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二

一個窮忙的上班族 一個文筆不佳的說書人 一位電動門都不理的邊緣人 如果可以 請幫我拍拍手

[短篇]樹洞-2

發布於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所謂的心有靈犀,但是那一刻,我似乎感覺到福孫心理沉甸甸的心事,壓得她快要窒息。

徵文比賽的事件,南村大榕樹在我們心中算是記上的一筆顯神蹟。在那之後我們依舊在那裏聚會、吃冰、嬉鬧。不同是的是,在我們對樹洞說話時,都會尊敬的喊聲樹洞爺爺。

我升高二的那年,福孫正式邁入了壓力山大的高三生活,每天綿綿不絕的大考小考,與福孫見面的日子越來越少。因為知道福孫忙著對付考試,我們也不好打擾。

那一天,我和常薰一如以往的在下課後前往南村的大榕樹放空。遠遠看見一個穿著制服的女孩坐在我們的老位子上,朝著樹仰望著天,背影正是福孫無誤。算算日子,已經兩個月沒見到福孫。

我們奔到福孫身邊坐下,順手遞上一支冰棒。福孫搖了搖頭指指地上的木棍道:

「你吃吧!我已經吃了兩支了!吃完跟你們說件事!」

「我們邊吃你邊說嘛!我們也很多事要跟你說呢!等等你又趕著回家念書。」

「也不是甚麼大事!先吃吧!吃完再說!」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所謂的心有靈犀,那一刻,我突然感受到,兩個月不見的福孫,似乎少了些甚麼,而他心理卻多了沉甸甸的心事,壓得她快要窒息。

冰棒在六月初的熱氣中迅速的融化,我們三人就這樣傍著風吹樹搖的沙沙聲,安靜地吃完了撫慰心靈的食物。誰也沒說話,誰也不知道開如何開頭。

「說吧!吃完了,換你該說了。你害我今天吃得特別快。」常薰是個少根筋的傻大姊,總是少了些人情世故個靈敏度,卻多了些開朗直爽有話就說的真性情。

「我...考完聯考...就要出國了。」福孫緩緩地道。

出國其實不是罕事,尤其是福孫這種書香門第地大戶人家。其實福孫心裡是有底的,早在上高中那年,就與我們提過家裡對他出國念大學的規劃。

「不就出個國嗎?我還當甚麼大事。」我心裡真是緩了一口氣。「別怕!出國也是幾年就回來啦!更何況你不是早就知道要去國外讀大學,怎麼現在真要出去了,倒是嚇掉了魂似的。」

「不...不是這樣的」本來面無表情的福孫,突然情緒決堤了,眼淚噗漱漱的直落,嘴裡西哩呼嚕說了一堆,沒一句讓人懂得。

「你先別哭啊!別邊哭邊說,聽不清啊!」常薰和我見狀都急了,急忙往包裡找衛生紙,急忙地安撫,急忙地幫他擦淚,最後我們三個莫名地都因為不同原因而哭成一團。

女孩是水做的,這句話有時挺真實的。我們仨就這樣坐著哭了半小時,這半小時中,我不知道他們為何而哭,但我知道自己因為時間的流逝而哭。林福孫、常薰和我是村裡從小一同玩大的姊妹,已經忘了是五歲還是七歲的時候在村北的榕樹下認識,如今晃眼十年,都成了滿肚子煩惱卻又無能為力的半個大人。

「我其實不怕出國念書。」福孫終於說了句聽的懂的話。

「那妳哭甚麼呢,不知道情緒會傳染嗎?賠我眼淚來。」我用著濃濃的鼻音回罵。

「我怕的是...家裡堅持要我...」福孫說著眼眶又紅了。「堅持要我...先結婚再出國念書」

「結婚?!」我和常薰齊聲大喊。

福孫再度陷入淚海。我和常薰早已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短篇]樹洞-1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