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揚銘

編輯人,文字工,沒上班但是有在工作。寫過一本宅男研究制服控的《高校制服戀物論》,一本辭職後思索工作意義的《上班,辭職,還是撐下去》,一本探討自由工作生存的《離開公司,我過得還不錯》。

閱讀筆記2020-WEEK12:全裸導演青春夢

日子不順時,就讀書吧。

本以為恢復的心情再度陷入低潮,iTunes資料庫連續三周內兩度毀損,十幾年來一首一首加入的播放清單消失一空(合十),身為編輯病兼控制狂簡直無法忍受,但也只能怪自己手賤,光是找尋備份救援資料庫就搞得身心俱疲,欠稿只能繼續拖,啊~啊啊,2020年的3月怎麼都不順。

回顧行事曆,發現3年前3月的也碰到身心低潮,只能在咖啡店讀書,不過也因為這樣和咖啡店老闆變成朋友,讀了幾本拯救心靈的好書,《用九柑仔店》(後來阮光民老師在咖啡店辦活動時還幫我簽名)、《我想吃掉你的胰臟》都是那時讀的。人生有起有落,這種時候就慢慢等待度過吧。

本周三書:《全裸導演》、《青春夢》、《終結失業,還是窮忙一場》。

《全裸導演》、《青春夢》、《終結失業,還是窮忙一場》

紙本書筆記

Netflix原創影集《全裸監督》(台灣翻譯為「AV帝王」)原著,傳說的AV導演村西透(村西とおる)的傳記,為他立傳的作者是80年代就開始報導街頭次文化、色情產業、地下經濟的自由撰稿人,曾參與村西透的AV拍攝工作,被村西透騙去開雜誌社結果瞬間倒閉。在那個人人錢包暴漲,社會一面壓抑又瞬間開放,什麼創意都可能發生的80年代,他認為村西透是值得紀錄的男人。

作者親身見過世界第一次「顏射」的意外──由於拍攝delay,預定的AV男優沒辦法到場,副導演被逼迫上陣結果忍不住女優的功力,不小心就發射了……原來之後成為產業標準的「顏射」起初是一場意外,和許多諾貝爾獎得主一樣,「劃時代的偉大發明,往往都是從失敗中誕生於世的。」

村西透是第一個把「搞笑」和「色情」這兩種矛盾概念融合在一起的人,徹底改變日本的性文化,讓世人驚覺事情原來是可以這樣做的,色情也能如此自由奔放、想做就做,猥褻、講下流的話、身處痛楚,也能樂在其中

才看到一半,但每天想說睡前翻一下,都看到凌晨兩點,捨不得睡……大推。

附帶一提,這本書也是柳橋事務所出版的,這家出版社的選書到底有什麼魔力呢?想成為少女偶像的教科書《你根本不懂偶像》、明治末年文豪描寫女學生的《少女病》、講日本獨立出版的《一個人大丈夫》、加上這本《全裸導演》,柳橋出的書我都要注意一下才行!

很特別的武俠小說,故事很短很好讀,進展快速,轉折讓我措不及防,以為的主角原來只是路人,但每個路人都可能是某個人的主角。一定是人生有過期待、有過失望的大叔,才能寫出這種青春灰燼想再燃燒一次,但其實又燒不太起來,卻還是想要溫暖一點的故事吧!

讀完有一種回到每天放學去補習街報到的慘綠少年時,卻驚覺身邊都是武林高手的魔幻感。我以為我愛的是十七歲的你,其實只是十七歲的我幻想出的你,或許我們都愛那個青春的自己。

作者奇魯是我朋友,他連臉書貼文都很精采,教會我「作家的責任就是政治不正確」──我個人引申:文學是討論人性、拓展道德與法律的邊境,當然需要政治不正確!我和文學的距離有點遠,想學他怎麼寫小說,怎麼討論人性。

這本書在討論Uber、Airbnb這些分享經濟平台,表面上是給大家「擺脫職場、自己作主、彈性工時、肯做就有得賺」的期待,實際上卻成為剝削社會底層,讓從業者更沒有選擇,還失去傳統職場的勞保、健保。

作者是報導科技、新創產業的雜誌《Fast Company》的記者出身,她從2015年就開始報導Uber和各種「某某產業的Uber」這樣的新創公司,也曾一度相信新經濟會改變社會、改變職場,最後卻產生更多疑問,所以在書裡面試著找答案

本來今年國際書展,我要以自由工作者的身分,從過去七、八年的存活經驗,和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先生對談這本書,但書展確定取消了,有點可惜。本來希望吸收一些社會面、法律面的想法,只能期待日後還有機會了。

真心認為,做為一個工作者,沒有專業,只想依靠平台、依靠公司、依靠別人給自己機會,就想發大財的話,做夢還比較快。走進菜市場、走進夜市,去看小販怎麼想辦法在人群中存活,怎麼想出能賣的東西,怎麼賣,什麼時候知道這個做不下去要做別的……這種求生的慾望,可能和專業一樣重要。

/

網路筆記

為何人就是忍不住想摸自己臉

東京奧運到底能不能舉行

台灣調查記者的告白

納粹「人皮之書」確實存在

/

←用手摸臉難控制,至少可以先洗手!

2015年,麥克勞斯教授做了一項有趣的實驗,計算人們觸碰臉的頻率究竟有多高。她用一台攝影機記錄醫學院學生的上課情形,計算學生們整堂課中究竟碰了幾次自己的臉。答案是:約每小時 23次

靈長類(包括人類)似乎更常用「左手」碰自己的臉。有科學家猜測,或許因為人們左半臉情緒反應比右臉更強,使得人們更常用左手觸碰自己的臉。自發性的觸碰臉,或許和人試圖控制自己的情緒有關,但仍有待研究解釋。

/

←影響東京奧運是否舉辦的因素,看這篇就對了。

國際奧會目前立場,除非疫情不可收拾,否則所有準備工作、運動員的信心、乃至行銷都會受到難以挽回的衝擊。奧會若不力挺主辦者,也會影響日後各國申辦奧運的意願(現在就已經不高了)。

對日本政府來說,已經投下126億美元準備奧運(官方數字,實際或間接投資可能為倍數),即使如期舉行,在疫情下觀光意願已大受影響,若延期或取消,損失更難以想像。

備案不外乎「延期」或是「易地舉行」,但奧運背後有數十項單項協會的無數資格賽、電視轉播行程、各國運動行事曆的配合,延期牽涉太廣、潛在衝突太多。此外也沒有國家或城市有在短短三、四個月準備好接辦奧運的可能,更何況歐美已成疫情重災區,不可能有城市會在此時撩下去的……

/

←補充上篇:野島剛聽完安倍晉三總理3月4日的記者會,感覺到言談間不時透露出:「如果是IOC或WHO下的決定,我們也只能聽命行事」的微妙印象,以身為政治記者的第六感,認為奧運大概不會在今年夏天舉行了,猜測在3月下旬到4月上旬,可能會發表東京奧運將延期舉行的消息。

/

不摘要,這整篇太好看(比報導本身還精采),請大家自己點進去看!

台灣頂尖調查記者──鍾聖雄的工作筆記,任何他做的事我都不要想去做,因為去做也絕對做不過他,感謝這樣的強者總讓我了解自己的局限在哪,知道自己不該做什麼、還有哪些可以做。

/

恐怖的都市傳說,也可能真實發生。

伊爾斯 ‧ 科赫(Ilse Koch,1906-1967 )被稱為「布痕瓦爾德的女巫」、「屠夫寡婦」,在歐美電影與小說中以當代殘酷魔女、虐囚者的形象登場。

科赫是二次大戰中兩座納粹集中營指揮官卡爾奧托.科赫的妻子,因大量殘無人道的虐囚行為,如大量強迫犯人公開彼此強姦、殺害犯人後切除其內臟作為收藏、活剝收容人的皮膚(尤其是有紋身的)作為燈罩、書本等,在戰後被提起反人類罪的審判。但因罪證不足,且她宣布自身已懷有身孕無法服刑,最後緩刑釋放。

直到最近,在波蘭的古董市集中意外發現一散發著異臭的書籍相簿,其封面和彷彿根植著人類毛髮,所以聘請的專門學者來加以研究,證實確實由人的皮膚所製成……


閱讀筆記2020-WEEK11:少女與沉迷少女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