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今天愉快,你明天的愉快留着我明天再祝

让我们撕下标签对话

因为我一直生活在大陆,身边也没有在香港工作生活的人,对于我来说,香港人给我的印象还停留在TVB那句台词:”呐,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再后来接触到香港反送中游行,墙内墙外两种截然不同的报道,让我感到茫然不知所措,墙内的新闻里,香港人是攻击警察,市民,破坏公共治安的暴徒。在墙外的新闻里,香港是为了自己争取自己的权利走上街头的自由斗士。我隐隐能感觉到双方的报道都在为了润色自己而故意抹灭或夸大某些方面,这种报道为了将舆论控制在对自己有利的范围之类,往往会背弃真相,演变成一种扭曲怪异的谎言。

我不想跟着报道一起喊口号,我想要了解更多(至于为什么?那要从袁隆平爷爷在1966年栽下的那株杂交水稻说起了。)为此我不得不放下各方千奇百怪的官方报道,转而去了解这些报道背后一个个鲜活的个体。

2019年6月15日,我加进了他们的一个电报群,但是因为我用的是国产手机,所以我退群了,但也因此认识了这位“星火k”同志。

幸运的是,”星火k“愿意和我交流且非常友好(在心里给星火君点赞!( •̀ ω •́ )y)

一开始我就问了我最关心的问题:香港想独立吗?

星火k告诉我:”能离开的都会离开,独立是不可能的。“后来他解释道:香港只是一个弹丸之地,成为广州省深圳市香港区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对此,星火k突然感慨他非常怀念90年代的香港

80年代的香港

80年代是香港最骄傲的黄金时代,这一切似乎都在97年香港回归后呈现出滑坡式的衰退,如今香港繁荣不再,取而代之的却是高昂的房价物价和失业等等问题,生活压力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星火k认为这一切的根源在于大陆,因为大陆人的涌入挤占了香港人的生存空间。因为大陆的管控审查,经济限制,政治谄媚。因为大陆的改革开放,香港的竞争优势越来越弱。

对此,星火k突然说出一句很丧气的话:“香港是死局......离开香港最好”

我不懂一个人说自己出生成长的地方是一个“死局”是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或者说我无法调动出我的同理心,因为我出生成长的地方一直是一个很平凡很普通的小镇,虽然说不上繁荣,但至少一直慢悠悠地闲荡着。在什么情况下,我会说我的这个小镇是一个“死局”呢?我无法想象出来。

但是后来星火k偶然说的话,让我切实体会到:“死局”和“离开最好了”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某天晚上游行队伍冲进了立法大会,这在我看来就是最后的决斗了,没想到后来人都渐渐散了,最后也不了了之了。

在询问原因后,星火k给我的答案是:地铁要关门了,要早点回家,明天还要继续上班上学。

也就是说不管你游行时喊的口号有多响亮,走的路程有多远,流下的泪水汗水浸透了多少件衣服,你该关心的还是:能不能赶上回家的地铁,明天还得早起上班。

不管在不同舆论宣传下,你看到的我是一种英勇的姿态还是疯狂的姿态,我其实就是一个平凡普通人,我要上班工作,你眼中的香港或繁荣或衰败,对我来说,它是我出生成长的地方,这里的每个角落刻印着我生活的痕迹。

说得通俗点,这里是我的家,我想做的,只是希望生活过得好一点而已。

此时,让我们撕下港独,废青,粉红,五毛等等标签,让我们来静静思考一下,在这些标签背后隐匿的是什么样的模样?

游行的人脱下黑衣,摘下口罩,模糊的面孔逐渐清晰起来:

这是一个学生,赶着回去写论文,但还在头疼买什么礼物来哄生气的女朋友。

这是一个开奶茶店的大叔,上次顾客投诉的单子还摆在桌子上,房东打电话来催房租,只能假装没看到。

这是一个在家带孩子的家庭主妇,还好,孩子已经睡了,但是冰箱里的饭菜热了也很难吃,索性空着肚子睡去了...


我不知道我举得例子是否生动准确,但是我想表达的是,在标签下,模糊了每个人人个体的特征,同时选择舆论所需的,放大其中偏激的行为,再强加于群体,将这个群体当作一个靶子来攻击,当然痛快利落。

人的大脑很多时候懒得思考,更愿意选择更简单省力的方式来做出判断,如果配以鸡血效果更佳。

这种行为可怕在哪里呢?他可怕的是通过标签来扭曲一个群体,以此达到自我扭曲的合理性:如因为某某地区的人喜欢偷东西,所以这个地区的人要被全身搜查,通过贴上“喜欢偷东西的标签”来合理化“全身搜查”这种侵犯他人权利行为,更可怕的是,人们不会为自己做了错事而悔恨,相反会为此感到正确,骄傲。

我们无力改变世界,但至少能通过自己绵薄之力探寻事实,即使我们永远无法触及真相,但是在质疑中无限接近他。

ocmay作品链接:https://www.behance.net/gallery/79774145/Lets-Get-Better-Together?tracking_source=best_of_behance_big_covers
1 篇關聯作品
香港474中国59
11
11

回應59

只看衍生作品
  • 最近我也在和內地的很多朋友討論香港的話題 一些是理解並且願意自身去了解并關心我們的 有的甚至有參與 但同時更多的是不願思考和傾聽 甚至只把港人標籤成"看不起大陸人""港獨""廢青""暴徒" 有些"關心問候"開口就是"香港還有完沒完了?" 裡面更甚的還有同為香港人 生活就像身處一個夾縫中 無法呼吸 卻不想祗和立場相同的人討論 那就像逃避自己的責任而去抱團取暖一樣 想讓更多人知道香港現在的真相 讓大家可以基於一個共同出發點來探討如何面對將要死去的香港 還有那將會為這次運動付出慘痛代價的700多萬人

  • 建数码港 被你们反对 填海造地 被你们反对 现在言论中怪大陆的改革开放 好吧 为大陆的改革开放影响到你们而感到抱歉 你们冲击的不应该是立法会 而是长江集团的大楼

  • 盯著鏡子的呆子
    關聯了本作品
  • 写得很好。至于ls骂游行的还引马克思我真是觉得可悲,hk人不在反抗吗,诸位对着弱者挥拳头又算什么,这也叫正义?

  • 这就是小布尔乔亚的堕落和软弱性。边骂资本家边给资本家打工(事实上hk连反对大资本,大地产的口号都没有)。

    97年前底层人民真的过得很好吗?97年后真的过得很不好吗?我断言,都不好。无产阶级不团结永远是被剥削的对象(事实上,60,70年代hk也是国际共运频繁的地方,曾经hk也是高举毛泽东旗帜的)。现在hk给我的感觉就是只有站队,没有政治抱负(只谈民主不谈是谁的民主都是耍流氓。到底是资本阶级的民主还是无产阶级的民主?只谈民主有没有明确目标的,把民主当成目的而不是手段的都是耍流氓。民主民主,你是民我是主。民主后(划重点)为了什么?注意,这里并不是否认民主自由!你们反对大陆的那些搬砖言论不要再搬了,我都会背了。无脑喷请出门左转!香港人请回答以上两个问题)

    没有外力是不可能打破僵局的。那这个外力是什么?我想可能就是马克思主义吧。(有些人是这么认为的:我没有读过马克思主义,但我认为马克思主义是这样那样的,所以马克思是错误的。那请你[友善度]!!!)

  • 有一种说法认为消解民族主义壁垒最好的办法就是个体之间发展直接的友谊,把民族之间的交流拆解成为一个个鲜活的个体之间的交流,作者就是很好的佐证了。

    PS:我认为香港在金融和贸易领域对大陆的作用依然无可替代,要不然解放军早就开进市区了。

  • matters紫腚藥丸蛋兒
    關聯了本作品
  • 抱歉我们没有办法撕下标签。我们的标签就是中国人,撕下衣服里面也还是红的。祖国的立场就是我的立场,我和祖国不会分离

    • 可能需要分清楚:国家、民族和政党。你的这句话我斗胆解读一下,应该是这样的:我们的标签就是中国人,撕下衣服里面也还是汉族。中国共产党的立场就是我的立场,我和中国共产党不会分离。

    • 你這種堅定的看法,這裡不會有人歡迎,他們需要的是割裂的含糊的措辭。

  • 话说我也用小米...k20

    要是因为翻墙说话就会被抓走几天我也服了公安了

    • 我也用过一段时间电报,也没出事,应该是小概率的事件,就我经验来说一般是被人举报了才会有事

    • 大陆的警力恐怕做不到= =

  • 看到立法会的人渐渐散去,要回家因为地铁快关门了……心酸的眼泪都快掉下来....

    他们要的只是生活的好一点,也非常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生活得好不好最大取决于政府而并非努力就一定会过得好。这也是跟大陆最大的不同之处,大陆人都觉得生活的好不好全凭自己努力跟政治毫无关系所以也懒得花时间关注政治

    • 是的啊哈哈哈哈

      什么经济,外交,军事,都交给国家搞。自己老老实实上班当社畜

  • 标签和暴力的帽子后面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这也是我自己了解了很多以后最大的感受。

  • 就像我们自己经常批评中国社会没信仰,冷漠,功利 生活在这种疯狂的环境里,对他人的痛苦早就习惯了旁观,不多管闲事了 前几年通宵玩了一周守望先锋看到吴宏宇见义勇为身亡的新闻,既有点悲痛又有些羡慕他的勇气

    • 想起多年前看到的一篇韩寒写的散文“青春”里面说他们的血是热的我的是温的....我当时也很羡慕他们的勇气所以一直在锻炼自己的勇气

    • 保护自己和身边可以信赖的人,就是能做的最好的事情。不害人就比天天算记如何利用别人强很多了

  • 綏靖投降,內部分化,中了共產黨的奸計!

    醒悟吧,不要被騙了。

    不分化,不割蓆,不篤灰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 我哭笑不得。不分化不割席不是這樣用的,拉著激進勇武不要打人的也是勇武啊,激進勇武就「我地手足仲被差佬捉住」,就是打人的理由?這太沖動了,而 Fai 君你的言論還意識不到 8.13 意味著甚麼。

  • 支持作者君溫和友善的聲音, 從人的角度去看另一群人.

    也許受訪的星火k認為是經濟問題, 但我想很多人不認為只是經濟問題.

    香港在很多經濟條件與社會福利上, 其實目前為止都還是兩岸三地最優的地方

    (詳房東經濟學 "愚蠢的網民,幸福的同胞" 一文)

    但是對於這一代呼吸自由空氣長大的人來說, 再次回到專制愚民, 令人生厭...

    但我同意, 香港是死局. 最終, 她還是會變成一個中國的城市.

    只要再一代人的教育, 今日的激情, 都可以成為明日的集體失憶.

    (剛好今天收到The People's Republic of Amnesia這本書, 借用一下書名)

  • 感謝作者這樣溫和的聲音和信息。另外,我的主委@Cerebrater因為你沒有回覆他奶茶的事情而非常焦慮。你能不能回應他一下?即使是拒絕也好

    • 我很想回复他,但是我找不到那个评论链接了,可以转告他我喜欢珍珠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