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書城
暢讀書城

暢讀書城專註精品小說線上看,提供各種最好看的小說的線上看和下載。暢銷小說推薦,包含總裁文言情小說,古代言情小說,穿越重生小說,玄幻小說、仙俠小說、網遊小說、都市小說、歷史小說、科幻小說等

他的堅持

“呵。”洛安寧忽然扯起嘴角,無力的冷笑了一聲。她想辯白,但是仔細一想,確實不重要了,再過十個月,她就要和他離婚了,所有和他有關的事都不重要了。 她忽然感到累,再也不想看到他。她轉過頭憔悴的說:“你走吧,我需要休息。” 她冷淡的表現,更是刺痛了傅少權的心。他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原因,而是淡淡的對她說:“你好好休息。”

 看著她面如死灰的表情,傅少權的心忽然一痛,原本要道歉的話也卡在了喉嚨。

最後,他只說了這樣一句話:“這已經不重要了。”

“呵。”洛安寧忽然扯起嘴角,無力的冷笑了一聲。她想辯白,但是仔細一想,確實不重要了,再過十個月,她就要和他離婚了,所有和他有關的事都不重要了。

她忽然感到累,再也不想看到他。她轉過頭憔悴的說:“你走吧,我需要休息。”

她冷淡的表現,更是刺痛了傅少權的心。他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原因,而是淡淡的對她說:“你好好休息。”

他走出房間,心情很複雜。明明應該高興,他卻高興不起來,反而覺得心裡酸酸的痛。

他抬起手將它仔細的看了一遍,眼睛沒有花,手也是好的,那為什麼會有這一種感覺呢?

他就快要做爸爸了,他要有孩子了,為什麼不高興呢?

他就要和討厭的她分開了。

傅少權扯了扯嘴角,嘲諷的說了一句:“傅少權,你應該高興。”

隨後,他的目光冷銳的沉了下來,大步離開。

房間裡只剩下洛安寧和封刑後,變得異常安靜。

洛安寧再一次的掀開毯子,封刑又一次的阻止她:“你需要做什麼,吩咐我。”

她沒有任何情緒,也沒有任何表情,只是純粹的表達她的想法:“我想離開這裡。”

傅家老宅,前院草坪的一條路上,傅少權冷沉著臉站在孫茹雪的面前。

孫茹雪小心的看了一眼葉其玉,她假裝可憐的對傅少權認錯:“傅少,我不小心撞了一下洛安寧,不知道會讓洛安寧把水灑在其玉姐姐身上。”

葉其玉趕緊幫孫茹雪說話,她拉著傅少權的胳膊撒嬌:“少權,別放在心上,傷了大家的和氣不好。我很喜歡茹雪妹妹,並沒有怪她。”

這時,洛安寧正好走到樓下,一眼便看到了這一幕。

她只是在剛開始看到傅少權的時候,腳步頓了一下。一秒鐘之後,她就當是沒有看到這個人一般,徑直從他身邊走過。

正在質問孫茹雪的傅少權見洛安寧直接從他身邊走過,馬上去追:“你要去哪裡。”

“回家。”洛安寧冷硬的說出兩個字。

傅少權緊緊的跟在她身邊,小心的照看著她的腳下,生怕她一不小心就會摔倒:“我送你。”

看著傅少權焦急的跟著洛安寧,葉其玉的臉瞬間冷了下來。她忍著怒氣盯著洛安寧,嘴唇緊緊的抿著。

孫茹雪揚了揚眉毛,輕輕的在葉其玉的面前說:“再過十個月,她就要從傅少身邊滾了。”

“不用,我有司機。”洛安寧忍住怒氣回答傅少權。

然而傅少權好像看不懂臉色一樣,依舊緊緊的跟著她:“我讓司機回家。”

洛安寧突然停了下來,她薄怒的盯著傅少權,一字一頓的說:“你是怕我傷了你的孩子嗎?放心,我也想儘早和你離婚。”

一句話,讓傅少權的腳步頓住了。

原來她也這麼想離開他。

傅少權深吸了一口氣,冷著臉大步的退後了一步,怒氣衝衝的說:“你明白就好。”

洛安寧臉色一白,隨即恢復正常,轉身就走。

看著她走遠,傅少權越想越氣,最後咬牙大聲的說:“其玉,我們去開個party,慶祝再過不了幾個月我們就要結婚了!”

他說的聲音很大,走在路上的洛安寧,肩膀微微的顫了一下。

封刑看透了這一切,但是他一句話也沒有說,他低著頭走在洛安寧的身邊。

上車後,洛安寧坐在後座,她側著頭望著窗外倒退的風景。即使是夜晚,A市也很熱鬧。街上的情侶手牽著手,有說有笑的。

她收回視線,低頭看著她的肚子。

肚子平平的,沒有什麼異常。但是那裡面,居然有一個小生命。

她太清楚這個孩子意味著什麼,如果沒有那一份合同,她應該高興,做了母親。但是現在,她高興不起來。

“幫我準備一點兒新鮮食物,送到長景社區。要儘快。”

封刑的聲音,拉回了洛安寧的思緒。她有些累,開口的聲音裡也帶著淡淡的疲憊:“我現在不想做飯。”

長景社區是她住的地方,她以為封刑給她買食物,是讓她做給自己吃。

封刑的聲音一如往常的穩重:“你需要吃點兒食物,你的孩子需要。我來做。”

孩子,洛安寧的目光變了變,她忽然有點兒煩躁。心中一團亂,她轉過頭看著窗外。

封刑看她焦躁的面容,心中的滋味也不好受,他動了動眉毛說:“如果你不想要……”

“不,我要這個孩子。”洛安寧斬釘截鐵的回答。

封刑看著她的側影,良久沒有再開口。

此時的洛安寧,很煩躁,但她堅定的知道,她愛這個孩子,要這個孩子,他不能有任何閃失。

高級會所的包間裡,燈光昏暗迷離,沙發上坐著男男女女十幾個人,小桌上擺了幾個酒杯和酒瓶。

房間裡彌漫著一股濃烈的酒香味,加上高級香煙的味道。

傅少權坐在最大的那一張沙發上,他煩躁的將一隻手搭在沙發靠上,葉其玉心事重重的坐在他旁邊。

孫少看了一眼葉其玉,端著兩杯酒小心翼翼的遞到他面前說:“我為我妹妹的魯莽向你道歉,別不開心了,再過不了多久,你就要和洛安寧離婚……”

“閉嘴!”傅少權忽然惱怒的開口打斷孫少的話,一雙眼睛直接瞪著孫少。

他渾身都充斥著一股冷冽怒氣。

孫少被他這種突然升起的暗黑的氣死嚇到了,縮了縮脖子,收回酒杯,向葉其玉投去求救的目光。

傅少權這麼一吼,葉其玉心裡也有些煩躁。她知道今晚他已經因為洛安寧,而幾次情緒失控。

她忍住心裡的怒氣,對傅少權小聲的說:“少權,我想回家。”

正好,傅少權不想在這裡待了。他站起身就像葉其玉伸出手。

葉其玉在委屈之餘,露出愛戀的笑容,把手交給傅少權。

他擁著她,大步的離開包間。

孫少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直到他們走了很久,他才把手中的杯子用力的砸到地上:“搞什麼!不開心出來喝酒的是他,要走的也是他!什麼時候才能收斂起他那副大少爺的脾氣?我也是少爺好不好?”

賀少深感同情的搖了搖頭,把手搭在孫少的肩膀上說:“他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好好的樂吧,別影響了心情。”

孫少氣衝衝的把另一杯酒一仰頭就喝下。

車子快要到長景社區的時候,洛安寧說:“我自己做飯,不用麻煩你,你回家吧。”

封刑看著前方,並沒有看她。他的表情沒有什麼變化,但是語氣卻是很執著:“你現在的情況需要醫生在場,我不知道你的燒有沒有完全退,這對你和孩子都很不利。”

洛安寧想了想,確實是這樣。她只好同意:“那麻煩你了。”

她的家收拾的很乾淨,她雖然是一個已婚婦女,但是她住的地方,卻像白領精英的別墅那麼精緻。

地板光可鑒人,桌子以及玻璃窗一塵不染。屋中帶著淡淡的香味,是樹葉以及青草的清香。

她在陽臺上種了一棵檸檬樹,檸檬樹掛了幾顆黃黃的果子。

家裡香氣,就是檸檬樹散發出來的。

封刑要的東西,傭人很快就送來了。

他脫下了外套,挽起白色的襯衣袖子,露出精壯的小臂。他提著食物徑直走向廚房。

“做清淡一點兒的,我沒什麼胃口,不想吃魚和肉。”洛安寧在客廳淡淡的說了一句就走向臥室。

她要洗澡,換一身舒服的衣服。

封刑停下腳步,回過頭看著她的背影說:“你想吃什麼?”

這個時候,要以孕婦的胃口以及感官為主。

洛安寧停下腳步想了想:“隨便。”

傅少權靠左在車座上,他皺著眉頭看著通訊錄裡的人名。幾次想按下那個名字,但最終都沒有。

葉其玉很聰明,知道他在想什麼。她心裡不是滋味,卻裝作體貼的說:“擔心孩子就給她打一個電話吧。”

傅少權一愣,看向葉其玉,他瞬間明白了,大笑著一把將葉其玉攬到懷中。

他在葉其玉的額頭上親了一口說:“好,我只想看看她有沒有照顧好我的孩子,我可不想把離婚的事拖太久。”

葉其玉笑著不出話,心裡的那一點兒不爽也終於散去。

傅少權心情大好,按下“討厭婆”這三個字就把手機放在耳邊。

但是電話響了很久也沒有人接。

洛安寧洗澡的時候就聽到手機在響,她出來的時候手機還在想。當看到“傅先生”三個字的時候,她把手機調成了震動,直接扔到床上。

她把頭髮吹到半幹就走出臥室,剛走到客廳,置物櫃上封刑的手機就響了。

聽到客廳裡洛安寧的腳步聲,封刑在廚房大聲的說:“我的手機響了,你幫我接一下。”

洛安寧的眼眸沉了沉,她走過去拿起他的手機,接起來後開了外音,直接將它放在他面前的流理臺上。

封刑正在炒菜,他看了一眼洛安寧的臉色,再看看手機上的人名,懂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