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璇玫

解璇玫 不旅行的時候,散步,聽音樂,讀書,發呆,說話。

旅行的記憶

發布於

旅行的記憶真是件特別的事,有時記得的是那光影的感覺,有時記得的是空氣中飄散的氣味,有時,記得的是當時的滿滿的心情....好像只是東一塊西一塊的記得那些小小小小的片刻,但這些小小、淡淡的什麼,在回頭看時總是會先浮現...

之前和朋友說到Brno,說著說著卻怎麼也想不起這個城市的樣貌,甚至車站的長相,只記得下電車時的大廣場,只記得怎麼也找不到的旅館,和大大鑲在廣場邊牆上的住址,只記得在廣場繞啊繞時好奇跑來阿伯關心的表情 ,還有指著牆上住址很肯定的說“就是這裡“的神情.....(當然阿伯說的是捷克話,但是,你知道,有些情境是完全可以心領神會的。)

原來,我們住的是孟德爾的修道院,廣場旁的是博物館入口,傳說中的孟德爾的豌豆園就在眼前。

在寫著寫著的同時,當然記憶就慢慢湧現,記得從市中心走回孟德爾博物館的路上,記得隔天早上一大早在等電車那冷冷的空氣....好似將相紙在顯像劑中,影像慢慢浮現、趨近完整。

圖文不符,這是倫敦的老酒館,烤鴨胸還不錯


前兩天回了 @fide 書店文,藍色門面的一家書店,依稀記得經過那兒時是中午過後還是接近傍晚?總之,是個陰天,陰暗的空氣讓眼睛所見的彩度低了三格,天空偶爾滴了幾滴雨,空氣中的濕氣伴隨著街道的氣味,聞起來,有那麼一點點悶悶的霉味。有幾陣風很大,地上一張似廣告的A4紙飛了起來,轉了兩圈,以慢動作的速度。那時,窄窄的街上人很多,我閃過一位迎面而來的男士,走近書店門口擺書的箱子(還是桌子?),看看有沒有我識得的作者....接下來還記得的是,到了書店對面去照了張相。那天是不是跟已經忘記在哪個網域認識的朋友見面的日子?從台灣帶了他要的什麼到倫敦,是什麼呢?

旅行的記憶總是特別的,有時有點神秘。(攤手)

(今天發現 fide說的書店不是我的書店,所謂記憶中的照片也不知道在哪裡,那是有智慧型手機的年代,我還會隨身帶小DC,找不到有很多理由呢,但我只想看看是哪家書店啊~~)(還是...有別的可能?)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