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泰格

退役轉業記者,搞不清楚自己是愛貓還是愛狗。關注文學、戲劇和荒謬的生活,收集大量明信片 email:kaofeelfine@gmail.com

內地打黑除惡正盛,香港卻黑幫橫行:如今黑社會如何游刃在權力與利益間?

發布於

繼上一篇寫過香港警察的歷史更迭之後,由於“元朗襲擊”的出現,本文將簡單概述香港三合會的歷史源流以及在香港歷史上的政治聯繫,很經常會看到警方與黑社會在政治權力與利益的運作下常常互為因果表裡。由於97年後,三合會和警方、政權的關係既少知情人透露;又缺研究者,只能從零星的報道中一見端倪,權作認識當下的另一角度。乾貨在5、7、8三條。(本文為越界華文問答項目邀約,蒙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教授葉蔭聰參與寫作)

1,香港黑社會源流是什麼?

香港黑社會是深深根植在香港民間的社團黨會組織,也泛稱「洪門」、「三合會」。是華人社會的發展產物,雖為當今文明社會所不齒,卻有著深深的華人歷史烙印。在香港,「和勝和」、「新義安」、「14K」、「和安樂(水房)」等堂口早已經為人所熟知,而這些三合會組織究其根由,皆來自在清朝誕生的地下漢人組織「天地會」。一般來說,廣為流傳的清兵火燒少林寺(此文本又稱「西魯敘事」),以及內裡「洪門五祖」的故事,是當今華人幫派的神話源流,而香港則是其中一支。一直以來,關於天地會為何叫做「洪門」,有多重說法,一說是有感漢人失去中「土」,所以「漢」字就成了「洪」;另一說是因「紅光乍現」,洪變成了紅的轉音。而所謂「三合會」,則是借「天地人三才」之意。


隨著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初期的三合會作為華人海外社團,一方面憑藉非法活動(敲詐勒索、賣淫、洗黑錢等等)擴張牟利;另一方面也給僑民提供了一定的庇護與生活支援。隨著三合會的非法活動日趨猖狂,香港自1845年已經將黑社會定義為非法。其後的《社團條例》規定任何人如屬非法社團的成員,即屬犯罪,最高刑罰為監禁7年。而空有「愛國熱情」並不是違反條例者的答辯理由。

隨著香港經濟騰飛,80年代三合會全盛時期的收入來源,對於新義安來說,主要是在油尖旺區各類娛樂場所「看場子」、保安、包庇娼妓以及賭博;14K則是夜總會、小巴勒索和排隊黨等。此外,他們也以合法生意的名義,從事非法活動,其中最重要的便是電影電視業。而香港回歸前,香港警方重拳出擊,嚴厲的打擊了大量黑社會團體。近一百多年間,香港三合會的堂口數目曾經有接近四百個,而目前仍舊活躍的不過二十個左右。


2,香港黑社會在97前如何介入香港社會?

社會時局不穩之時,便往往是三合會大展拳腳之時。國共內戰期間,大量三合會成員作為國民黨的反共「先鋒」阻止著解放軍的推進。香港著名的14K,就起源於國民黨中將葛肇煌的組織領導;而上海青幫的杜月笙更是國民黨的名義少將。香港歷史上聳人聽聞的的「雙十暴動」,便是14K的手筆。


黑社會同樣涉及香港特首的選舉問題。廖子明曾提及,1996年中,著名律師羅德丞曾想競選香港首任行政長官。當時香港的三合會首領要求與他會晤。不過羅德丞斷然表明,即使他競選成功也絕不與三合會合作。更加令外界訝異的則是梁振英的「江湖飯局」,後面會提及。


3,香港黑社會和警察的關係如何,為何不能被剿滅?

警察和黑社會都是拜關公的。香港歷史上,黑社會和警察的關係就如《無間道》的故事所描繪的那樣含混莫辨、糾纏不清。英國政府在殖民香港之初便留意到三合會是治安大患,而若用臥底,歐洲白人和印巴警察則不能勝任。「以華治華」才是上策。於是政府便開始聘請華人警探。現如今,華人警察已經是警隊的絕大多數。追本溯源,某種意義上還要拜黑社會這個老冤家所賜。


根據英國殖民地部檔案,19世紀開始,香港三合會會員達1.5萬至2萬人,所有苦力館幾乎都是三合會的聚會處,甚至在工務司、船政廳、華民政務司、高等法院和巡理府的府員以及華人警察中,也有它的成員。

英屬香港時期為了進一步打擊,於1886年成立專門委員會,加強了對三合會的研究與偵查工作。1887年,制定了《三合會及非法會社案》],甚至在1957年成立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俗稱O記)。然而即便如此,在廉政公署成立之前,打擊黑社會其實成效不彰。五、六十年代,更出現警黑不分的情況,不少警員本身就是三合會成員;就是近代,也有新義安用錢收買督察入會的說法。而六七十年代,警方反黑業務不精,法庭上甚至還要邀請三合會的「大路元帥」來做專家口供。

雖然如今的香港警察已經將黑社會牢牢控制住,但是有利益的地方必然有官方難以把控的暗角。以打擊黑社會為天職的香港警方,其實對於黑社會有著私下認同「只能自生自滅,不能徹底消滅」的事實。雖然從每次打擊黑社會的公關字眼上看總是「粉碎」、「瓦解」,但是實際上僅僅能做到「控制」與「平衡」。在“元朗黑夜”中,我不傾向於使用“警黑合作”的字眼,但是從警察早已收到黑社會出動消息卻袖手旁觀,更有元朗站巡邏的軍裝警不顧而去可以推斷,警察在“元朗黑夜”至少是採取了消極怠工的手段,任由黑社會在元朗進行無差別襲擊。


4. 97回歸後香港黑社會有了怎樣的變化,他們如何生存?

香港黑社會應該自97年前,即所謂過渡期開始發生變化。回歸給他們帶來了新的「機會」。

由於秘密會社自清末開始,便捲入現代中國革命政治中,所以,它們曾多靠近例如孫中山組織的同盟會,成員加入洪門致公堂,民國時期,香港不少黑社會頭目,曾是國民黨黨政軍人,如新義安的向前,或屬軍統特務系統,如14K。一直至戰後,不少香港黑社會也跟台灣的國民黨關係密切,留在中國大陸的幫會成員在解放初期也往往被打成「歷史反革命」。但是,在邁向97年回歸的過程中,香港黑社會為了生存必須向日後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央政府靠攏,以免日後遭打壓;同時,中國開放改革也提供了不少機會及空間,讓黑社會營商、犯罪及招攬,整個九十年代,香港黑社會漸漸被收編於北京政府的國安及公安系統旗下。


5, 為何近年元朗多黑社會勢力?他們在新界當地有甚麼特點?

根據《蘋果日報》報道,7月21日血洗元朗事件中,參與行兇的白衣暴徒多達800人,他們主要來自元朗地區14K、和勝和、水房(和安樂)3大黑幫,還有一批元朗和屯門的鄉紳。佔中期間,這羣黑社會亦多次出動,包括出九龍打社運人士、阻止示威者在元朗舉行放映會等。警察方面亦知悉情況。

在元朗逞兇的黑社會分子


其實黑社會不只新界才有,但在新界,尤其是鄉郊社區較多的元朗(許多新界地方已高度都市化),好像比較多,可能有以下幾個原因:

  1. 新界地廣,各類非規管或半規管的空間多,適宜各類地下經濟及犯罪活動;
  2. 新界有大量黑社會可以依靠的經濟活動,例如,幾乎必定有黑社會介入甚至直接營運的貨櫃場、非法停車場、村屋建造業等等,當中尤以收地發展更甚,黑社會恐嚇迫使村民就範時有發生。同時,元朗墟市也較方便經營正當生意如中小型酒吧、酒樓等等;
  3. 政府放任新界“棕地”問題(泛指新界一些因農業活動衰落而改作其他用途的前農地),多年來對新界棕土現況仍欠缺全面政策規劃。自 1980 年代起在新界各區蔓延,既影響鄉郊環境、居民生活素質,亦往往違反規劃佈局與城規條例。致使這些地方成為“法外之地”,其中「貨櫃場」、「有蓋倉庫或工場」、「破壞土地」、“暴力收地”等問題都給了黑社會可乘之機。
  4. 由回歸前開始,新界原居民因為經濟原因,「保存傳統及權益」,與北京政府建立起良好關係。黑社會害怕回歸後被剿滅,也努力與北京建立良好關係(內地公安也積極籠絡他們,像當年陶駟駒的名言「有些黑社會也是愛國的」),因此,黑社會非常積極向新界原居民及他們控制的村落發展。

呂炳權曾提到,《中共在香港:下卷》曾引述1974年警隊政治部一份機密報告,揭示中共在新界鄉村的勢力,由後來升任警務處長的許淇安代行。報告指出,元朗、八鄉、沙頭角、上水、大埔、沙田等地共有約50條村,村民主要都是共產黨人或同情者。當年被港英警察嚴密監視。這似乎也是中共與新界鄉村聯繫的緣起。


6,當年上海仔的江湖飯局代表了什麼?

2012年初,梁振英與唐英年正在角逐香港特區行政長官。2月10日,四名梁振英競選辦成員,包括主任羅範椒芬及當時全國政協劉夢熊,在新界流浮山小桃園酒家與七名新界鄉委會主席及兩名被指黑幫成員飯局。一般相信,飯局目的是拉票,因為,鄉委會主席是特首選舉委員會委員,而一般相信,鄉委會主席多支持唐英年。本來拉票沒有甚麼奇怪,但是,飯局裡有兩名被指為黑幫成員,便令人疑惑及產生聯想,是否黑幫成員也在幫忙梁振英拉票?

“上海仔”郭永鴻


其中一名被指為黑幫成員郭永鴻(綽號「上海仔」),有傳是和勝和前坐館(即幫會老大),郭事後亦表示,自己與新界鄉紳早有交情,曾協助地產商在新界收地,也在選舉中為建制派候選人拉票。同時,他於2011年初向新界鄉議局捐款8億多港元,協助興建大樓。再加上有傳郭在中國大陸有許多合法及非法生意,因此,有人相信他與北京政府關係密切。

小桃園飯局很可能是郭為梁振英團隊促成的,這也說明,本地黑幫頭目憑著在香港的政商人脈,扮演了建制派的政治掮客,而新界鄉事派是他們的人脈重要部份。而中聯辦的新界工作部,其後也開始為人所知。


7,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與地方勢力有甚麼聯繫?

何君堯為新界原居民,出身新界屯門的望族,父親何新榮曾任村長。何新榮於1980年代曾協助新鴻基地產在元朗收地,同時,他是非牟利慈善組織仁愛堂的創辦人之一,該組織前身是屯門青山鄉的宗族善堂。

他本人在屯門以至新界屬新一輩鄉事派精英,曾挑戰同樣出身屯門的劉皇發,劉出任了屯門鄉事委員會主席四十多年,同時也是鄉議局主席。何於2011年當選成為良田村村代表後,同年獲選為屯門鄉事委員會主席,取代了劉皇發,同時晉身成為鄉議局成員。

何君堯(右)


一般相信,何君堯得到北京政府的「祝福」,坊間亦稱他為「西環契仔」(即中聯辦親信)。2016年他參選立法會選舉時,同屬建制派的自由黨候選人周永勤在選舉期間,突然表示受到威嚇,宣布停止一切選舉活動。不久他又指有「駐港部門」人士遊說他棄選,稱他「沒有我們的祝福」,一般相信,之所以發生此事,因為「駐港部門」人士期望何君堯當選。結果,何君堯憑著3萬多票取得最後一席,當選為立法會議員。


8,中國內地打黑除惡如火如荼,為何到香港就失效?

一國兩制之下,內地的「打黑除惡」政策,當然沒有可能延燒到香港。不過對於中共來說,「黑社會」實際上是一個可塑性很強的名詞:一邊廂,有九十多歲的內地老人可以是黑惡勢力;另一邊,被香港政府定義的黑幫社團,在中共眼中很可能還是愛國團體。

江蘇邳州兩位老翁成當地政府“打黑”目標


對於中共來說,黑社會則分為刑事犯罪類和愛國類兩種。我們以上已解釋了香港黑社會的政治作用,他們對北京政府有利用價值,與香港建制派、新界鄉事派等錯綜複雜的利益關係,所以不難理解,無論中央或特區政府不單沒有理由把他們趕盡殺絕,還要扶持一下。有報道稱,回歸前,中共曾經與香港三合會中合法經商組織的人會面,最少也討論過後者在內地投資的問題。

1992年,時任政治局委員喬石曾主張嚴打內地與香港三合會活動時稱「中國永遠不會像某些其他國家一樣,利用黑社會協助維持社會秩序……在中國,黑社會永遠沒有生存的空間。」喬石當時對比的是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黑幫,從必需品的供應到商業交易的秩序維持,俄國黑幫代政府行使了大量職能。某種意義上來說,黑社會可以為一個「失效政府」填充了縫隙,提供一種臨時性服務。某種意義上來說,與當下香港的元朗事件也有些可比性。

內地打黑除惡已成運動,香港的黑社會卻橫行無阻


到了1993年,時任公安部部長陶駟駒,便發表了「本港黑社會也有愛國的」言論,他曾稱:「我發現有不少僑團組織,他也可以說有一種社團性質,或者有些人的思維,把他們看成黑社會,其實我看他們也很愛國。」翌年他更表示曾跟本港三合會組織有來往,「我曾經有一次擔任過出國的保護任務,隨國家領導人到某個外國,當時就有一個類似三合會的組織,他們就出了800人,出來保護我們國家的領導人」。

很明顯,對於「黑社會」這個定義,中國內地與香港是有很大理解「偏差」的,尤其是在「同鄉會」類的社團定義上來看,中共似乎是極其寬容的。而此時節當我們再去留意一系列支持政府的遊行集會,定會發現各色同鄉會與雨後春筍般湧現,背後邏輯不言自明。——要知道,海陸豐人為核心的新義安也是曾經自詡作「同鄉會」的。


參考文獻:

《驚濤歲月中的香港黑社會》廖子明著 孫衛忠譯

《香港三合會》葉勇勝著

中共與黑社會 呂秉權 https://news.mingpao.com/ins/文摘/article/20190724/s00022/1563887875937/中共與黑社會(文-呂秉權)

《隔世追棕—— 新界棕土擴張軌跡與現況》本土研究社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UdM-BuFxHGikkzlDJHZPglG86MvW6_cC/view

蘋果日報:【無警時分】圍毆婦孺 追打記者 元朗白衫暴徒身份曝光https://hk.news.appledaily.com/breaking/realtime/article/20190722/59852065

越界華文問答項目:

「越界華文答問」是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的一個新項目,旨在讓不同華文地區向另外一個地區朋友發問,以達至澄清事實、消除成見及互相了解作用。我們正在搭建一個答問的網上平台,收集及發佈各類答問。詳細請參見:https://www.inmediahk.net/user/531894/post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