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淇

寫小說/分享好書好電影/喜歡碎碎念 曾出版小說集《無差別愛人》、《陽光最是明媚》、《我和我的......》、《小心愛》、《愛你愛我》、《雙十年華》等

【小小說】人之初

發布於


雖然快要當爸爸了,可是直到現在,我依然認為我不是那種屬於家庭生活的人。以前我就一直不覺得我會結婚生子。

我的第一個女朋友叫美儀。可能因為是初戀的關係,我始終覺得她是我認識的女人當中最難忘的。

美儀很單純,她的人生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做一個幸福小師奶。我們相戀超過五年,她一直都想跟我結婚,甚至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故意懷孕迫我娶她。

那時我太年青了,當然不願意從此被困一生,於是堅決要她打掉胎兒,她哭著說我不是人,但依然獨自到深圳進行墮胎手術。她回來後像甚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我也樂得不再提起此事。

雖然如此,最後我跟美儀還是分手了,真正的原因我忘記了,大概是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吧,那時候我們三天兩頭便大吵一場。吵得多了,大家都忘記了喜歡對方甚麼。既然已經記不起當初令大家走在一起的原因,也沒有非繼續下去不可的理由,於是便索性分開。

跟美儀分手後不久,她不小心從樓梯滑下來,小產了,原來當時她再次懷有我的骨肉。當時如果我知道她懷了身孕,我可能會跟她結婚也說不定。無論如何,我跟她是有緣無份吧。

之後我還跟好幾個女人交往過,可是一直都沒有甚麼結果,直至我遇到我的妻子。事實上,我的妻子並沒有甚麼過人之處,相反,她沒有任何一方面及得上美儀,或者我以前任何一位女朋友。然而,她已經是我當時最好的選擇了。

我之所以會跟她結婚,是因為她警告我再不娶她便要跟我分手,本來跟她分手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可是我已經沒有力氣再跟其他女人重新約會,也不想重新適應另一個女人的生活習慣,於是我只好投降,就這樣勉為其難地結束獨身生活。

婚後不久妻子便懷孕了,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是沒想到這一天會這麼快降臨。

看著妻子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我漸漸覺得地位受到威脅。妻子怕我睡覺時翻來覆去會踢到她的肚子,便要我到書房睡覺,她又強迫我戒煙戒酒,說對胎兒不好。自從妻子懷孕後,我發覺人生最少失去了一半意義。

縱使如此,我還是有一點點期待著這個小生命的來臨。妻子懷孕二十一周,我陪她到醫院做超聲波掃瞄,醫生指著小不點的小手跟我說這是他的左手,可以清楚看見五隻手指,跟著又指示我看他的心跳,一下接一下有規律的跳動著,看得我有點感動。最後醫生指著他的生殖器官,告訴我這是他的陰囊,是個小男嬰呢。

雖然我其實不是真的完全分得清哪部分是嬰兒的手哪部分是他的腳,但是我已經正式接受這個在我妻子子宮內成形不久的小不點,願意讓他霸佔我生命的一部分,甚至全部。

兩周後,妻子嚷著肚痛,我立即送她到醫院去,醫生替她檢查後表示沒有大問題,但是需要留院觀察。

我到小賣部買杯咖啡,竟然遇上我的初戀情人美儀。

這是我們分手後第一次見面,沒想到會在醫院裏,大家都表現得有點不自然。我注意到她的臉色不太好看,很自然地問她:“來看病嗎?”

“只是來檢查一下身體罷了。你呢?”

“我的妻子今早喊肚痛,醫生說要等胎兒穩定一點才可以出院。”

美儀欲言又止,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妳結了婚沒有?”我問。

她點點頭,“快六年了。”

“有孩子了嗎?”

她的臉色煞是蒼白,“曾經有過兩次,都流產了,是慣性流產。”她歎了一口氣,又說:“所以才來做檢查,有些醫生說我暫時不適宜懷孕,但是每個醫生的說法都不同嘛,總有一個醫生會告訴我現在是懷孕的最好時機。”

我登時語塞,妻子懷孕後我看過很多相關的書藉,知道曾經墮胎或者流產的女人日後懷孕時,身體也會出現排斥現象導致慣性流產。

我突然覺得罪孽心重,以前我曾經迫美儀墮胎,我一直沒考慮過對她的身體有甚麼影響,我是太自私了,我甚至沒有勇氣跟她說對不起。

這時一個男人走到美儀身邊,用力地擁著她的肩膀,看得出他很著緊她。他是美儀的丈夫。

美儀介紹了我們認識後,告訴他我的妻子懷了身孕。

“恭喜你,有自己的孩子真幸福。”她的丈夫說。

我尷尬地接受他的道賀。他的太太曾經兩度懷有我的孩子,當時我們沒有好好珍惜。我很幸運,快要做爸爸了,可是美儀卻仍然在掙扎著,希望可以成功誕下自己的孩子,儘管她明白機會是如何渺茫。

我懷著歉疚的心情返回妻子的病房,很想很想跟她擁抱,感受一下自己的幸福。可是我的妻子不見了。

一個護士冒冒失失的跑來說:“你的太太早產了,快跟我來。”

我似乎不太聽得明白她的話,只是不停的重覆,“但是她只有二十三周,怎麼可能?”

“黃太突然陣痛,穿了羊水,醫生正在替她接生。”

一切來得太快了。我兒子的出生,似乎令大家都措手不及。

他真是一個小不點,一隻手掌便可以輕易把他抱起。

我的兒子很可愛,雖然小了一點,可是五官、手指腳指都齊全,他有心跳,也有呼吸,可是所有人都說他太小了,不可能活下去。

他明明是活生生的,難道真的不能救活嗎?我咆哮。

醫生抱歉地跟我搖頭。可是我要的並不是他的抱歉,我要我的兒子活下去。

“他可以活多久?”我痛苦地問醫生。

“不知道,但是不會超過一天。”醫生冷靜地宣佈我兒的死刑。

妻子嘩一聲痛哭起來。

兒子的臉色紫紅紫紅的,一直沒有睜開雙眼看過這個世界。五個小時後,他走了,連哼也哼過一聲便走完這匆匆的一生。

我的兒子只在這個世上活了五個小時,那是我生命中最漫長的五小時。我跟妻子一直守在他的身邊,守候著他最後一下呼吸,最後一下心跳。

以後我又可以吸煙酗酒了,但是這又有甚麼意義呢?我忽然發覺欲哭無淚的感覺原來是這樣難受。

妻子說這個孩子是來還債的,為我們以前所造的孽。真的是這樣嗎?我造過的孽太多了,可憐孩子是無辜的。

人之初,性本善。

以後如果有人問起,我會自豪地告訴他們我擁有世上最純潔無瑕的兒子。

不獨是這個活了五小時的孩子,還有我跟美儀共同擁有過的兩名孩子,他們的生命更短暫,更令人遺憾。


======================

更多精彩小說:小說日記

======================

歡迎透過訂閱我成為讚賞公民,讓我知道有人欣賞我。

https://liker.land/kittylsk/civi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短篇小說】純愛

1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