文叡不停地道歉,伴隨著哭聲悄悄地離開了病房。


張憲鴻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他這時反倒思考起剛剛的情況。


他回想到他氣沖沖的跑到了淋浴間就開始扯口大罵,然後不知為什麼開始感到頭暈目眩,接下來就昏倒了。


剛剛怎麼會沒有想清楚就跑到了八樓淋浴間大呼小叫?


「我到底在想什麼,真的是太衝動了,唉…」張憲鴻懊悔地嘆了口長長的氣。


經過一番折騰,此時已日漸黃昏,學校的籃球場人潮開始湧入,許多下課的同學聚集在一塊兒鬥牛。


王聖文也在其中跟人正在三打三,而鈺仁則躲在司令台旁賊頭賊腦地監視王聖文。


「又進了,哈哈。」王聖文一記漂亮的三分球,為這正在拉鋸中,五比五的戰局畫下了漂亮的句點,噗類萬的準備上場再來對決。


「聖文,今天手感很好喔。」輸家走向場邊,不忘誇讚。


「爽啦,今天怎麼投怎麼進。」王聖文也不謙虛地自我誇耀。


「欸,剛剛在打球的時候,我就一直覺得有人在偷看你。」


「誰?暗戀我的人嗎?」王聖文嘿嘿笑,他此刻的心情非常好。


「吃屎吧!你自己看那邊,咦,人呢?」那人指向司令台旁的位置,只有一對情侶卿卿我我的走過來。


「你是輸昏頭了喔?」


此時在司令台後的樹下,陳文叡正把鈺仁拉到一旁。


「你,你幹嘛拉我過來?」鈺仁口吃地質問陳文叡。


「我才想問你,你想做什麼!站在那邊那麼明顯都被發現了你不知道嗎…」陳文叡雖然責怪鈺仁,但語氣卻也不免透露出害怕。


「那現在怎麼辦?你告訴我該怎麼做?」


「我也不知道…」


兩人面面相覷,天色逐漸變暗,但一點也不想再回到宿舍。


鈺仁甚至到現在還在心想,如果早上沒有被張憲鴻發現的話,那就不會發生後面的事了。


思緒飄遠的同時,王聖文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走了過來。


「唷,又是你,上次不是說我是禽獸要找我算帳,現在怎麼樣啊?」


王聖文口氣極為不屑的對著鈺仁咆嘯,但鈺仁只能咬牙切齒,握拳忍耐,畢竟他說的是事實。


「不敢說了是吧?哈哈哈。」


「還有宿委啊,你現在是在跟他計畫下次要霸凌誰嗎?哈哈。」


說完便大搖大擺的離開了,陳文叡忿恨難平,他當初幫助王聖文霸凌李其英導致後來的這些事情,還要被他冷嘲熱諷,而他一點事情也沒有!


「鈺仁,我幫你。」陳文叡雖然害怕,但語氣卻十分肯定。


「幫你殺了他!殺了他就不會有事了對吧。」


鈺仁無言以對,他甚至剛剛思緒還飄盪中應該果決地殺死陳文叡那裡,而現在眼前這人卻說要跟他攜手合作,站在同一陣線上。


一時之間,鈺仁張開著嘴,卻吐不出半句話來。


「來吧,只要我們兩個一起一定沒問題的,他平常做那麼多壞事害人,我們這麼做也是件好事。」陳文叡試圖瞎掰理由替自己壯膽。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


「我先回去了…接下來該怎麼做我想清楚會再找你討論。」


說完後陳文叡便低著頭往宿舍的方向前進。


鈺仁自始至終沒講過半句話,呆站了許久才默默地回到宿舍,今夜的宿舍風平浪靜,沒什麼事情發生。


回到寢室,已見兩名室友正在邊看臉書邊做功課,而張憲鴻的位置還是空的,他想起醫生說至少觀察個一兩天才能回家。


「張憲鴻他還好吧?」


鈺仁心不在焉地回道:「嗯…沒什麼事,應該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吧。」


「你也別太擔心啦,應該沒怎樣吧。」兩位室友誤以為鈺仁是因為擔心張憲鴻才面露忐忑不安的表情。


「嗯…」


鈺仁攤坐在椅子上,心思完全不在電腦上,一直不停地思考最近發生的事。


仔細想想他怎麼可能有勇氣去殺死一個人,而他今天早上卻差點做到,這深深的衝擊了他的心靈。


結果張憲鴻出面拯救了他,沒害他犯下一輩子都不可能彌補的過錯,但卻因此害張憲鴻受傷住院,他又想難道不下手是對的嗎?


他越想卻越想不開,一直不斷的得到悲觀的結論,甚至覺得他或許只要一走了之就好了吧…


(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13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