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拿單

周遊中東及亞洲地區主持領導培訓。全球唯一可以用英語、國語或廣東話主講不同測評工具(MBTI®, FIRO®, LEA, SPA)的認證培訓,代表 The Myers Briggs Company® 及 Management Research Group 在大中華地區開辦國際認證班。

社區活動:代表我的那「幾」首歌:The Boxer;誰能明白我;主如明亮晨星

發布於

要選一首歌實在太難了!我斗膽破壞一下規則,根據我不同的年代與心態,挑選了三首。(本來,規則是讓人打破的。)三首歌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我聽的時候都會有雞皮疙瘩的感覺。

校園民歌年代 – The Boxer(Simon & Garfunkel)

Simon & Garfunkel - Concert at the Central Park

在我的高中年代,音響設備是奢侈品,一般平民的娛樂就是聽收音機。我沒有這麼老,接觸Simon & Garfunkel 時他們差不多要拆夥了。第一次在現場聽 The Boxer 是初中一,幾個學長在校內的音樂比賽演出。當時還不能理解歌詞內容,但他們在過場時的 “lie-la-lie, lie-lie-lie-lie-lie-lie-lie….” 就足夠引起我的共鳴,那是我聽收音機的一些回憶。那時候,我們去郊遊或野營,必定有人帶一本《知音集》,或有人帶吉他,大唱英語民歌。我會找我的Simon & Garfunkel。我想,從天上來的嗓子,女的有 Karen Carpenter,男的就是 Paul Simon & Art Garfunkel了。

The Boxer 的第一句就像我心靈隱密處的自嘆:

“I am just a poor boy though my story seldom told.”

大學年代終於有能力買隨身聽,買的第一盒英文卡式帶就是 Simon & Garfunkel。結婚後買了一台 LD大光碟機,買的第一張LD也是 Simon & Garfunkel在紐約中央公園的演唱會,也是他們拆夥後的一次同台合唱。在《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專輯中,The Boxer 有一段過場是口琴的演奏,而他們在中央公園時口琴是消失了,但他們用原始版歌詞填補:

“Now the years are rolling by me. They are rocking evenly.  I am older than I once was, and younger than I'll be. That's not unusual;

No, it isn't strange. After changes upon changes, we are more or less the same. After changes we are more or less the same.”

我後來很喜歡在生日卡的祝福語中加這句:”You are older than you once was but younger than you’ll be.”

我今天還在聽 Simon & Garfunkel。LD機已經被淘汰,但我卻執著地再買了中央公園演唱會的DVD版。

粵語流行曲年代 – 誰能明白我(林子祥)

林子祥:CD 封面

「昂然踏着前路去,追趕理想旅途上!」

《誰能明白我》的引子是一個激昂的宣告。那時候我在學習及人際關係上遇到一些挫折,記得那個夏天我要到醫院實習,每個早上上班時就要聽一次。

大學年代是譚詠麟對張國榮的時期。我指的是他們的粉絲,同學、朋友間可以因此吵架。我卻兩個都不喜歡,選擇了林子祥。我唯一付錢買票去看的演唱會,也只有林子祥。可能林子祥的風格更像自己,與大眾不同,又喜歡嘗試,不像其他歌手,老唱情歌。林子祥有很多創新都讓人驚喜,他用雞尾酒方式唱出《十分十二吋》而成為一張獨立的專輯,可以高速快板的演繹《阿Lam日記》,也可以將Andrew Lloyd Webber 的作品與傳統中國小調合併成《每一個晚上》。

《誰能明白我》的製作也有一段插曲,本來這首電影歌曲的調子是很平淡的,但經過林子祥處理後,演繹就更能表達歌詞含義。他特意將副歌升高八度來唱:

「懷自信我永不怕夜航,到困倦我自彈自唱。掌聲我向夢想裏尋,儘管一切是狂想。」

我聽過很多人在KTV 都嘗試失敗,而在我的印象中也沒有其他歌手翻唱過。

那時,我需要動力時,也是請林子祥再一次跟我說:「懷著愛與恕的心,充滿夢想的笑匠,用歌聲,用歡笑,來博知音的讚賞。」

跟隨基督年代 – 主如明亮晨星(聖詩 – 周裕豐牧師)

周裕豐詩歌專輯封面

大學後期我決志接受了主耶穌。基督教可以是一個唱歌的群體,詩歌也是一種奉獻,講求心靈的真實。最能讓我用心靈與誠實的態度獻唱的並非西方的詩歌,當時我教會有一本詩選,收錄了兩首由周裕豐牧師譜曲填詞的詩歌:《主如明亮晨星》及《每當我想起你》。前者是最能代表我,也經常在小組聚會中選唱的。

「當我在黑暗痛苦絕望中,有一曙光明照在我心,祂是那稱為奇妙的耶穌,捨棄天上榮華為我降生。」

我當時以為周牧師是一個戰前的人物,因為在內地的教會詩歌也看過。我是過了很久才知道他是來自一個花蓮的山地家庭,1999年息勞歸主。《主如明亮晨星》讓人進入一個黑暗的曠野,你會感到孤單、蒼涼及無助。但你有看到黎明來臨前,天上繁星,當中一顆特別明亮,像要引出曙光一樣,你的內心會從虛空轉化成溫暖。

「祂仁慈善良的愛,領我衝破狂風巨浪。主如一顆明亮的晨星,帶給我無限的希望。」

值得一提是新加坡明星陳成貴(藝名:成貴)多年前因癌症過世,他在病危中仍然到處見證,廣傳福音。他因病而導致英俊的面容扭曲,但並沒有打擊他的信心。他的追思會與見證集中也是選了這首詩歌。

附錄 - 三首歌的 Youtube 鏈結:

The Boxer:https://youtu.be/6JUbFj0BIc4

誰能明白我:https://youtu.be/qdFoHjrXcHk

主如明亮晨星:https://youtu.be/3_Pu3vmVLtc?t=3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区活动提案 | 【代表我的那首歌曲】征文活动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