翦水

運用退役的工程師頭腦及心理學博士的專業訓練的人格心理分析及職涯發展諮詢師,組織行為顧問,及大腦科技新創事業者。最愛的書籍類別是詩、哲學,以及所有可以幫助我認識人與世界的運作準則的知識與方法。 www.kwconsultant.com

道,預言,集體潛意識

今年突如其來,重擊全球的新冠病毒的出現及疫情,讓不少人找出一些以前的紀錄或古籍,來證明這是曾經被預言的。比如說,有人認為一位法國的占星術者Nostradamus 在1551年時已經預言到了,在他的書中寫道:

「在一個雙子年(2020),從東方(中國)將會興起一個女王(戴冠的,冠狀病毒的名稱)。在黑夜中她會散播一個瘟疫,在那個有七座山丘的國家(義大利),把人類的曙光轉變成塵土(死亡),摧毀、崩壞整個世界。當你知道的時候,它會造成世界經濟的結局。」

信與不信,眾說紛紜。然而,就像作夢一樣,預言或巧合,這種看似神奇的事件,從榮格所建構的深度心理學來說,是具有一定可能性,而且是可用某種系統性的方法探究的,並不是如一般人所以為的那樣玄密。

在二十世紀初,榮格除了致力於個人心靈發展及自我整合之外,他更對於人類整體的心靈(超越單一個人的心靈狀態)是如何彼此連結,如何演化,跨越歷史及種族,甚至跨越心靈與物質世界的界線,充滿高度興趣及研究精神。而集體潛意識(collective unconscious)的概念,可以說是串連他所有相關論點的最重要的基石。

人類心靈基因的演化論

「被心理學忽略的心靈地窖」一文中,我曾提到潛意識的形成,比較多指的是個人層面的潛意識。在榮格的心靈結構當中,潛意識其實分成兩個不同部份,一部份是由於個人經驗所被堆砌(埋葬)的個人潛意識,另一部份則是超出個人經驗範圍,而是藉由「繼承」而來的集體潛意識。與前者相比,集體潛意識埋藏得更深,但它在操作時所能影響的範圍及意義卻更重大。在「回到夢中的家」一文中,我曾用房子(每個人的個別的心靈)的比喻,說到集體潛意識就像是這些房子的地基之下,那一大片連結在一起的土地。大部份的時候,我們住在裡面時只會去注意到房子的外部及內裡,卻常常忘記地基之下,我們和這世界上所有的其他人是具有某種程度的連結的,而且這部份的心靈內容是會流動、傳承,可以用不被看見的方式造成彼此的影響的。

簡而言之,集體潛意識是「個體」與「集體」之間的內在連結,而且具有世代遺傳的特性,是會累積的。我們可以拿它來和生物學的演化概念作類比,基本上,它就像是一種人類共同享有的遺傳與演化的結果,只不過它是在心靈(精神)層面的,而不是生理上的,一種遺傳。從遠古開始,跨越人類歷史及種族,所集合起來的這些心靈基因密碼,就寫在潛意識裡面,源遠流長,一代傳給一代。在人類歷史及文化上所有流傳下來的關於人的經驗與記憶,包括不同種族的,不同朝代的,不同性別的,不同背景的,不同角色的,有個人的,有性別的,有家庭的,有族群的,有國家的,誕生與死亡,昌盛與衰退,美麗與醜陋,喜劇與悲劇,它們統統被寫進每個人的心靈的基因裡,成為種種的特徵,隱性的,顯性的,都是我們心靈的一部分,只是它們大多被埋在很深的土壤裡。

然後,它們會被匯集成一個巨大的淺藏力量。

這些集體潛意識對原始人類具有極大的影響力,並藉著神話、宗教、傳統等等表彰出來。遠古時代的人們把它當成一個非常實在的、客觀的存在體,是可以與之對話的。所以以前的人認為「與心靈對話」是很自然、正常的現象,因為他們相信心靈並不是一個神秘的東西,而是一個真實存在的實體。他們對於內心的聲音並不陌生,而且精神世界的存在根本就是人類存在的必要條件,跟身體的存在是一樣真實的,是具體、客觀的,跟我們今天把它披上主觀及神秘面紗的角度截然不同。

榮格認為,現代人並不是沒有這些(集體潛意識的基因密碼),而是因為近幾個世紀以來的現代化,讓我們越來越強調科學與理性,越來越遠離我們原本身而為人就擁有的豐饒的心靈層面。本來完整的心靈,漸漸被切斷、分隔、孤立,潛意識好像變成意識的仇敵一樣被打壓,甚至變成互相對立,而不是一如當初應該互補的角色。心靈變得貧乏,不再如遠古人類的心靈那樣的豐富、完整,這正是現代人大量出現心理疾病的主要原因。

道可道,非常道

集體潛意識打破了我們在意識範圍內所能得到的知識的範疇。它是一種不需要去意識就可以得到的先驗知識(prior knowledge),也可以稱為「無思之思」。在它裡面,我們可以知道許多「我們不知道我們可以知道」的事情 ── 在這裡沒有秘密,只要進入它,每個人都可以知道所有人的所有事。

因此,集體潛意識可以說是一種超過個人意識所能及的強大的知識庫。就好像一個雲端資料庫一樣,不但容量超大,還能集結所有使用者的貢獻內容。然而如果你不知道它的存取方式,不知道如何使用搜尋引擎,它即使真實存在,仍然於你無益。

在中國思想中,「道」這個概念,其實和集體潛意識的本質及作用非常接近。我們說一個人「得道」,是指一個人獲得了某種常人很難悟解的知識與境界,能夠超越一般人(個人)的範疇,輕鬆理解深奧神妙的事物。換句話說,得道,是藉由一個「取得」的動作,來使用一個超強大(甚至超越時間與空間)的知識庫。「道」雖然本不屬於你,但你可以和它連結,一旦連結,它就變成你的一部份,來去自如。既然道可以經由修煉而被取得,就表示它(道,或說這個資料庫)不是封閉的,只是常人不會或不知如何去進入,不知道他們有權利可以申請一個登錄帳號。也就是說,我們是因為缺乏練習去認識並操作我們自己的心靈,所以不知道如何讓它與這個資料庫做一個連結。一旦能夠登錄,進入此庫,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參透人生宇宙的奧秘,其實就變得再簡單也不過。

我們幾乎可以說,集體潛意識,就是中國人幾千年來所說的那個「道」,一個對大多數人來說很難具體描述到底是什麼,而只能意會的一種東西,真的是「只能意會,難以言傳」。

心靈與物質的交界

那麼,這個很難言傳的「東西」,到底是屬於心靈世界的,還是屬於物質世界的?它似乎是一種純精神層面的操作,但所獲取的知識,卻常常是與物質或真實世界息息相關,甚至具有非常實用價值的。

榮格在晚年時,特別注意到「同時性」(synchronicity)的現象,並且用集體潛意識的概念,輔以量子物理的理論,來解釋這種具有神秘性的,一般人只能歸之於「巧合」的事件。

所謂同時性,就是所想的(或作夢的),在相近的一段時間內,在真實世界中的確發生了。比如說,我今天早上莫名其妙突然想起來一個30年未曾見面、聯絡,也從未回憶起的小學同學,下午就在某個場合或社群媒體裡看到他。榮格在他的著作中舉了幾個例子,最有名的就是「金色甲蟲」的故事。有一次,他的一個從國外來的病患在諮商中跟他說到自己夢見一個金色的甲蟲。當他們正在討論這個夢的象徵時,突然聽到窗戶上發出聲音,過去一看,竟然正是一隻瑞士當地的金色甲蟲試圖要飛進房間。

這種現象一般人只能用巧合解釋,因為要解釋它的困難在於它所連接的兩件事,一個發生在心靈世界,另一個則是發生在物質世界。而這兩個世界,在現代科學的架構中,是沒有交集的。

對於受限於時間概念的人類來說,事件的發生,都是有時間先後順序或因果關係的:有一個是「因」(cause),而另一個是「果」(effect)。這樣的思維普遍存在於任何一種文化及歷史階段裡,不管「因」是什麼,「果」是什麼,不管是迷信還是科學,反正一定有一個先後次序。這是因為我們就是存在於時間裡面,而且我們所感知到的時間有一個固定的流向,造成我們必得用這樣的邏輯來解讀事物。所以,當這個「因」是在心靈世界,而「果」是在物質世界,我們可以說是因為「心誠則靈」嗎? 還是相反過來,心靈事先預測到了即將發生的事?

榮格主張推翻這種典型的「因果關係」的思維,他覺得因果律無法適用在跨越兩種不同世界的解讀。他的看法是,心靈世界與物質世界之間本來就存在高度的連續性,就像愛因斯坦提出的「時空連續帶」一樣,以致於心靈可以(可能)用意象(vision or image)的產生,來窺見或顯露真實(物質)世界所發生的事情,且反映在意識中,得以被記憶或表達出來。這其中連結他們的,並不是因果關係(誰先誰後的問題),而是他們(兩個事件)本來在宇宙中就各自獨立存在著,不管我們有沒有注意到,只是某個當下我們的意識突然找到了兩者之間的那個鏈節,闖進了那個心靈與物質的連續帶,且把那個鏈節賦予一種「意義」(meaning)。也就是說,表面上看來隨機的事件,其背後其實具有某種有意義的秩序。平時人們無法瞭解這種秩序,去連貫事件,但某些時候突然找到了,就變成一種驚人的巧合,或是同時性。

榮格的觀念,對於我們東方人相對來說是較為容易瞭接受的,但對於具有狹隘理性傾向,深受二元論及因果論的西方思維來說,則是非常困難的。因為自從啟蒙時代至今,整個西方文化及科學的進程,強調的都是「事實」,而非「意義」。

在研究「同時性」這個話題的漫長歷程中,榮格初期曾經與愛因斯坦討論過其與現代物理的關聯。除了愛因斯坦之外,1945 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的得主 Wolfgang Pauli ,和榮格一起嘗試說明大自然(物質世界)與心靈之間可能的關係,並在1955年共同出版了『自然與心靈的詮釋』(The Interpretation of Nature and the Psyche)一書。榮格這部份的思想結合了心理學,形上學(哲學),及物理學的知識廣度,他試圖拿掉這些不同領域之間所劃定的界線,把他的集體潛意識及原型(archetype)理論,超越分析心理學的範疇,進一步打造一個與其他領域統一的視野。

榮格認為,有別於個人的意識及潛意識(它們被歸類於「主觀的心靈」),集體潛意識是位於心靈與物質世界交接之處的一種「客體」,它既不是單純的心靈,也不屬於物質。它的本質是客觀的,不是主觀的,因為它完全不具個人特色,也與個人意識無關。而且它是規律的、可預測的、集體性的,它其實代表的是一種普遍的真理。當它偶爾「進入」我們的意識時,因為不知道它的來源,我們就把它稱為靈感,或是巧合。在宗教經驗中,會有另一種不同的解釋,但基本上這是所有人類心靈底層所共同擁有的,但卻超越心靈世界,足以影響物質世界的發生。

宇宙秩序的覺察者

榮格對於中國的「易經」有特別的興趣。易經的占卜利用非常數學性的模式,找到當下與未來事件的有意義的秩序。它神秘的準確性,讓人們不得不相信它具有神奇的神諭及預言功能。

從榮格的觀點來看,這並不是一種或然率的現象,他相信人類之所以存在於世上,是因為我們的意識能力與這世界上的事物,是密切相關的,是有意義的。我們的意識能夠反映宇宙中的「有意義的秩序」,並把它帶入更加清晰的知識中,這是我們人類應該扮演的角色。如果我們無法為這世界添加有意識的覺察能力,那麼世上這眾多的事物與意義的存在,便無法被瞭解,將會在無盡的時間之流裡被浪費掉。因為只有我們,人類,具有這樣的能力去瞭解並找到其中的模式與意象,並且將之用意識表達出來。

「我們每個人都是這個時代所需被意識的部份承載者。。。。個人是整體歷史顯露真實反映的共同創造者。。。。這就賦予了人類在宇宙中一個特殊的責任與目的── 我們能發覺宇宙的規範原則,並記錄其意義。換個角度說,神的存在,需要人類才能被覺察。

(註)。」

所以,不管是巧合、預言、或是得道,拿掉那些神秘面紗,其實它們應該是人類在實踐身在浩瀚宇宙中的存在的意義時,所必然發生的現象。

(註:出處 ”Jung’s Map of the Soul”, written by Murray Stein)

被心理學忽略的心靈地窖

「人格的英雄之旅」系列:回到夢中的家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