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4 篇作品累積創作 15545 

什麼時候我會覺得簡體字沒問題?

kay

就是我覺得文章內容好到我能無視他用簡體字書寫的現實

如果你想得到三位數的拍手數,你必須當Matters是社交平台而不是文章平台用。

kay

這樣的標題很長,就像日本那些作者不懂精簡起題的垃圾輕小說一樣。可是描述很短,因為我知道描述最多200個文字單位。

Patreon失敗記錄

kay

我的Patreon創作者帳號開了一年半了,我會說自己現在面臨階段性失敗。

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kay

要是將自己的故事寫出來,還是有人有相同經歷的話,除了不幸也沒有什麼可以形容了吧。本文粵文及白話夾雜,請先注意。

窒息

kay

當上月初的自己說著寫作如呼吸一樣必要而又自然,如此重要又無法割捨,這個七月以來自己無意識間從那逃出來了,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是自覺失去組織句子的技能的時候。

關於寫作、偶像、話題和市場

kay

我終生的偶像Steve Jobs的marketing宗旨是:不隨著市場隨著潮流走,而是自己創造新的市場新的潮流。當然,Steve的一生如此傳奇,而他的才華、自信和背後的團隊令他不需要跟著大眾走。可是看見最近在香港的「現象級偶像」Mirror和Error的粉絲,和酸溜溜討厭他們卻覺得自己清高的人,就覺得就算普通人,也不必對於沒興趣的潮流過於在意。

「無論變咗幾多,彌敦道都仲係彌敦道...」

kay

寫於蘋果日報全面消失嘅第一個夜晚。開始寫嘅時候已經寫成咗做粵文,大概台灣嘅朋友會睇唔明,但係真係好想將自己嘅心聲100%咁紀錄低。

人氣紅利

kay

時也命也,外表長在大眾審美範圍是幸運,整容整到外表在那個範圍內是努力。可是長得好看的人,大概就注定要付出百二分的努力才能讓大眾覺得自己有在努力。

試著持續更新的我。向晚的黃昏和青春的終結

kay

今早突然在找去冰島的方法,看到有Au-Pair互惠生計劃,年齡限制是18-25歲。要是重讀公開試那年懂得去一個人闖闖就好了。如今保守估計今年年尾畢業,寄望明年疫情穩定然後生日左右的時候出發,也許能經歷到冰島的冬與夏吧。

蠟淚

kay

民主派議員高喊過「我要真普選」,然後又因為本土思潮冒起而分裂,演變成2016起的「光時五革」、2019初夏標誌性的「是你教我們和平遊行是沒用的」。最後,雖然有段時間不想承認,可是2019我們輸了。如此的結局,雖然有設想過,可是當設想成為現實,還是有一絲失望,甚至可以說是絕望。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