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

鲁迅、郭德纲、特朗普、陈浩南—— 一路坎坷走来,势必嫉恶如仇。

奥巴马要摧毁美国郊区,他为何如此憎恨自己的祖国?

發布於

林三土老师在“2019年度问卷”中表达了对美国郊区的厌恶,原来他和奥巴马是同路人。还好师母不那么想——做妈妈的比较知道哪个对家庭和下一代更好吧。

为什么奥巴马一心要毁掉美国——特别是郊区?袁晓明先生如此说:

------------------------------------------

作为居住在美国郊区的选民,不管理念如何,为了保护自己居住的郊区,需要了解民主党要摧毁美国郊区的策略和政策,并要以自己的选票在2020大选捍卫郊区。


自年轻时代,奥巴马就有一个心愿,那就是要摧毁美国郊区,而那并非只是他的一个梦想,却是他付诸于行动、并取得巨大成效的使命。在奥巴马八年的总统任职期间,他的中一使命成为了现实,但并没有完成。作为奥巴马的副手以及奥巴马支持的总统候选人,如果拜登能够在2020年11月当选美国总统,拜登要去继续奥巴马的这个使命。


那么,为什么奥巴马厌恶美国郊区?奥巴马什么时候开始厌恶美国郊区?奥巴马和民主党为什么要摧毁美国郊区?为什么拜登要继续奥巴马的这一使命?


奥巴马对于郊区的厌恶,并非是在从政的时候开始,而是从他的青年时代开始, 而他的这一理念从未改变,并且成为他从政的主要纲领之一。


在奥巴马的自传《从父辈来的梦想》,他有一给贯穿全书的主线,就是他对美国郊区的厌恶。奥巴马讲述,他的继父和母亲如何被所谓的美国梦想分裂,他的继父在美国石油公司找到一份工作,在一个良好的社区买下一单栋房子,并且在公司的俱乐部就餐,而奥巴马的母亲是一给极端的白左,她到印度尼西亚是去寻找真实的贫穷的第三世界,不要分享丈夫的美国式的梦想,她教导自己的儿子去厌恶其继父给他们带来的舒适的郊区生活方式。


后来,奥巴马的母亲把奥巴马带到了夏威夷,他的外祖父祖母属于住在富裕郊区的中产以上的阶层,在母亲的熏陶之下,奥巴马视他的外祖父祖母为陌生人。在夏威夷期间,奥巴马找到了他的导师弗兰克.戴维斯(Frank Marshall Davis)。戴维斯是著名的社会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着。当时,在市区戴维斯破旧的家中,经常聚集了一帮年轻的左派人士,奥巴马也在其中,他们要做城市穷人,他们厌恶中产阶层和郊区生活方式。奥巴马自己讲,戴维斯试图把自己的马克思主义理念传给他,并且,奥巴马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戴维斯的理念。在上大学的时候,因为奥巴马脑子里已有戴维斯的理念,他担心自己太像一个郊区的黑人学生,与白人在学校的餐厅做在一起,不要按自己的肤色来定义身份。他自己承认,在大学,他与那些马克思主义这教授们搞在一起。后来,奥巴马又到了城市大学哥伦比亚。


从纽约回到芝加哥后,奥巴马走了黑人政客的道路,并非有基督信仰的奥巴马按别人的指导,进到了黑人教会,其牧师名叫莱特(Jeremiah Wright),莱特是一位仇恨美国和资本主义制度、当然也是厌恶美国郊区的牧师,莱特是对奥巴马一生有重要影响的人,莱特还主持了奥巴马夫妇的婚礼。在莱特的指导下,奥巴马更加坚定了从戴维斯哪里得到的理念,即不再受美国郊区中产梦想的诱惑,一定与城市的贫穷之人为伍。对于奥巴马,那样的理念并非只是在脑子和心里,而是在他的行为之中,他在芝加哥加入到一些左派组织,这些组织谴责城市的许多问题是有郊区造成的,比如,中产人士逃到郊区,带走了他们的税款,因此,他们要做的是,把郊区的税款送到城里。在这些左派组织里, 奥巴马又结识了一些左派大佬作为他的导师。


对于许多勤恳工作的美国人,开始的时候,他们住在公寓,在存够房子定金后,他们去郊区买房子,生孩子,让孩子能去好的公立学校,能生活在环境较好的社区。在房子付进足够的本金后,他们可能卖掉房子,用房子的本金去做为定金买一所更大的房子,在今后的几十年,他们能把房子付清,房子也在不断地增值,到老的时候,能把房子卖了,去作为退休金的一部分。其实,许多华裔也都又这样的过程,开始住在靠近城里的公寓,再买房搬到郊区,并选择一给好学区的社区,也为好学区和好社区付出代价,交出房地产税,而税金主要去支持学校。在一定程度上,这就是美国梦想的重要部分,也是辛苦工作的奖励,这应该是值得鼓励的事情,为自己和家庭辛勤的工作,创造美好的未来。


但是,在奥巴马等左派社区闹事者看来,美国郊区是自私和贪婪的工具,到郊区去买房和生活的人是为了不愿意给城市里的穷人分享自己的收入,那是自私和贪婪的表现。在初期,奥巴马与那些左派的社区闹事者也就是在银行门口以及街上闹事,后来,他们发现, 最有效的是夺取政权,以政府的权力去达到他们的目的。于是,奥马巴决定从政,以后就是历史了。奥巴马选举的纲领是要从根本上改变美国,注意,不是要改进美国,而是要从根本上转变美国,其实,也就是和平地革命。在奥巴马当政八年,在从根本上转变美国上,其中有一个重要的部分就是推行摧毁美国郊区的政策。对于奥巴马来讲,摧毁郊区有其理念上的推动,更有让民主党夺取更多政治权力的实际效果。


在一定程度上,奥巴马改变郊区的政策取得了不小的成功,通过联邦政府的政策干预以及辅助资金对地方规划的导向,再加上民主党悄悄地推出政客去参与到地方小官员的选举,并取得选举胜利。美国的许多地方在郊区大建公寓包括政府建的低收入公寓。许多美国郊区的小城,本来是规划为单栋别墅居住区,大量的公寓和商业完全破坏了城市的特点,更让单栋别墅居民难以承受的是在地产税上的增加,因为郊区城市的学校资金主要来源于房地产税,居民人数增加,学校就得增加,而住公寓的人不交房地产税,公寓拥有者交的税金也少于单栋别墅,因此,唯一的途径就是不断提供房地产税税率。由于公寓的增加,单栋别墅的价值不能随年头增加。还有一个沉重的打击就是,学校的质量在不断下降。而一旦郊区城市化,政治倾向就更加走向民主党,即便许多选民醒悟,在许多郊区城市也是为时太晚,几年前,还是共和党占据优势的郊区城市,如今就是民主党政客统治的地方。


在奥巴马改变美国郊区的政策之下,郊区居民受害不小,但奥巴马以及民主党却在政治上收益不小,郊区的公寓居民给了民主党跟等多的选票,而民主党在郊区本地选举的获胜更加帮助奥巴马政策的推行。多年来,郊区是共和党中产阶级选民的票仓,但奥巴马通过他改变郊区的政策成功地逐步在改变郊区的颜色,奥巴马的第二任就在郊区获得了更多的选票,民主党的其他政客也在郊区开始有了更大的市场。在2016年的大选,如果不是川普拿下密西根、威斯康辛、宾州,希拉里肯定赢得大选,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传统的共和党候选人参选,那一定会输掉2016大选。


对于民主党,一个核心的政治策略,那就是保护超级富豪,包括奥巴马和拜登那样靠政治致富的富豪、摧毁中产阶级、拉拢或者是“奴役”穷人,而摧毁郊区就是一个具体的实施,他们要把在美国城市的失败带到美国郊区,这一切就是为了他们的权力,拜登无疑会继续奥巴马的这一政策。相反的是,共和党要保护中产阶级、保护美国郊区,并去拯救美国城市,在川普竞选的纲领里,支持川普的选民可以看到共和党这样的政策,并且,从川普兑现的第一届的竞选许诺,支持川普的选民应该相信,川普不是一位开空头支票的职业政客。


在2020年7月29日,川普总统在他的推特上宣布:“我很高兴的告诉生活在郊区的人 ,你们不会再被低收入的公寓所干扰、再经济受伤害。你们的房子价值要上涨,犯罪要减少,我已经下令取消奥巴马和拜登的AFFH政策。”



在2020大选,美国郊区至关重要,而美国郊区选民如想保护郊区包括房子的价值、学校的质量、环境,需要坚定地否决拜登,因为他要继续奥巴马摧毁郊区的政策,而应该毫不犹豫地要选票投给川普和所有共和大的候选人,这是在为了保护美国郊区而战。

http://simonyuan.blogspot.com/

多重身份与歧视的交叉性

我的2019年度问卷 | 人到中年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