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連續兩年寫作不間斷,可以稍微自稱是個「文字堆砌人」。曾於多領域任職與創業,帶隊完成金氏世界紀錄項目挑戰。現音樂產業 x 文化活動產業與夢想家共同追逐獨角獸中。

疫情照妖鏡

這場疫情有時如同照妖鏡一般,照出很多人性的醜惡,但也逼迫許多人被迫想清楚自己內心真正想要與想追求的目標。

帶著一對小朋友的夫妻在上海自從疫情開始封城就一路到現在没離開過所住的社區,期間斷斷續續的聯繫過幾次,聽到孩子們依然調皮搗蛋,至少還知道小朋友依然是神采奕奕努力體驗著生活,這封城屬於成人世界的苦惱與煩憂或許還沒感染與影響到孩子們吧。

尷尬的是,一對小朋友也是看到今年疫情情勢比較穩定,後來最小的孩子還是夫妻託付一位正巧要從台灣到上海的友人協助帶著一起搭乘飛機。畢竟在疫情的管控情況下,有太多不可控的臨時狀況隨時會發生,因此有個成年人隨行可是讓父母安心不少。小朋友落地上海通過層層關卡檢驗後,最終才知道被分配的隔離飯店。媽媽再從上海市區趕往飯店一起進行隔離兩週,最後才進入上海,結束了將近兩年的一家四口分離狀態。

想不到才剛開始重新適應著上海的生活與求學節奏,馬上這一輪的疫情又急又猛,不僅僅是我們所聽到的許多措手不及狀況百出,就連應該要能控制好局勢的政府單位似乎也在這一輪的混亂中承擔了太多壓力與指責。兩位小朋友儘管長時間没見到面,不過很快的又打成了一片,進入隔離之後則是有發洩不完的精力似的成天把夫妻倆消耗到不成人形。

夫妻倆原本的工作自然也受到了影響。有些事務可以轉移到網路上遠端操控的盡量維持著過去的樣貌,但很多是屬於人與人之間面對面交流的事務,則是一下子忽然就全部停擺。所幸他們所在的社區一直沒有確診案例,物資的供應也還算是平穩,雖無法像過去那般自由自在選擇,但至少不會有斷炊的顧慮。在整個群裡充斥著各式各樣悲劇狀態下,還算是相對幸福。

透過遠端連線的方式協助他們解決印表設備的連線問題,這疫情導致遠端教學需要的許多教材都無法被傳遞,最終都要靠家裡自行列印輸出解決。結果偏偏家裡的印表機出了狀況,怎麼樣就是無法順利列印出來。兩個孩子的作業也就一直沒辦法付諸實行。這疫情導致的物流運送能力大幅下降也讓非民生物資如列印設備、辦公設備......等都堆放在倉庫之中無法被送到終端消費者的手上。夫妻倆只能想辦法儘量讓印表機回到堪用狀態,並祈禱儘速恢復物流後可以替換新設備。

這樣的緊急狀態,也讓物價出奇的高昂,一份蔬菜一份肉品的價格都比過去上漲可能近十倍有餘,且還不是有錢就買得到,每天都要準點就打開 app 開始搶購,搶到了還要等供應商最終確認品項與數量,放進訂單裡的十樣商品被刪除個幾項根本就是日常。

所幸夫妻倆依然保持著對生命的樂觀,自嘲有這樣的機會可以緩緩腳步也不是壞事。只是聽得出來心裡絕對還是希望能脫離目前的現況,甚至是返回台灣考慮未來的生活重心。這場疫情有時如同照妖鏡一般,照出很多人性的醜惡,但也逼迫許多人被迫想清楚自己內心真正想要與想追求的目標。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