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啟智

副業是在香港中文大學教書,主業是玩貓。

美國總統大選即場開票指南

發布於

上屆美國總統大選在無綫做開票直播,今屆當然不會再去。事實上,今屆已推掉所有開票直播的邀請,理由是:一不小心點票要點好幾日,而我好怕沒有充份的結果便要做分析,被迫傻吓傻吓對著鏡頭亂估,仲要講到好有自信(所以我做不到KOL)。

話雖如此,我得說明「睇開票」的確是一個專業技能來的,外國傳媒會有一組專家學者做後台分析,幕前的記者才知道要討論些什麼。今屆大家熱切關注,有必要和大家分享一些重要的心得。

在講哪一個州份要注意之前,先講一個做開票分析時必定要有的前設:

重點不是即時票數,而是和期望有沒有落差。

舉個例,回到2018年11月的九龍西補選,當晚我在李卓人的競選總部負責睇數。當時傳來李卓人在美孚橋底的票站勝出,義工們當然高興,我看到票數時卻確定了當日一整天的預測:李卓人會輸。李卓人當日在美孚橋底贏了陳凱欣322票,但之前三月姚松炎在同一個站卻是贏鄭泳舜542票,而姚松炎在該次選舉中沒有勝出。在美孚之類的中產區,民主派一定要有幾多贏幾多,補回預期在馬頭圍等老區將會輸掉的票數。應該大勝的地方贏得少,就預示了會輸。

回到2016年總統大選,我在無綫做開票直播的時候是哪一刻開始發現「唔對路」的呢?是開票後頭半個鐘,發現希拉利沒有輕易取得維珍尼亞州,因為本來預期她在此是必勝的。那時候我趁廣告時間和主持說:特朗普可能爆冷。結果雖然希拉利最後還是在維珍尼亞州勝出,但贏得好險,而特朗普果然爆冷。

明白這個道理,你就不會因為開票時誰人暫時領先而過於緊張。

紅藍幻影

最最最簡單的分類,是看城市票對農村票。同一個州往往也有分城市和農村票站,結果可以極為不同。

上屆大選亞特蘭大一帶的選舉結果,城鄉壁壘分明。(紐時製圖)

如是者,如果一開始是特朗普領先,特別是當只有幾個%的票站有結果的時候,你得注意當時點的是城市票還是農村票,還未點的又是城市票還是農村票,這樣才好理解,不用亂噏廿四。

但以上只是正常的情況,今屆又多一重的困難:郵寄選票。今屆已有9327萬人投票,其中有5925萬是郵寄選票,遠遠多於上一屆。由於預期郵寄選票偏向民主黨,點郵寄選票的先後次序,就可以很影響開票時看起來的結果。如果郵寄選票的結果先出來,就會一開始看起來是民主黨大勝,然後共和黨追回來;如果郵寄選票的結果晚出來,就會一開始看起來是共和黨大勝,民主黨追回來(這可能性還有個名字,叫「紅色幻影」)。

最麻煩的,是處理郵寄選票的先後次序,每個州甚至每個縣都不一樣。除非你是傳媒負責睇開票的專家,跟不上是人之常情。

如是者,一般人可以如何睇開票?兩個字:忍耐。一天未有正式結果,一天不要下最後的判斷。

這句話好廢,但在這一屆很重要。因為特朗普很有可能不會理會上面提到的種種考慮,美國時間當晚就會自行宣布勝出。可想像,他這樣做將會觸發嚴重政治危機。現實是美國人很明白今屆情況特殊,不會很快知道結果,調查顯示有一半人不預期會在一兩天內知道最終結果,所以可相信如果特朗普真的這樣做的話,會引來很多質疑。

在香港,亦可想像會有一眾支持特朗普的KOL看到特朗普自行宣布勝出,又或個別州份的票數看起來好像對特朗普有利,便立即隨之起舞。我在這兒慎重呼籲:千祈千祈千祈唔好理佢哋。這點和政治立場無關,純粹是數學問題。

更加更加更加,不要因為這些爭議而走去攻擊美國政要。選舉是美國核心價值,誰不尊重選舉結果(包括耐心等候點票結果)就是罪人。香港此刻負擔不起主動在美國自製敵人,所以介入點票爭議實是萬萬不可。

搖擺州份

說了一大堆,那是否就代表當晚一定不可能知道結果呢?也不是。我們要把各州份的點票規則和關鍵程度結合一起看。舉個例,紐約州的點票將會十分之慢,但沒有人預期特朗普會在紐約州當選,所以冇所謂。我們先看看538調查的各州點票規則

之前講過,今屆大選去到尾只用看三個州:賓夕凡尼亞PA、密切根MI,和威斯康辛WI。拜登贏這三個州,就算其他搖擺州全數輸掉,也一樣夠票勝出。現在來到選前兩天,已知拜登分別在密切根和威斯康辛領先8%和10%,相當穩陣。如是者,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賓夕凡尼亞之上。

(我是不會和你講「賓州」笑話的。我要求所有講「賓州」笑話的編輯自我檢討一下,為什麼可以為求收視而這樣無聊。難得四年一度關心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那個國家,認真點好嗎?)

現時拜登在賓夕凡尼亞領先6%,正常來說也是很穩陣。但經過2016年一役,大家都怕民調不準(其實就算今屆民調和上屆以同一幅度同一方向地不準確,拜登仍會在賓夕凡尼亞勝出)。但係大家仍然好驚,特別是目前賓夕凡尼亞的提早投票比例比其他州份要低,而民意這回事一天未投進票箱都不是真的。

那麼這是否代表我們就只用等看賓夕凡尼亞的結果?又不是。問題在於預期賓夕凡尼亞的點票速度將會十分之慢,加上早前法庭判決該州可以接受大選後三天內到達的郵寄選票仍視為有效,要當晚知道結果將會十分困難。但在等賓夕凡尼亞有最後結果之前,或有其他州份的結果足以把拜登推過270票的當選門檻。

目前有可能把拜登推過半的州份,除了賓夕凡尼亞,還有阿利桑那AZ*、北卡羅萊納州NC、佛羅里達州FL、喬治亞州GA,以及德州TX。拜登贏任何一個都是贏,特朗普要全部都贏才會贏。

(*同時加內布拉斯加州第二選區NE-2或任何其他選區或細州份,只靠阿利桑那的話就會變成269–269平手)

注意佛羅里達和北卡羅萊納屬於「快點州」,即點票程序相對地快的州份,而且兩個都位處東岸,時區上較早完成投票。兩州法例都容許工作人員在選舉日前便開始為提早投票收到的選票進行點票工作(結果當然要留到選舉結束後才能公開),所以預期很早就會有結果。如果拜登在其中一個州大勝,那麼賓夕凡尼亞的結果就不重要,拜登基本上可確定當選。

但如果兩人在兩州的結果不明確,就又要等遲到的選票到達。例如佛羅里達有很多駐紮海外的士兵把登記地址註冊在此,預期有5萬票會從海外的軍事基地寄回來,而法例規定它們最遲可以11月13日才到達,所以如果最後票數差距極少(而這件事在佛羅里達經常發生),那麼就真係有排等了。

造票指控?

最後最後,現時美國輿論最擔心的,是在這個漫長的等候過程當中,會出現大量的法律訴訟,甚至出現各種造票指控。對於造票指控,和上面提到的一樣,懇請香港人千萬千萬千萬不要介入。所謂造票,現實並不可能發生。我們看看下面的一張圖:

美國各州政府主導權。紅色為共和黨,藍色為民主黨,紫色為兩黨共治。剔號是今屆關鍵州份。(底圖來自維基)

美國大選由州政府組織,我特別把上面提過的重要州份加上剔號,可以見到它們如果不是本身由共和黨主導,就是分別由兩黨控制州政府和州議會。在這些情況下,民主黨要透過操控點票以達到改變選舉結果的機會是零。如有爭議,該州內部會自行解決,再搞不定就上聯邦最高法院,而現時聯邦最高法院由保守派把持。因此,如果有人和你說民主黨會如何偷掉美國大選,要麼他不懂美國政治,要麼他在嘩眾取寵呃點擊廣告。

反過來,在一些共和黨全面執政的州份(如德州和佛羅里達),倒有不少針對共和黨左右選舉公平進行的指控,例如刻意減少票站數目等等。

今屆美國大選引起不少香港人關注,這本來是好事。但關注的起點是理解。特別是美國那邊很擔心今屆開票時可能出現混亂,美國人本身又很重視選舉本身,香港人要評論開票過程,懇請謹慎、謹慎,再謹慎。而對於嚴重信口開河的所謂評論,請保持警惕。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