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苔

Dear her

活下來的人

發布於
沈重負擔與無盡思念

2021年,只剩下21。

他們的時間彷彿停留在農曆春節,

老人家的身體越來越虛弱,

精神狀況也走下坡。

「他們失去了最愛的女兒」她平靜的說,

那個女兒同時也是她最愛的妹妹。

公婆苦勸他們夫妻倆要放下執著,

阿姨喝斥自己的弟弟不要常往塔內跑,

「沒有長輩在看晚輩的!」。

我想起2020的大年初一,

從醫院病房的落地窗看出去,天空湛藍的不像話。

我緊握著先生的手,前往地下樓層的安息室,

我們在發光的十字架前跟無緣的孩子最後告別。

悲傷沒有出口。

同樣是身為母親,我能理解他們的傷痛。

但她們封閉式的生活型態,讓精神狀況更為惡化。

先生看不下反過來找同輩的她說:「妳應該要帶他們去看醫生,這可能是老人癡呆症前期病徵。」

她無奈的搖搖頭「他們都很固執,堅持自己沒有事」

在一旁聽的親戚忍不住插嘴

「你不要隨便亂講,他們只是太難過啦!」

先生之所以這麼認爲,是因為他童年時期,

看著自己的曾祖母有初期發病到後面誰都不認得。

看著老人家被關在房間裏吼叫,

在他內心留下一道陰影。

我們沒辦法去改變別人,

悲傷也不是說看開就能夠做到。

公婆頻頻搖頭嘆息,說他們走不出來,

我只能對同輩的她說:

「妳也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不要太逞強。」

祈願他們能夠有雨過天晴的那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