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诃

A pilgrim on the road to philosophy lekbussed@gmail.com 欢迎来信讨论

过去的日记

3月1日


像是某种征兆,教学楼下终于开了第一朵白色的小花。

隔天去的时候花不见了,难受了一下,站在原地望着它。旁边的人来回穿梭。我变成了另一棵树。


3月5日

2013年的时候“因为爱,神愿意堕为凡人,野兽变得温柔,女人嫁给棕熊,男人娶回田螺,他们没有面具,也不伪装。”

我一点点,慢慢的,把自己交出来吧。雨天听不见叹息的声音,我慢慢的妥协吧。


3月11日

大事不妙,在凌晨四点被击中了,醒来安慰自己:还好不是真的子弹。


3月14日


一天内读完了六本书,像是被某种东西挤在一起,就像是晚高峰的地铁,晚高峰,真是个大工程呢

依次排序是《给青年文人的信》,然后是《春盏》,接下来都差不多吧,天黑以后去地铁上看了看南京市的人们,今天大家状态都不错,拎着红塑料袋的老头还在听广播。不错啊各位。


3月15日

认识了一位很成功的人,不是那种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想来他活的很轻松自如了吧,但是他说:我到现在,都时不时有让自己痛苦到浑身发抖的时刻呢。

我说我没有了,他笑,他说这可不好,没心没肺和说谎都一样,不过这样一来一切都能解释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