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留

外星人👽

我 翻譯世界

從小開始接觸馬中英三語加方言,在一個句子裏參雜不同語言對我們來説不算什麽特別的事,在馬來語我們稱之爲Bahasa rojak(囉惹語。囉惹是一種混合各種蔬果的沙拉,是馬來西亞其中一樣特色美食)因爲大致上人人都聽得懂,很多時候好像也不需要特別翻譯。一向不太喜歡看外文翻譯成中文的書,感覺就是怪怪的,可以的話都會選擇原文。看電影或連續劇也一樣,配音感覺聲音和畫面連貫不起來,可以的話都選擇原聲然後放字幕,對我來説也是學語言的另一個途徑,像粵語就是看港劇學來的。初到日本留學時日文是零基礎(通過日劇勉强懂得幾個問候語),那時沒錢買iPhone,買了個iPod下載日英字典,第一年就帶著字典走天下,假期去homestay也全靠著那個無敵字典跟寄宿家庭的成員溝通,那算是真正實踐翻譯的時候吧!之後天掉下來一份需要日英翻譯的工作,偶爾親友買的日產品上日文説明看不懂也會找我幫忙看。到西班牙之後,英語的書和電影不太好找,多是翻成西語或加泰蘭語(簡稱加語),發現英語翻成西語加語不會感覺特別怪,雖然電影配音格格不入的感覺還是會有,但比翻成中文自然得多。我想除了文化差異之外,文法相近也是其中一個因素吧。


藉這個活動,選了一首我挺喜歡的加語歌來介紹不太多人認識的加語。由於著重於歌詞的架構和意境,中文翻譯稍微做了些調整。對中文我沒有太大信心,也翻成英語讓讀者作比較看我有沒有亂翻,有不妥的地方請不吝指點。之前提過關於西語和加語的差別,順便也翻成西語讓大家看一下當中的相似和不同之處。

Dolços somnis
Dolços somnis (原文加語歌詞)

Dormint, la nit no és fosca
Els ulls no s'obren, estan tancats, somiant,
mirant el món particular
La nit no és fosca
Dormint, sento que els llençols assequen la suor
I vénen monstres arreu del món
S'amaguen sota el llit i diuen:
"Niña, no pasa nada. Estás desorientada."(這句是西語)

Somiava i parlava en somnis
I sempre somiava i parlava en somnis

Dormint, la nit no és fosca
Dormint, sento que les pors m'omplen de petons
I vénen monstres arreu del món
S'amaguen sota el llit i diuen:
"Niña, no hagas nada. Estás desubicada." (西語)

Somiava que mai no somiava
Que no li calia un món virtual
Somiava que el somni canviava
Prenent-se pastilles per levitar
Somiava i parlava en somnis
I sempre somiava i parlava en somnis

I parlava tant que no tenia res més a dir
Ai, i que t'estimin així, com és
I que al matí puguis tenir la pell radiant

Parlava tranquil·la, calmada, infinita
Somiava serena, pausada
Dormint


Dulces sueños (西語翻譯)

Durmiendo, la noche no es oscura
Los ojos no se abren, están cerrados, soñando, 
mirando el mundo particular
La noche no es oscura
Durmiendo, siento que las sábanas secan el sudor
Y vienen monstruos todo el mundo
Se esconden debajo de la cama y dicen:
"Niña, no pasa nada.  Estás desorientada."

Soñaba y hablaba en sueños
Y siempre soñaba y hablaba en sueños

Durmiendo la noche no es oscura
Durmiendo siento que los miedos me llenan de besos
Y vienen monstruos todo el mundo
Se esconden debajo de la cama y dicen:
"Niña, no hagas nada.  Estás desubicada."

Soñaba que nunca soñaba
Que no le hacía falta un mundo virtual
Soñaba que el sueño cambiaba
Tomándose pastillas para levitar
Soñaba y hablaba en sueños
Y siempre soñaba y hablaba en sueños

Y hablaba tanto que no tenía nada más que decir
Ay, y que te quieran así, como es
Y que mañana puedas tener la piel radiante

Hablaba tranquila, calmada, infinita
Soñaba serena, pausada
Durmiendo


Sweet dream (英語翻譯)

Sleeping, the night is not dark
The eyes are not open, they are closed, dreaming, 
looking at the particular world
The night is not dark
As I sleep I feel the sheets drying my sweat
And monsters come from all around the world
They hide under the bed and say:
“Girl, it´s ok. You are disoriented.”

Dreamed and spoke in dreams
And always dreamed and spoke in dreams

Sleeping, the night is not dark
As I sleep I feel the fears fill me with kisses
And monsters come from all around the world
They hide under the bed and say:
“Girl, don't do anything. You are out of place.”

Dreamed that she never dreamed
that there wasn't need of a virtual world
Dreamed that the dream was changing
taking pills to levitate
Dreamed and spoke in dreams
And always dreamed and spoke in dreams

And spoke so much that there is nothing more to say
Alas, and may they love you, as you are
And may you have a radiant skin in the morning

Spoke quietly, calmly, endlessly
Dreamed serenely, slowly
Sleeping


美夢 (中文翻譯)

睡著 這夜不黑
眼睛不睜開 它們閉著 在做夢
望著獨特的世界
這夜不黑
睡著 感覺床單把汗水吸乾
世界各地的怪獸到來
躲在床底下說:
“女孩,沒事,你迷失了方向。”

做夢 在夢中説話
一直在做夢 在夢中説話

睡著 這夜不黑
睡著 感覺恐懼用親吻將我填滿
世界各地的怪獸到來
躲在床底下說:
“女孩,什麽都別做,你不在路上。”

夢見從未夢見
無需虛擬的世界
夢見夢在變動
借藥物在漂浮
做夢 在夢中説話
一直在做夢 在夢中説話

説了太多 再無話可説
願你被愛 愛你是你
願你早上 容光煥發

平靜地 冷靜地 不停地説話
安靜地 慢慢地 做夢
睡著


加語vs西語

因爲文法是一樣的,加語西語幾乎可以直接逐字 (word-to-word)翻譯。比如:

Dormint la nit no és fosca  > Durmiendo la noche no es oscura

翻完發現選的正好是一首字面上加語和西語很不一樣的歌,但其實有不少字加語和西語是一樣的。雖然如此,還是有其不同之處。眼尖的讀者可能注意到és加語有重音符號(accent)西語則沒有。在加語上es和és用法是不一樣的。這是第一個“亂點”。另外加語的重音符號還有朝上朝下之分,西語一般只有朝上。比如perquè > porqué。

加語的perquè 可以是“因爲”,“原因”(名詞), “爲了”; 西語的 “因爲”是porque, “原因”是porqué,“爲了”是por que(分開的); 另外 “爲什麽“ 加語是per què,西語是por qué。 

加語的per相等於西語的por。而在加語por的意思是“恐懼” (女的),“恐懼”在西語是miedo (男的)。除此之外還有不少字在西語和加語的性別是倒反的,這是另一個“亂點”。

其他的”亂點“還有:

同樣的字拼寫有些許差別:像tranquil·la > tranquila, tenir > tener

發音上的轉換:加語e不在重音位置上時發音是a(類似”啊“ 但有點不一樣),o不在重音位置發音是u,有興趣的在聽歌的時候可以注意一下。比如dormint是念durmint,obren是念obran,等等。這個特別發音只在加泰羅尼亞東區(包括巴塞羅那)運用,西區是沒有的。而且這個a或e,u或o,不少時候西語和加語是相反的。比如 “遵守” 加語是complir (念cumplir),西語是cumplir (也念cumplir)。寫的時候必須很注意。這一點上西語比加語簡單直接得多。

b和v在加語和西語發音上是完全一樣的,但拼寫有差別, 尤其是同一個字的時候,更要留心b和v的差別,像canviava > cambiaba。


看到這裏會不會覺得頭有點暈?這些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所以雖説相似度大但當中差別也挺多的。雙語同時間一起學一開始可以相互輔助,但越深入就越得把當中的區別分清楚,尤其是很微細那些,像重音符號或一個字母的差別。精神好的時候還好,要是前一晚沒睡好隔天就會很容易錯亂全混成一團XD

巴塞羅那長期外來者很多,西語的影響也比鄉區大。有些語句從西語直接翻成加語是不對的,這點連當地人也時常亂來,所以上課時老師都會再三提醒,我也就記得特別牢,看電視或在街上聽見有人亂用就會有被刺到的感覺。加語翻成西語反而較少機會犯錯。


加語西語vs英文中文

西語和加語一般不用人稱代詞(你我他),而第一和第三人稱很多時候(比如過去進行式)文法上是一樣的,得從語境上去區分。像歌詞中主歌用的是第一人稱,副歌部分可以理解成第一或第三人稱甚至非人稱,但因爲有句li calia是第三人稱,所以翻成英語的時候我用第三人稱。在翻中文的時候人稱一樣可以省略留點懸念和想象空間給聽者。以歌詞來説,我較喜歡這樣不那麽直接的表達方式。

No pasa nada 可以理解成 Nothing happened(什麽也沒發生)或 it’s ok(沒關係)。因爲第二段是No hagas nada(什麽都別做),我覺得用 it‘s ok 比較有連貫性。而中文 “沒事” 兩種理解都可以,又跟西語比較接近。

另外,中文翻譯的 “睡著” 是動名詞 (gerund),不是睡着了的意思。中文沒有進行式和過去式之分,所以放英語版以免有誤解。不知道中文譯者一般怎麽區分?

還是覺得翻成中文看起來就是怪怪的,有沒有人也這麽覺得?😅


關於加語

加語西語的文法跟英語差不多,所以學加語不要求要先會西語或其他源自拉丁的語言,有英語基礎也OK。學西語一個月後就開始學加語,初時幾乎是完全聽不懂,見班上的同學能跟老師高談闊論,心想這些人都這麽厲害還上初級班幹嘛?後來才知道,因爲多數是來自南美或歐洲的學生,無論是西語葡語還是意大利語,因爲都源自于拉丁語,即使各説各的大致上還是可以聽得懂。我的西語還在爬行階段分不清當中的差別,以爲大家都在說加語,慢慢學得越多,才知道有些人由始至終都在說西語。這也是爲什麽許多尤其來自南美或西班牙其他地區的朋友,在巴塞羅那呆了幾十年也不會加語的原因。西語也是官方語言之一,基本上不會加語也不會有太大問題。上語言課外的其他課程即使説明會用加語,但只要班上有一個人不會,老師還是會轉用西語。而且加語只在加泰羅尼亞(Catalonia)和安道爾(Andorra)有用,在其他地區價值不大,也就沒多少人願意花時間學。即使即將進入第三年,現在出外說加語時許多人還會以爲我在說很爛的西語,因爲對一般人來説,一個有東方面孔的人說加語是件不可思議的事。常被問説爲什麽我要學加語?因爲為鼓勵大家認識這個語言,很多組織都提供免費課程,見到免費課程我當然不會放過啦!學了之後發現加語跟法語相似度很大(雖然發音是差天差地),而葡語和意大利語像西語和加語的混合體,基本上學會西語和加語其他的大致上都通了很划得來XD 當然當中差別還是有的,但因爲相似度頗大,將來若想認真學其他的話(應該)也不會太難。


語言與翻譯

如上所提,很多時候由於文化的差異,有些東西無法找到完全貼切的翻譯。這也是我現在喜歡學語言的原因。語言可以代表一個地方或民族的文化,通過語言直接溝通的瞭解跟通過翻譯是有差別的。對我來説,學到能看懂聽懂及表達自己想説的讓對方瞭解就夠了,無需太注重發音和文法上的完美。(雖然我自己對文法會比發音要求高一點)但以翻譯爲職業的話,未免誤導他人,每一粒字都得小心斟酌,責任重大,對我來説壓力相對也會無限大。在此向所有翻譯工作者致敬🙇‍♀️


這顆植物叫seient de sogra (岳母的座椅) 跟岳母是有什麽深仇大恨😅


社區活動提案:「我 翻譯世界」徵文活動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