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至少資本主義是自由和民主的,不是嗎? 」

Libertyordeath

也许在面临第三者效应上,科斯定理的产权划定法和民主决定法的利弊是一个长久的值得反复讨论的话题。但是我想对自由倾向的社会主义(并非social-democracy)提出一点质疑。

第一:人类目前为了生存,是否必须要工作,即使目前的市场经济下,人们创造的收入的分配可能正义性是受质疑的,但是不工作又不饿死是否只可能是极少数人的生活,比如列宁同志,斯大林同志,或者毛泽东同志的生活。苏联的宪法中有一句话:Those who dont work shall not eat.(不劳动者不得食),是否说明即使是政府分配所有资源,人们还是要工作。

第二:我想人的生活中有许多行为都是影响广泛的,但是以民主的方式管理是否会造成更大的不便甚至危害?民主管理不可能是最终答案。比如公司艺人唱了一首歌,很可能所有的路人都要被迫听商场里传出来的这个艺人的音乐,那么是否民主管理物理规律(不可能做到)之外,就只能审查艺人的每一首歌是否给社会带来正面的美学价值?

因此,我认为,平衡政府干预和不干预的优缺点,最好的政策因该是相当自由的,只有极少数的事务由公民投票决定,当然,如果左翼人士真的争取了多数民意,那也只能随便它们怎么做:(

在国家的视角下不正确地贫穷致死

Libertyordeath

一党专政体制的一个核心就是官员的行政权力完全受中央赋予,因此,如何得到中央官员的欢心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且不说行政权力有没有能力消除贫困,就算有,中央的经费经过层层盘剥,真正到最弱势的贫困人口手里也寥寥无几,毕竟噤声弱势人口的花费比真正满足贫者的需求的花费要小的多,而且就算福利再高,人们也不可能满足,社会上批评也不可能消失。因此,专制政权下,类似的帮助穷人的项目,很快便会变为官员们中饱私囊的狂欢。

事实上,没有民主权利,地方分权,权力分立的地方,这样的现象并非罕见,中国古代就有人常常感叹,皇帝的恩泽如果像江海,到了各省,就变成了涓涓细流,到了最弱势的人手中,就只有涓滴了,正是由于行政权力不受民主权利的制约导致的。

自由主义对同性恋权益有没有帮助?---个人权利的观念会不会保护少数群体?

Libertyordeath

吸毒确实是个人自由,只要ta不去伤害别人,我认为实际上不是大问题,中国也有很多吸毒的,只不过暗地里吸毒而已,而且毒品也不难弄到

Libertyordeath

sorry,我实在不想和fact denier交流,你应该先去学习一下当时的俄国“保守主义”的定义以及它和“斯大林主义”的天壤之别,还有“基督教民主主义”,“古典自由主义”的差别。并且不会故意歪曲这些对政治制度主张的思想的内容。如果你根本不了解一种思想,你可以提出自己的主张,但是不要公然的胡扯八道,比如否定自由主义的基本原则之一:NAP(不侵犯他人权利原则)

还有最简单的你和小粉红和自由派讨论讨论讨论就知道了。小粉红显著的反同,因为国家主义非常在意传统的生育为国家带来的兵源和劳动力,如果你说这些舔毛舔习的粉红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者。我就只能呵呵了

性别|中国马克思主义者会梦见LGBTQ吗?

Libertyordeath
回覆
已註銷用戶@7745133

首先,个人自由的确不可能保证同性恋过的很好,极权也不可能保证呀,苏联30年代曾大规模的处决关押同性恋,切格瓦拉革命成功后也对同性恋进行关押和改造,凭什么你的伟大领袖就一定对同性恋包容啊。显然,毛主席就对同性恋比较严格,在男女关系上搞同性恋,是要被批斗的。(在意识形态上还要说这是资本主义的恋爱观),习近平目前对同性恋没什么看法,但是你确定他不是一个保守派?认真的?总的来说社会少数群体在集体主义的社会里待遇更糟糕。中国的同性恋者,在初中和高中不仅不敢明说,反而会受到父母和老师的极力改造。极端的情况甚至有双性人被送入网戒所教育。在美国的校园里,很多同性恋牵着手在操场散步,那种氛围是你不懂得的。没有多少人拿异样的眼光看他们。当然不排除美国有极端反同性恋的群体,你觉得中国没有吗?相反,多得多,而且可以公开在微博上宣扬自己的思想。你之所以可以说出中国的同性恋比美国待遇好,是因为你不是同性恋,你身边的同性恋甚至连自己的遭遇都不敢对圈外人说。那个圈子里的人都是暗着交流。

第二,目前美国的大公司都在社会议题上有明显的开放倾向,对于美国的保守派一般比较排斥,不难判断,当公司的管理事务庞杂到一定程度,开放和包容的对待消费者,可以更好的盈利。商人不在乎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商人只在乎你买不买他的产品,这是很容易理解的,个人自由的基础决定了喜欢男人还是女人这件不伤害别人的事情基本没有理性的人在乎。

第三,如果你想要强迫商家服务同性恋者的自由,那对不起,你就要接受有一天反同性恋者禁止同性恋去商店的自由。道理很简单,你认为私有财产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那OK,在民主国家里,只要反同团体争取到民意,你就是反过来被侵害的人,在共产极权国家里只要总书记先生回心转意,回归伟大领袖毛主席反对资产阶级的腐化的决策,那就不是不能下馆子的问题了。加入你认为支持同性恋还有人人平等的意识形态做保证,你觉得斯大林,格瓦拉和毛泽东会接受你的说法吗。

个人自由是保障少数群体的最佳武器,(除了不保护少数独裁者,可惜),如果你看不到自由民主国家对LGBT,左手使用者,网瘾少年这些社会少数显著的保护,我觉得你很可能不具备获取真实信息的能力。

(ps:波兰的司法独立已经被污染了,从侧面证明波兰的民意对于个人自由的重视是小于公共利益和国家的光荣和纯洁的,你应该很喜欢那里呀)

Libertyordeath

在任何宗法思想严重的地方,同性恋都是很不受欢迎的。中国的同性恋比西方处境要差的多。放下仇恨和偏见,你就会发现,只有个人自由受到鼓励的地方,同性恋才有尊严。

【疫情下的天空】不要忘記,武肺起源地的苦難

Libertyordeath
回覆
Little_boy@Little_boy

这样想很棒呀,只要是基于良善的信念,我都很支持。我觉得武汉肺炎其实是我们这些有与中共冲突的内心原则的自由派,香港人和台湾人的一种政治表达,以表示对中共前期隐瞒的谴责和对中共不断扭曲来源地的一种提醒,当然也有对中共政府的某种隐秘的愤懑吧。我认为在华文政治圈的人都明白武汉肺炎的政治含义,不会理解为是对武汉肺炎的歧视。

Libertyordeath
回覆
William@WilliamLeung

我真的不能理解他们的逻辑,当时二月份全国恐慌,我当时就和家人说,虽然我不在武汉,也人微言轻,但假如我有选票和言论自由,我一定公开呼吁不许封堵武汉交通,当时那里是最需要医疗,物资,交通的地方。但是当时小粉红都要求武汉人“有大局意识”“云云,甚至举报之风盛行。如今小粉红如此无脑的轻信党的宣传和耍赖,无视全世界以往命名病毒的先例,为虎作伥,帮助共党推卸责任,还洋洋自得,实在是令我愤懑不已

Libertyordeath
回覆
可可托海@altay

第一,自己爱怎么叫怎么叫,不要干涉别人叫什么名字

第二,大陆人叫武汉肺炎,就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大陆人还会歧视大陆人?

第三,中共全世界闹什么种族歧视,就是在推卸责任,顺便利用小粉红头脑发昏的民族主义。因为西方国家的媒体和国民碍于政治正确都不想叫武汉肺炎(都翻墙了自己去看看新闻不难吧),只有大陆自由派,香港人和台湾人这么叫,你还怕被这些人歧视?那就说明你害怕的不是种族歧视,而是自己的奴性被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