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秋

一个没有原创性的人。 In the world of poverty, signlessness is best, in the story of love, tonguelessness is best. From him who has not tasted the secrets, Speaking by way of translation is best. (Jami, Lawa'ih)

齐泽克评韭菜反杀华尔街

發布於

人人都能腐败!

WallStreetBets的故事告诉了我们什么?


斯拉沃热·齐泽克/文

王立秋/译


Slavoj Zizek, “Corruption for everybody! What the wallstreetbets story tells us”, Spector US, February 1, 2021,https://spectator.us/topic/corruption-for-everybody-slavoj-zizek-wallstreetbets/。《旁观者》英国版在转发这篇文章时把它更名为《WallStreetBets的资本主义虚无主义》(“The capitalist nihilism of WallStreetBets”)。经《旁观者》许可翻译。译文仅供学术交流,转载须标明相关信息和出处,请勿做商业用途。

 

2019年,在克罗地亚电影导演达里奥·尤里坎(Dario Jurican)竞选该国总统的时候,他的竞选口号“人人都能腐败”承诺,正常人也将从裙带关系中获利。人们也报之以激情,尽管他们知道那是个笑话。在Reddit论坛子板wallstreetbets也有类似的动力机制在起作用,这个版块通过过度-认同金融系统或者更确切地说,通过把它普世化并因此而揭露其内在的荒谬,颠覆了系统。

 

这个故事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但还是让我们来做一个简要的回顾。Wallstreetbets相当于是网上的一个群,数百万参与者在里面讨论股票和期权交易。它以外行和提倡激进的交易策略而著称。它的大多数成员是年轻的业余人士,他们无视基本的投资实践和风险管理技术,所以他们的活动被认为是赌博。最近,这个群的成员大规模投资(并鼓励其他人也大规模投资)游戏驿站(GameStop,一家已经在市场上失去价值的公司),使游戏驿站的股价飙升,并在市场上引起了进一步的恐慌和震荡。

 

投资游戏驿站的决定的动机与其说是因为该公司的状况,不如说只是为了暂时提高它的股价,然后操纵它的涨跌。这意味着,wallstreetbets有某种自反性:参与者投资的公司的状况是次要的。参与者指望的,主要是他们自己的活动(大规模买入或卖出一个公司的股票)对市场的影响。

 

批评者在这个立场中看到一个清晰的,虚无主义的、把股票交易简化为赌博的信号——就像WSB的参与者之一说的那样:“我从理性投资者变成了病态的非理性的孤注一掷的赌徒”。这种虚无主义的最好例证,是社群中用来形容那些冒险把自己全部的投资组合放在一支股票或一次期货贸易上的人的词“yolo”(You Only Live Once, 你只活一次)。

 

但驱动参与者的,不只是虚无主义:他们的虚无主义也发出了对最终结果冷漠的态度——或者,就像宾厄姆顿大学计算机科学助理教授杰里米·布莱克本(Jeremy Blackburn)说的那样:“重要的甚至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是你在下注这个事实,整件事情的价值就在这里。当然了,你可能赚到钱,也可能破产,但不管怎么说你都玩过游戏了,并且你以某种疯狂的方式玩过游戏了。”

 

雅克·拉康在他的精神分析理论中区分了直接的快感(享受我们想要的客体)和剩余-享受(surplus-enjoyment)。比如说,与实际上购买的东西相比,许多人更喜欢购物这个活动本身。Wallstreetbets的成员把这种对股票交易赌博的剩余-享受公开了。

 

Wallstreetbets的广泛吸引力意味着数百万普通人参与其中。这就开辟了美国阶级战争的一条新战线——就像罗伯特·赖克(Robert Reich)在推特上说的那样:“让我把这点说清楚:Reddit用户把游戏驿站股价堆高是在操纵市场,但对冲基金的亿万富翁们做空股票不也是一种投资策略吗?”谁会想到,一场阶级战争竟然被置换为股票投资者和交易者自身之间的冲突?

 

所以,重复安吉拉·纳格(Angela Nagle)的书名,这又是“杀死常态”。在这里,常态是所谓的理性投资者和对冲基金经理。但这一次,常态应该真被“杀死”(消灭)了。现在的情况是,腐败的投机和内部交易的模型、按定义来说一直在抵抗国家干预和管制的华尔街,竟然反对起不公平竞争,呼吁起国家干预了。简言之,wallstreetbets是在公开地做数十年来华尔街一直在秘密地做的事情。

 

当然,民粹主义资本主义的乌托邦——数百万白天是普通工人或学生,晚上玩投资的人的理想——是不可能实现的,它只可能以自毁的混乱而告终。但这不就是周期性地陷入危机(只举两个众所周知的例子,1928年的大危机和2008年的金融崩盘),在摆脱危机后变得甚至更强大的资本主义的本性吗?

 

不过,在所有旧的案例中,通过市场机制来恢复平衡在过去和现在都是不可能的,因为价格太高了,所以才需要大规模的外部(国家)干预。那么,国家能再次控制游戏,并恢复wallstreetbets破坏的常态吗?

 

那么,解决方案是什么?wallstreetbets的过度暴露了股票交易本身隐藏的非理性。它不是对华尔街的反叛,它可能比这还要危险得多:就像克罗地亚的那位总统候选人的口号那样,它通过过度认同系统而颠覆了系统。

 

的确,wallstreetbets成员在做的事情,是虚无主义的,但这是内在于股票交易本身的虚无主义,是一种已经在华尔街运作的虚无主义。为克服这种虚无主义,我们将不得不摆脱股票交易的游戏。社会主义的时机就潜伏在背景中,等待被把握,因为全球资本主义的中心正开始分崩离析。

 

会这样吗?几乎肯定不会,但我们应该担心的是,最近的这次危机,对已经遭到(来自大流行病、全球变暖、社会抗议……)多方面攻击的系统来说,是又一个意料之外的威胁。而且,这个威胁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系统的核心。一种爆炸性的混合物正在形成,而爆炸拖得越久,它可能的破坏性也就越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