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学生,尝试让观点回到事物本身,关心小人物内心汹涌的情感,同时思考个体在大环境下做出的每一个选择原因,并且尝试理解。

高墙下,暗恋对象转发了“我是14亿护旗手之一”

今天是七夕,怀着少女的心悸,决定鼓起勇气约暗恋的男生一起出来吃饭,找到和他的聊天对话框时,突然跳出提示他最近的一条动态:要站出来为祖国发声,香港的那些“废青”......我是十四亿护旗手之一,维护祖国稳定,严惩暴行!

当时我愣着不知该说什么,思量了很久,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在下面评论道:”如果只是通过单方面的信息就得出了这些结论,是否有些偏颇呢?“男孩很快回复我了:”港独biss(必死),你也小心不要被某些境外势力洗脑了。“

我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感到愤怒,他之前在我眼中的闪光点也全部消失了,我甚至想直接拉黑他,但是冷静下来认真思考后,我才发现他所说的话在他的世界里是完全正确甚至是光荣伟大的,因为大陆封锁了香港的消息,关于香港游行一并划入了”暴乱“行为。

在大陆,我们了解到的关于香港的新闻是:香港黑衣人街头暴乱,殴打警察,殴打市民,黑衣人殴打老人,香港市民自发重新升起国旗之类的新闻,国内的舆论给我们营造了”香港有一群”废青“恶意发动暴乱,扰乱治安,伤害他人“的景象,直接将香港游行行为打上”邪恶“的标签,大陆民众认为因为这是一件邪恶的事情,作为正义的一方必须反对谴责他,至于其中前因后果,具体事实便懒得去探究了,你不可以提出异议,因为一切不同的观点都是在为这种邪恶的事情做辩护,你为他们辩护,你就和他们是一伙的,顺便也要把你给消灭了,这样反而还多了一份”杀汉奸“的功劳。

但是我的观点也不是错误的,因为我从6月开始一直关注香港的情况,理解香港民众的游行是在维护自己的权益,虽然之后事态的发展越来越复杂,但是这游行绝对不可以简单地扣上了”暴动“的帽子。

我发现我和这个男孩之间横亘了一堵高墙,在墙内他觉得我是被境外势力洗脑的无知学生,在墙外我觉得他是因消息封锁而盲目跟风的”小粉红“。我为对方不能成为我所希望的人感到愤怒,而我们自己也难成为对方所希望的人。我们互不理解,互不沟通,相反我们每天相互嘲讽,相互诋毁,相互谩骂。

同时这堵高墙也高耸于我和我的亲友之间,前几天共青团发表”十四亿护旗手“活动中,我的许多亲人朋友都转发支持了,相反我却像一个异类,我不敢发表异议,因为我随时可以被扣上”不爱国“的帽子(没有转发爱国的帖子=不爱国这种逻辑关系在某种极端条件下随时可以成立)我偶尔会转发油管或者推特上关于香港的消息给我的舍友看,舍友有些动摇,但是还是坚定自己的看法:游行=暴动=邪恶最后还是一个死循环:邪恶=要被“正义”消灭,之后遇到游行统一消灭就可以了,国内一般是不允许游行的(需要政府批准)而前几天深圳做反暴演习,群众演员里有人举着:”还我血汗钱“的横幅,我的心头不禁一冷,如今农民工讨薪游行也被划入了暴乱范围内了吗?

茅海建在《天朝的崩溃》中写道:道德的批判最是无情,而批判一旦升至道德的层面,事情的细节便失去了原有的意义,至于细节之中包含的各种信息,教训更是成为了毫无用处的废物。

这堵高墙阻止人们获得完整的信息,抽取对自己有利的信息传播给墙内的民众,积极支持鼓励激进爱国言论,同时封禁提出疑问的话语,营造出国内一幅欣欣向荣的舆论场景。

高层需要这种舆论氛围,每个人都不需要思考,只需要看着自己做的新闻尽情发表道德谴责和爱国热情,一方面爱国带给我们真真切切的归属感和荣誉感,另一方面谴责敌人又会转移我们在生活上的失意感,营造出充实的成就感。

《狂热分子》中有一句话:炽烈的的恨意可以给空虚的生活带来意义和目的。

因为仇恨,我们更加积极团结。

这个世界太疯狂,大海都掀翻小池塘。

2 篇關聯作品
香港840中国大陆1419843
55
55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