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納

黎明天光,百納海川。平時正經,有時壞掉。敏銳度高低落差大,喜歡故事創作、影視作品分析,亦是社會觀察者。自知才疏學淺,敬請指教與分享。

【看屋踩雷篇】房東/房仲,安捏母湯啦!

分享看屋踩雷的經驗,一方面提供新手了解,如何觀察潛在問題,以及碰到莫名其妙的狀況時,何以判斷該不該撤退;另一方面抒發一下苦主的心情,來看看我的心有多涼。

上篇介紹《租屋防雷大作戰》,這次分享看屋踩雷的經驗,一方面提供新手了解,如何觀察潛在問題,以及碰到莫名其妙的狀況時,何以判斷該不該撤退;另一方面抒發一下苦主的心情,來看看我的心有多涼。(苦笑)

※以下房屋資訊依照實際情況改編,請勿對號入座。

CC0圖片:Image by falco from Pixabay

房子A:一樓大套房出租,三層樓透天厝,包水、網路、第四台。

接洽人:房東。


照片共13張,但是還有其他房間的照片,無法確認是哪一間,估算空間的大小之後,去電聯繫房東本人,詢問房間的照片是哪一間,卻得到這樣的回覆:「照片喔……我忘了拍哎。」

「啊?什麼意思?所以上面的照片都不是要出租的房間嗎?」

「嘿、對啊。」對個頭啊!沒有放上照片還敢說是大套房?

「那上面的照片是同一棟、其他房間的照片嗎?」

「對、對,就只有那間沒有拍到啦。」

「那一間的坪數有多大?」

「跟其他間差不多啦。」

「差不多嗎……所以跟3樓這間一樣大嗎?」

「那間有6坪,是最大的房間。比它小一點而已。」

「嗯……還是可以先傳照片,我看看大小嗎?」

「都差不多啦,因為我就沒有照片啊。」

看房時間:晚上七點。桃園市區某巷內。

確認是照片的透天厝,朋友也得知我的所在地,聯繫房東已抵達,對方沒多久便開啟外面的大門,走進院內、接近門口時,他忽然說,「這裡有感應式燈。」手揮了兩下,就在門框旁邊的白燈亮起。

嗯……但是從大門走過來,一路都是黑的?白燈設在這裡,好像用處不大?如果是有心人一路尾隨,或是隱藏在院內某處,安全考量的設置,應該是要設在大門入口處吧?

我準備脫鞋,卻見到房東直接穿鞋進入,我在原地愣住,「……不用脫鞋嗎?」「哦,不用啦,直接進來。」客廳擺滿雜物,有桌子、椅子、家電、行李箱等等,估算起來,其實一樓的公共空間不大。

「就是這間。」沒兩步的轉角處,房東站在房門口,我再度愣住,連房門都沒踏進去,因為根本不需要。

喂……這在開玩笑吧?這間房根本只有3坪不到啊!哪裡差不多?!

他沒發現我的表情(可能是口罩遮住看不出來),自顧地走往另一邊,「這個是你的廁所。」暫時還沒回神的我,跟著他走過去,只見他掏出一串鑰匙,用其中一把開啟喇叭鎖,打開廁所門。

示意圖::Image by Schluesseldienst from Pixabay

「你看,廁所都很乾淨啦。」我雙眼瞪大地盯著廁所,頓時,思考迴圈終於重新接點──

啥毀啊!剛才他是掏出鑰匙嗎?我有沒有看錯啊!住在這裡的人,居然要開鎖才能上廁所?這就是你所謂的套房嗎?天啊──你到底知不知道套房的定義啊!

按捺住激動的心情,我跟著房東兩三步回到房間外,「怎麼樣?你看都很好啊,上一位房客也住得不錯。」呵呵……呵呵。

最後委婉說明空間的問題,建議房東要放上正確的照片,以免再誤導房客來看房,但始終沒有說出口的是,那真的不是套房。當下說不出口,事後也覺得沒必要了。

突破最快看房紀錄:三分鐘。


房子B:三樓套房,四層透天厝,包網路、第四台。

接洽人:房東。

照片5張,狹長型房間,目測大約4-5坪左右,基本符合需求,去電了解水、電費如何計算。

「水費1度18元,電費1度5元。」

「請問水費是有各自的水表嗎?」

「有、有,之前收一個人100元,後來有人反應收太多了,因為每個人用水費不一定有那麼多,之後就用水表計算。」OK,這個聽起來合理。

「請問一層有多少間房?」

「我這邊一層兩房而已,很單純啦!」

「那公用水電怎麼算呢?」

「統一收二百元。」


看房時間:晚上八點。新北市區某巷內。


看屋當日,走進屋內大門,立刻就聞到一股異味,仔細看一樓的走廊,沒有垃圾堆、回收區,一樓只有一間房,房東太太進入房間拿鑰匙,她卻沒有任何異狀,難道是我的嗅覺有問題?

上樓過程,看見二樓有三間門,噢,說好的一層兩間房呢?

抵達三樓房間,樣貌跟照片差不多,沒有一樓的異味,走進房間最裡邊,我看著冷氣,「可以打開試試看嗎?」
「可以啊。」她轉身找冷氣遙控器,按下按鈕,冷氣機隆隆聲響,我站在風口處,盯著沒動。

嗯?有風嗎?或許是老舊冷氣的關係,但多等了幾秒,還是沒有風。同行的朋友跟我一樣伸出手,我們倆互看,「好像沒有風哎。」

房東太太伸長了手,靦腆地說,「我是不太怕熱啦,但你們年輕人,應該會怕熱吼。」

「不是啊,這沒有風啊。」朋友說。

「有啦,」她再度伸長手,「有風啊……我覺得有。」


示意圖:Image by ryeowi yang from Pixabay

啊?我有沒有聽錯啊?

「這個……應該是不行喔,妳要找人來修。」我說。

「白天會熱喔……啊我是不太怕熱啦,這個,之前有人來看過了,那時候沒有問題啊。」到底是在鬼打牆什麼?怕不怕熱不是重點,沒有風才是問題啊!

「至少要有風吧!」朋友說出口,省得我翻白眼。

冷氣的問題暫放一旁,我丈量空間大小,比對自己的物品,這時,房東太太突然打電話給另一名房客,大意是要對方趕快回來,有人來看房子,由於她開擴音,我不得不聽見對話內容。

「你不是只剩下一個星期嗎?」

「但是我的東西還沒搬完,這樣不好啦。」

「人家都來看房子了,你就給人家看一下會怎麼樣。」

等等,我可沒說我要看另一間房啊?房東太太,妳怎麼自己決定了?於是我對她揮手,示意不用了,她卻向我揮手,要我別管。

「不是有跟你說過了,那我就開一下,給人家看一下嘛。」

「不好啦,裡面我的東西都在啊,這樣也很亂。」

房東太太氣餒地掛上電話,喃喃自語說,明明之前就講過了。我裝作沒聽到,剛好也量完尺寸,準備要離開;忽然間,我想起還沒問網路的事情。

「網路喔,有啦有啦,在這邊。」她指著冰箱後方,我瞥見後面有網路插孔。原來是有線的啊。

「這邊有WIFI嗎?」她愣住,朋友補充說:「無線網路。」

「沒有、不知道哎……那是你們年輕人懂的東西,我不懂啦。有網路啊,在這邊。」

冷氣一直到我們離開都沒有風。下樓離開時,那股異味變淡了,卻還是不舒服。

冷氣沒風硬說有風、勉強即將搬走的房客,溝通過程中,總說不知道來推託,這樣的房東真的不合格。


房子C:五樓大套房,公寓式,包網路、第四台、管理費。

接洽人:房仲。


房間照片是超廣角拍攝,計算起來,的確有6坪左右,這樣的坪數對照價格,難怪收藏人數很多。我透過軟體聯繫房仲,對方並不積極提供資訊,都是由我發問,他精簡回應,原本都覺得還好,反正資訊給得清楚,這也就只是一樁買賣,房仲幫忙跟房東談物件與議價,也省了我一些工。

出發之前,由於交通問題,我曾去電給房仲,對方沒有接電話,我傳完訊息立刻已讀回覆,這時我已有些覺得奇怪,但想著,應該是在忙吧。


看房時間:下午二點。桃園車站附近某巷弄。


由於路況不熟,抵達車站去電房仲,沒有接電話,傳訊息也不回;抵達地址之後,再度去電與訊息,對方終於回訊,「好。我要下樓了。」大樓大門開啟,兩位似乎是看房的人走出來,我看著最後一位男子,多瞧了兩眼,準備要移開視線──

「你是要看房子的嗎?」

「噢,對。」

「我是來帶你看的人。」

「呃……可是你長得跟照片的人不一樣。」

「噢,我是他同事,他今天身體不舒服,請我帶看。」

「啊?可是他沒有跟我說啊。」

「因為他臨時不舒服,所以我也是剛趕快過來的。」

半信半疑地走進屋內,外觀看起來是整棟出租的房子,一樓基本上只有樓梯,一樓半的地方有管理室,應該不是什麼奇怪的地方。我們在走廊慢速前進。

「你今天要看的是哪一間房?」

「就是租屋網上面5樓那一間。」他手上一串鑰匙,正在逐一查看。

「你可以打開給我看一下嗎?」

「他不是請你帶看嗎?連哪一間都沒有跟你說?」我找出網頁給他看。

「噢,因為太臨時了,他可能就忘了……這一間喔,嗯?價格好像不是這個哎。」

手上的鑰匙貼著標籤,每一個標籤都有價格跟房間編號,我看見上面的租金比網站多了1,500元。

「什麼意思?但上面寫的不是這樣啊。」

「可是我們是依照鑰匙上面的為主,因為這是房東給的……」

「啊?連租金都寫錯?如果本來是這個價格,就應該寫這個價格,不是寫其他的價格,騙人家來看房子吧!」

「沒有啦,你看,我們還有很多其他房間,也有上面寫的價格的,應該是他(原房仲)搞錯了。這間是最大間的,所以比較貴。」

「如果你們有這麼多房間可以看,那就應該要把每一間房間的照片都po上去,告知每一間的價格啊!不是只po了一間最大間的,然後寫一個最低的價格!」

「沒有啦……他應該只是想說,你來看有很多可以選,但的確是他不對,不好意思。」

後來,我還是看了大、中、小的房間,畢竟房間跟房東是無辜的,問題是出在房仲。其中,我對於中型房間有興趣,跟對方談到需要的物件時,他說這部分都可以跟房東談,那之後再請回覆原本的房仲。

「今天搞成這樣,我可以不要付他仲介費嗎?」

「這個……但我們也是靠仲介費才有收入。」

「如果要付的話,我寧願付給你,也不要付給他。我這個人很實際,要拿錢就要做事啊,今天他電話不接,還騙我說要下樓了,結果是你帶看,然後租金又跟原本的不一樣,如果他有這麼多間可以看,為什麼一開始我跟他聯絡的時候,他沒有告訴我這個情況?找房子的人很辛苦哎!你們是房仲,常常在帶人看房子,怎麼會不知道這很辛苦?」

「對,我們也知道……」

「我知道這不是你的問題,我抱怨完了。那之後再麻煩你跟房東詢問,我再做決定,謝謝。」

原房仲這樣做事,我也是第一次遇到。現場的房仲跟我說,因為房屋物件是原房仲的,也就是說,他是開發者,而現場房仲是負責銷售,雖然只是聊天帶過的一句話,但是事後回想,我愈想愈覺得不對勁,這不就代表,他們的工作本來就是分開的嗎?

試想,開發者上傳物件、接洽房客,銷售者現場帶看、回覆開發者,接著開發者再與房東商議,好像是符合邏輯的工作模式?若真是如此的話,我也被現場的房仲蒙在鼓裡,因為原房仲根本就不會出現。

不論事情真相為何,至少現場房仲事後也有處理事情,基本上我就不計較什麼了。不過這種事必須記錄下來,至少提供各位參考,關於我如何確認現場房仲是真的,除了對話之外,手上的鑰匙、肢體語言的細節也是重要的線索,如果你是獨身看房子,再次叮嚀,請小心自身安全。


結語

如同上篇提到,租屋通常是一年簽,小心謹慎合作對象,如果看屋現場已無法溝通,那麼就別期待對方之後會突然變得機靈;不誠實者,基本上不論房間如何,我一概不考慮。對於如何測試房東、房仲的誠實與否,這跟話術有關,但其實也沒那麼複雜。

首要關鍵,不論答案有多麼明顯,問問題讓他們回答,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透過回應,你可以理解對方的邏輯思考,是否為房客想要理解的內容,還是試圖自吹自擂、掩蓋某些資訊。每一次看房之前都做好準備,如果有任何不懂的地方,當場詢問是最好的時機點,除了話語的回應,你能夠看見對方的肢體語言,協助你釐清往後合作的可能性。

我遇過人品不錯的房東,甚至分享一些看屋的小技巧,雖然是烘托自家物件的優點,但也了解到有趣的細節,並且學習以房東的角度看物件跟房客,也是提升看房的經驗值。

下次若時間尚有餘裕,不論你碰到哪一種房東,都可以多問一些問題,從中學習潛溝通的內涵,對於你下次看房也有所幫助,但若是太誇張的話,還是早點上岸吧。

老話一句,祝福各位早日找到適合的住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租屋防雷大作戰】我OO到底看了什麼?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