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Black

We are just prisoners here of our own device

你可以不看

一件事情有美的一面就有丑的一面,在二律背反和语言的任意描述之下,这或许是正确的。

若一个人掌握了足够多的知识和事实,他就有了把一件事情的美和丑“发明”出来的能力。

这种“发明”行为的任意性,造就了讨论场域中,姿势各异,千奇百怪,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式的这种发明能力的狂乱使用。

但这不是“把一件事情越辩越明”的过程,你能看到的99%都不是。他们只不过是在用着重复的方法,放在不同的事情上,得出类似的结论,并把所有这些结论堆到一起,宣扬自己发现了一个真理。这不是什么真理,这是他的自以为是,这只能说明他是如此深地爱着他的发明能力。他自信满满地觉得他可以实在地发现一切,但他实际上只是在语言上发明了众多已有的东西中的一种。

“他撒谎”,“他只是为了钱”,“她是个**”,“他们骗了我”,这些都是其中最“伟大”的“发明”。因为“你看,大家都觉得从这些细节里,从这些逻辑上,这么说是对的。”

他们把什么都当成真实的,那些猜测、推理、只言片语,马上就能推出毁灭与“你正在受害”。唯一的问题是,尽管他们都声称自己说的是真的,但谁也不能证明这是真的。不过他们会选择忽略这个巨大的问题,只要所有人都觉得路上有一只粉红色的大象,并且都绕着它走,那路上就是有一只大象。

相信这些东西,你其实会很累。当你不由自主地学成这套越发精致的“恶的发明术”,你会学着他们,给你看到的所有事情发明出各式各样的“变坏的事实”:“他可能在撒谎”、“他可能想赚钱”、“她可能是个**”······

于是没有什么变得可以相信,一切事情都值得怀疑、且必须怀疑,因为它们都有可能变坏,都有可能让你受到伤害,而你必须做好一切准备以应对最坏的情况——于是最方便的方法就是你什么都不相信、什么承诺都不做、诚实坦言自己是个坏人。

因为“你看,大家都这么想”,于是你要面对的是和你一样的什么都不相信、什么承诺都不做、坦言自己是坏人的人。他们会成群结队地在任何讨论场域出现,砸碎一切,扬长而去。在这种情况下,你几乎做不成任何事。

但是这些被发明出来的东西始终蒙着一层虚幻,尽管他们声称他们有着姿势各异的方法通达真实,但这些“真实”尽是些“恶”的真实。

所以,你完全可以不再去看他们。

长久以来,看着他们重复玩这个重复造出没法用的轮子的发明竞赛,你难道不无聊吗?你还不清楚他们的把戏吗?他们那副自我陶醉的样子你真的喜欢吗?他们造出的这些东西对你有好处吗?他们的“技艺”真的那么高超吗?

所以,如果你尚未找到有谁造出了一个能用的轮子,请你至少别再去看他们蹩脚的发明了。这对你有莫大的好处。

更高一层的要求在圣经的罗马书里:

Romans 16:19 NIV: Everyone has heard about your obedience, so I rejoice because of you; but I want you to be wise about what is good, and innocent about what is evil.
罗马书 16:19 当代译本: 你们对主的顺服已人人皆知,我为你们高兴,我希望你们在好事上聪明,在坏事上无知。

别去看那些坏的发明,就已经算是“在坏事上无知”前进了一大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