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TY

在香港長大的八十後。喜愛小朋友,現每天和幼兒及家長打交道。喜愛日本文化,曾到東京過打工仔的生活。

哈日生活紀錄(8) — 東京人的冷漠

發布於

[註:哈日生活紀錄是以前在日本書寫的文章,現在搬到Matters讓新的讀者閱讀。請喜歡文章的會員多多拍手,或私信和我交流!]

在東京生活已經三個月了,開始嗅到東京人一點點特色。

由於曾在首爾留學一個學期,心裏經常把東京和首爾比較,直至現在我對東京人的印象是較為冷漠。

記得有次坐JR上班,車箱擠迫得像罐頭裏的沙丁魚般。突然有個孕婦蹲下來,蹲了大約5分鐘,起初我也不知道她是孕婦,後來見到手袋掛著個「孕婦掛飾」才知道。我有衝動上前問她什麼事,但礙於日語不太好,最終有位女士開聲問她「大丈夫?」(中譯:有沒有事?),並請求坐著的乘客讓位給她。其後我把這事情分享給日本朋友聽,她也說東京人比起關西人較為冷たい(冷漠),很少與陌生人說話。

這件事情讓我想起在韓國多次「被搭訕」的片段。

有次,由泰國乘搭凌晨飛機到首爾去,身體極度疲累,想在機上睡覺。怎料隔鄰坐著一位來自釜山的大叔,英語意外地說得不錯,與我用英語談了個多小時,滔滔不絕介紹他的家鄉,最後我忍不住說要休息,終止對話。我知道這是非常沒禮貌……但那刻超想睡覺!

還記得好幾次,在首爾車站拿著重重的行李箱上樓梯。(說起車站電梯,香港的無障礙設施做得非常好,東京和首爾的車站電梯少得可憐……)韓國大叔總會出手相助,但在東京真的沒人理會你。


日本大學生是非常非常擔憂未來前路。

我參加過三次YMCA的學生聚會,每次分享題目不同,但他們每次都很自然談起「就活活動」(中譯:就職活動),還播放了一段深有同感的動畫,可見他們的壓力。

日本大學三年級生就開始找工作和面試,我大三時還在走堂(蹺課)吃下午茶,所以有些很羡慕我可以到外國工作,我回應了他們「あなたたちもできる」(中譯:你們也可做到),但他們說撇不下日本社會的期望 ,怕工作假期後回國找不到工作。我沒有再回應了,自己在心裏也問了很多問題,我當然也害怕在香港找不到工作,不過沒有放下,怎可以盛載更多。

好好活在當下吧!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