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距香港:夢一場

西西弗斯絮語

抑郁之王:我该责备你,还是责备我自己?

晨镜

是小河
回覆
载祈@Travis_H

不打不相识。很高兴您和我一道遵循了文人间的礼仪惯例,没有像那些网暴我的人士那样,否则我现在已经有勇气做到果断拉黑(我之前是没有勇气这样保护自己的)。您报出“励志歌”的菜名,我很震惊,一个疑问是,您是否是已经关注了我很久的读者?这已经是我在初中年代使用的旗帜。


有一点需要澄清,我从未觉得自己看透了世界,我反感的恰恰是那些自以为看透了世界的人。当然,您有您的解读方式,您看到的也只是我在您心里的投影,我表达我的立场,只要不涉及根本价值冲突,求和尊异即可。好奇的是,您为何作出这样的判断?


以上两个问题,在下向您请教。顺颂时祺。

當這個世界被區分為「我們」和「他們」

是小河

“我不想也不会再当受害者了”,最近这句话出现在心田,成为内心珍贵的声音,给予我勇气相信自己可以运用自己的力量为自己的人生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