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切

香港快刀手

人生難得的體驗 | 一個人的故鄉

發布於
人和事物都不斷在變化,沒有一刻停留,驀然回首,有些人有些事都不存在了,人即使存在,已不是當年那個人,有些變得你甚至再也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你。

八年前,公公過世後,阿姨一家不久也遷離了故鄉江門。原本我和媽一年也會回去一次探望他們,一直都這樣,他們不在故鄉了,就很少回去,直至上年,我決定自己回去一次,已經有六年沒有看過故鄉,這六年間我結婚了,也轉了工作,搬離了原生家庭,跟太太一起在工作地方附近住。

印象中,我從沒自己一個回過鄉的,每次都會跟媽媽一起。到底自己一個人回去做什麼呢?其實沒什麼做,就是想回去看一下,思鄉吧。我請了一星期假,上年五月頭回去了。

乘四個小時左右的船再加一小時車就到了,我租住了以往住處附近的酒店,到達時已是傍晚,這城市屬於三、四線吧,也不算冷清,下班時間街上也充滿車輛。在酒店放下行李,便出去找點吃的。吃過後便周圍逛逛。

我住的酒店

五月,介乎春夏之間,總是給我一份憂傷,很多歷史上的事都從這個月開始。我走在街上看著平常生活的人們,我喜歡這種感覺,走在沒有人認識自己的地方,這地方既是很熟悉,也是很陌生,我熟悉她大大小小的街道,但無法找到一個熟悉的人,這樣似乎是有點孤獨,卻能抽離著讓思考更清晰,心情更輕鬆,慢慢細察這個我曾經成長、有過最美好回憶的地方。

第二天睡到中午才起來,天色有點陰沉,吃過午飯便再次到處逛逛,拍拍照。我走到以往我們一家的住處──農林新村,說是新村,也一點都不新了,已是八十年代的小區。從入口到以往住的那座也不遠,大概10分鐘左右,能看到二樓那個以往的家,如今已是別人的家,有別人的衣服掛在露台晾曬,我爸以往經常在這露台抽煙,跟在地下的鄰居閒聊幾句,抽完的煙就這樣插在前面的花槽泥裡。爸爸如今都不在了。

在住處旁邊以往是個空地給人泊車,如今已是一個休憩處,有幾張石櫈和一些健身玩意,那些設施看來也有點舊了,然而我是第一次見,在這麼熟悉的地方看見一些新建而又變舊了的東西,感覺是挺奇妙的。

我到處走著,這兒對我來說都是熟悉和陌生交織著,人和事物都不斷在變化,沒有一刻停留,驀然回首,有些人有些事都不存在了,人即使存在,已不是當年那個人,有些變得你甚至再也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人生難得的體驗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