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痞2020

追逐高質量內容的匿名者 https://nodebe4.github.io/

中國憲政轉型六問

發布於
修訂於


憲政民主是中國人百年未競之理想,也受歷代海內外有識之士所關註。最近讀了從共識網中國歷史與未來的不少關於中國憲政轉型的討論,不禁感慨。然而實際觀察中發現,憲政話題普通人並不太感興趣,即便是高學歷者之中,大部分非人文學科的朋友也幾乎都覺得憲政之事遙遠。從5W1H(who, what, when, where, why, how)的角度,目前公共討論基本限於why和what的問題而缺少其它4個方面——即操作性——的討論,唯一有印象的是張博樹所著《中國憲政改革可行性報告》。關於憲政的(who, when, where, how)問題或太敏感亦或太繁瑣,可是費力不討好的差事。但缺乏操作性就會造成行動上的長期停滯乃至內耗,故本文列出憲政民主轉型的6大類問題,望與諸君共同探討,求指教。

問題1:歷史和現狀。中國自晚清以降追求憲政民主的歷程中,有過哪些努力,尤其在1949年之後、1978年之後的有過哪些民主運動的努力?現在正在進行中的民主/權運動有哪些?歷史上尤其是20世紀80年代之後的民主運動采取了什麽核心思路?失敗的主要原因是什麽?分別留下了什麽遺產?

這個問題我只找到一本翁衍慶所著《中國民主運動史》作參考。難道這個問題只有情報機構關註嗎?許多民主運動的關註者參與者因為不了解歷史和現狀故而重覆造輪子,重覆犯錯誤,為什麽不能由知識分子搜集並普及相關知識以便後人可站在巨人肩膀上。

問題2:Who 誰。當代中國的真實社會結構是什麽?假設有一場憲政討論,參與的各利益相關方都是哪些?具體而言,按行業分士農工商兵,按年齡分未成年、年輕人、中年人、老年人、退休人員,按地域分邊疆自治區、少數民族、東北地區、東南沿海、西南地區、港澳台、海外華人,按所在體制劃分中共體制內、中共體制邊緣、大陸中共體制外、港澳、台灣、海外各個群體,按社會地位劃分精英、中產、工薪階層、底層城市人口、底層農村人口(有權、有產、無權、無產),這些不同群體的利益訴求又分別是什麽?矛盾在哪裏?最大公約數是什麽?社會轉型他們獲得什麽失去什麽?

當年毛澤東曾寫過中國社會階層分析,但現在卻少見憲政民主推進羣體對當前社會構成問題進行公開討論和研究。如果缺乏對這個問題的認識和普及,知識分子如何能設計出靠譜的憲政方案?如何知道阻力在哪裏,動力在哪裏?

問題3:How 路徑問題。實現憲政民主的最佳路徑是什麽(奪權改制的革命還是自下而上的演變)?啟蒙和改革如何排序?80年代開始的經濟改革實踐表明先富的並不會帶動後富,而是私藏財富甚至轉過身來壓制窮困者,那麽政治啟蒙過程中又靠什麽來保證先富帶動後富而不是明白人回頭來蒙傻子?如何處理中共歷史舊帳?如何處理分化現有利益集團(體制內、依附於體制的行業)?如果上層不願進行自上而下的憲政改革,中下層拿什麽來制約上層?如何避免在朝憲政民主邁進的過程中出現摘桃子的人(如俄羅斯寡頭、80年代官倒、90年代國企管理層收購等)?如果轉型成功又如何一步步實現轉型正義?轉型過程中如何處理國企、央企?如何處理體制內離退休人員的待遇?

問題4:How 發展和公平問題。憲政轉型中以及成功後的社會發展和公平如何平衡?造成中國人權、公平問題的原因部分是缺乏才能和機制,部分是因為選擇了高速發展就不得不犧牲部分公平。這裏頭涉及土地、勞資糾紛、知識產權、產權不清等諸多問題。造成不公平的直接原因是與政府官員激勵機制。憲政民主下的這個平衡點在哪裏?如何保證?

問題5:How 激勵機制問題。推動憲政民主的人獲得什麽?失去什麽?阻撓憲政民主的人獲得什麽?失去什麽?在這個過程中如何讓推動憲政變得有利可圖而非只擔風險沒有收益?如何設計這樣一套有效的激勵機制鼓勵更多人推動憲政民主?為憲政民主而犧牲的利益如何補償?

問題6:Where and When 先行先試路徑問題。既然中國大陸難以推動,可否在世界上其他華人社區先普及憲政民主?哪些地方現在就可以,哪些地方現在還不適和?王丹最近提出過海外華人自治,但似乎並沒有引起太多興趣。從公民社會角度,從哪個社會單位開始推動憲政文化?知識分子可否制定出類似《民權初步》的小冊子以便先在私營單位內(如公司內部小組部門)、私營單位間(行業協會、工會)先推動民主實踐教育,或者讓現在實行民主憲政的社會單位(如家庭、公司、社團等)相較其他專制單位更具競爭優勢進而脫穎而出,逐漸普及民主?而這樣做的侷限又在哪裏?

如果上述問題無法回答,向憲政和平轉型之路或無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