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4 篇作品累積創作 31773 
解璇玫

一條希望不會孤獨的保育路--宜蘭新南有愛鳥的米

第一次看到哲安(就讓我叫得這麼親近吧,雖然還沒跟他聊過呢,但他就真的像鄰家小頑皮弟弟般可愛),驚訝於他的年輕,就像是大學時代看到的小學弟,而這個年輕人說:「因為我賞鳥20年了,我想為我喜歡的鳥做一些事。

解璇玫

觀光,後來呢?

我,只能說是個有機會旅行的人,頻率絕對不是太高,但也算旅遊過幾次。而在這裡,我也只是單純地拋出我的疑問和想像,以一個小小旅行者的角色。很多年前,約莫台南剛成為新興景點那時,因著某次類員工旅遊之便多留了一天,自己想走走所謂...

解璇玫

我那無用的興趣

散步途中,望向一棟沒注意過的宅子。要說是宅子也倒不是,在畸零地格局畸形的樓房,二樓只剩兩面半的牆了,鏤空的立面還殘留廣告的鷹架,露出內面牆上人存在過的痕跡:空的窗、空的門,牆上遺留下來的字。

解璇玫

是青色,還是青澀,或什麼都不是的歲月

近期大家不約而同談到的求學時代。大齡如我,當然是躬逢升學主義旺盛的年代,成績一向是所有人的唯一。小時候功課不是太大問題,還好的是,對我很好、跟我玩在一起的姊姊們都不是頂尖派,被姊姊簇擁照顧著的小孩很開心。反倒是在頂尖派的人群裡,不免有著比較心態,不是小孩比較而已,彼此熟識的家長也...

解璇玫

繼續在廢墟探險

(很幸運的,不用去硬碟撈照片) 隨著商圈的轉移和shopping mall興起,舊街市從以往的繁華似錦,到如今的凋落敗壞。還好開發的腳步不似大都會這般快速,我們才有這凋落的廢墟可以憑弔往日。

解璇玫

被遺忘的所在

承 @今日丹堤大安店 丹堤哥厚愛,賞我這麼多車站秘境,小女子投桃報李一番。(總是可以把自己搞得很不從容,容我先開個場,後續再慢慢道來。) 某年某月某日,接到藝文陣線同伴捎訊,問我有沒有空陪走廢墟。

解璇玫

問問哪個女生沒被性騷擾過?或許不只女生--性騷擾有多嚴重

無意識滑了臉書,這議題已經沸沸揚揚了幾天,不陌生,看到臉友的回顧文帶來的漣漪以及下面的留言,記憶就這麼流竄回來,無預警的。高中時代趕上學時間總是在擠得滿滿的公車上奮力找到位置,人擠人前胸貼後背是再正常也不過了,不過路線上多是女校學生倒也還好,睡眼惺忪地搖個幾站就可以下車。

解璇玫

真的愛嗎?

親愛的L: 今天在海濱午餐。沿著海岸的一家家餐廳,早早就在渡船口招攬客人。坐在海岸的帳篷中,身旁就是波光粼粼的大海和盤旋在天空的海鷗。忽然一陣騷動,原來有人向空中丟了麵包,一群海鷗爭先恐後地和魚搶食麵包,食畢,不死心的在座位旁旋繞,等待,明顯被人餵食慣了。

解璇玫

福は内、鬼は外

第一次知道撒福豆是在小丸子裡看到的,也搞不清楚是什麼時候的節慶,只看到小丸子邊丟邊要說"福入家門、鬼怪走開!"這個阿伯是管理表演人員進出的工作人員,很盡忠職守的在表演者的休息區前指揮來往的交通。

解璇玫

【像。語】海鷗

時不時會想起,黑海畔布爾加斯的海鷗。抵達布爾加斯的傍晚時分,路上沒什麼行人,尋著地圖往海邊走去的途中,全世界好像只剩下海鷗。天空偶然飛過的影子和不知躲藏在哪裡的同伴,悽悽切切的對話著,一來一往,用發自身體中心的誠摯聲音嘶吼著,偶爾,還有斷續的喑啞抽噎聲。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