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leko

自由攝影師一枚

東京漂流(之十五)

發布於

到家喝杯水,與T外出採購。我們沒有去超市,沿小道漫步到了四木站。出站口的右邊有一小塊三角形的待建空地,有時會停上一輛小貨車賣菜,半開的車廂就是貨架,旁邊的空地也擺了裝果蔬的紙箱,價格就標在紙箱上。蔬菜水果都非常乾淨新鮮,比超市便宜,不過購買要支付現金,十分方便附近的居民。小貨車由幾位老人經營,他們每週來幾次,每次幾個小時。交流不便,我們選好蔬菜,又拿了一袋漂亮又便宜的蘋果,比劃著付了錢。

回到家,孩子在上課,T開始準備午餐。她將超市買來的開片鹽漬鯖魚放在平底鍋裡煎,然後放入薑蔥醬油燒片刻出鍋,做好的鯖魚皮焦肉嫩,飽含肉汁,比和食的煎魚美味;還有新鮮雞翅中燒土豆,加少許醬油,最宜下飯,再炒一碟小生菜。 T的動作麻利,飯菜上桌,順便也清理了灶具。我則挑了一個蘋果,削皮切塊,一嚐,真酸,看來還得放放才成熟。

正吃飯,收到養老院W經理的信息,他告訴我媽媽已經做了核酸檢測,估計2天后出結果。結束通話,又與媽媽通話,確認身體狀況,她沒有多講,就說自己還好,問我們什麼時候回國。我告訴她現在交通癱瘓,正在合計歸國的途徑。

晚間,財新網發布一篇報導:武漢市社會福利院一在院護士稱,該院約有11位老人因反復發燒、呼吸衰竭而死,醫護人員也受感染,肺部CT出現疑似症狀;另有家屬稱,漢口一養老機構護工確診新冠肺炎,有老人突然去世。我不免心情又沉重下來。市社會福利院在繁華的漢口火車站對面,離華南海鮮市場也不遠,這樣看來養老機構也發生了群體感染,父母所在養老院雖然遠離市區,還是未能化險。

焦慮感再次湧起,我們在微信、微博上蒐集返回武漢的方法。目前來看,一切交通均告阻斷。在國內,各地都以搜捕的方式對付武漢人,凡是在外旅行的,都被逼返回武漢,以北京的手段最為嚴苛,想必是蔡書記肩上的擔子特別重吧。進入武漢的非常規辦法還是有的。武漢是國內列車樞紐中心,即使在疫情期間,過路列車都會停站,大部分人乘火車,買過路車票,提前告知列車長在武漢下車,這樣列車短暫停站時會開門放人。記得2003年SARS爆發,夜里送表弟乘京九線,平時喧囂的火車站空無一人,現在估計就是那個樣子吧。也有少數自駕出行者,在城際或省際公路檢查站被強令返回武漢。抵達城際交通樞紐,市內公共交通斷絕,如何回家開始是個難題,最先有人拖著行李步行,後來,政府組織了志願者司機團隊,將聯繫方式發到各社交平台上,以便抵達的人聯繫用車,困難才有緩解。有個短暫的時段,返回武漢的人,可以直接回家。然而親友都告誡我們不要回國,特別是不要回武漢,說是街道上空無一人,氣氛壓抑恐怖,人們在絕望中等待。我們只好繼續觀望。

第二天,風有些緊,但天氣晴朗,我們決定到早稻田大學參觀。日常聊天說起日本,岳父都會念叨早稻田大學,他的一位遠親戰前就在大學教書,常被爺爺誇讚,由此記憶深刻。出發前,岳父囑咐去校區看看,讓孩子也體會一下這所一流學府的氣派。坐地鐵到九段下,看時間還早,我們沒有繼續轉乘,而是到了令國人糾結的所在——靖國神社。

遠遠望去,神社不像是紀念性的建築,沒有宏偉的結構,樹木繁茂,更像是大型的市民公園。列列的北風吹得我們縮緊了脖子,神社入口前的橫街走來一群小學生,一定是剛剛放學,小姑娘們還穿著藏藍色的校服,單層裙子,白色高筒襪,黑色皮鞋,背著黑色專用書包。 T見了喜歡得拿出手機拍照,小姑娘們笑著迅速跑開。 T和孩子一路走進大門,我則被入口兩側塔燈底座的浮雕吸引,近前細看,是數塊青銅浮雕,都是戰斗場景,從銘文的日語漢字可以看出刻畫的是日清戰爭、日俄戰爭、日中戰爭、佔領台灣,看來這些征伐是神社的榮光,與里面記錄的名字互為表裡。 T喚我快點跟上,來不及多拍照,一路跟過去。大門上鑲嵌著巨大的貼金菊花紋章,在陽光下格外燦爛,孩子告訴我說:“這是皇室的標誌呢!”再往前數十米就是拜殿,拜殿前的白幡上也有菊花紋章。 “這就是前段時間被人潑墨的地方吧。”孩子問。 “從新聞照片上看就是這裡。”我應道。幾個月前,一名中國籍男子向拜殿前的白幡潑墨,說是了解到諸多日本侵略暴行,萌發了赴日抗議的想法。後來東京地方法院石田壽一裁判長採信了被告律師“當事人行為為政治表達”的說法,認為“這一表達行為受日本憲法保護”,被告人當庭無罪釋放。 “這是不是那種在免費的時候最慷慨,在安全的地方最勇敢的人呢?”我不禁想著。神社的空地中搭著一個單層木質戲台,四周生長粗壯的櫻花樹,只是枝杈上還沒有生出花蕾。如果月底回國的話,是沒有機會看櫻花開放了。參拜的人寥寥無幾,有一位中年女性在拜殿前合十行禮,陽光撒下,我拍下了她的背影。

我們走馬觀花,看了著名的零式戰鬥機原型機,艦艇模型紀念碑,軍犬紀念碑,軍馬紀念碑,還有一座南亞人紀念碑,可惜完全不懂文字說明,也就匆匆而過。

出來後,在大門前的咖啡店坐了片刻,就向早稻田大學出發。步行到大隈講堂,黃昏將至。校園佈局與S醫院相仿,也是被街區分開,一處入口貼著新冠病毒警示,好像已經關閉。我們沿著校園圍牆外的小路轉了一段,沒有找到其它入口,隔著柵欄看看整潔的教學樓就回頭了。學校周邊街邊有不少補習學校,看廣告好像都是為備考早稻田設立的。走到一個三岔路口,街邊有一家賣雕魚燒的小店,T有點餓,選了個紅薯餡的,一嚐覺得不錯,又買了一個。天色已晚,T想到在藏前看到的一家中華料理店,執意要去試試,於是我們搭地鐵到藏前。出車站不遠,就找到了這家中華料理——漁見淺草藏前本店,落坐後發現店內冷清,好幾位顧客是同胞。 T點了招牌菜——椒香老壇酸菜魚,還有回鍋肉,這一餐花了近7000元,只是試過的這麼幾家後,我對東京的中華料理沒什麼期待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東京漂流(之十四)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