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連續兩年寫作不間斷,可以稍微自稱是個「文字堆砌人」。曾於多領域任職與創業,帶隊完成金氏世界紀錄項目挑戰。現音樂產業 x 文化活動產業與夢想家共同追逐獨角獸中。

[外文編譯] 「一團混亂」:為何當地人無法參與 Coachella(下)

發布於
文化娛樂產業並不可能一直靠著「賣情懷」走下去,還是需要往商業靠攏。但越偏向商業的一端,自然也就可能會犧牲掉許多普羅大眾。對於獨立音樂愛好者而言也是一種「今非昔比」的唏噓感。上半段寫到比較多關於過去的 Coachella 的情景,可以想像得到那時候的一種「復古」感受。

原文標題:‘It’s all just a mess’: Why locals can’t go to Coachella

原文作者:Ariana Bindman

原文日期:2022/4/23

原文連結:https://www.sfgate.com/sf-culture/article/Why-locals-think-Coachella-messy-17119932.php


連續兩週舉辦的 Coachella 音樂節在各種新聞報導關注之下結束了。後續每天也都一直有相關的消息在社群媒體與新聞頻道上出現。

在看了很多文章與報導中,深切覺得這篇描述的與過去早期的 Coachella 對比蠻值得玩味的。文化娛樂產業並不可能一直靠著「賣情懷」走下去,還是需要往商業靠攏。但越偏向商業的一端,自然也就可能會犧牲掉許多普羅大眾。對於獨立音樂愛好者而言也是一種「今非昔比」的唏噓感。上半段寫到比較多關於過去的 Coachella 的情景,可以想像得到那時候的一種「復古」感受。

上篇在此:https://matters.news/@jerome/276574-外文編譯-一團混亂-為何當地人無法參與-coachella-上


[以下為外文編譯]

The valley itself is slowly becoming a venue. Courtesy of Coachella/Interior Pixels

沙漠本身即場館 

儘管音樂節帶來經濟繁榮,但本地居民並非均對住在活動期間的這些“派對屋”附近而感到高興。

根據 Palm Springs 的同一份報告指出每年在其度假租賃的電話熱線中平均接到974個關於「騷擾」電話投訴。單在2021年就​​有733個電話是關於過度吵雜的音樂、過多的車輛之類的干擾正常生活之電話投訴,城市裡的街道塞車、過度佔用和無證經營的房產租賃......等都導致上百次的抱怨投訴。無論如何,Coachella Valley 自身正在慢慢成為一個演出場館 — 市政府官員目標也是利用這優勢。

Montgomery 說到:「作為 CoachellaStagecoach 兩個音樂節的核心場地也增加 Indio 城市裡的企業和其他商業活動吸引力。我們收到了一些人的詢問,他們發現這是一座有能力舉辦大型活動的城市,因此也希望利用這一點進行進一步相關投資。尤其是有利於當地居民、未來居民和企業的項目。」

Scenes from the the scene: festival goers arrive for the Coachella Music & Arts Festival, on Thursday, April 14, 2022. Courtesy of Coachella/Julian Bajsel

Instagram 上的全球影響力

隨著社交媒體的快速崛起,影像視覺也跟音樂本身同等重要。多年來,Coachella 培育了另一個行業的興起:快時尚(fast fashion)。儘管看似無害,卻為讓我們所處的社交媒體文章中充斥著廉價但閃閃發光的東西正在摧毀著我們的星球。

2019年根據 The Fashion Law 報導英國慈善機構 CensuswideBarnardo's 發表了一項研究顯示「僅 GlastonburyCoachella 等音樂節所造成一次性服裝購買每年就價值約3.07億美元,或讓750萬套衣服只被穿過一次!」根據該媒體至出這個行業已經價值數十億美元且還在繼續膨脹發展中。

根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 2018年報告,快時尚產業佔了全球碳排放量的2%至8%。當 Dolls Kill 等品牌生產的15美元彩虹漁網裝和“波西米亞風格”緊身衣褲都將無法避免地被丟棄時,最終它們會在垃圾掩埋場被燒毀。到2050年時,僅這個行業就將佔地球“碳預算”的四分之一之譜。 

Festival goers walk among the many sights on the polo field at the Coachella Music and Arts Festival, on Friday April 15. Courtesy of Coachella/Elli Lauren

網路紅人的娛樂園地

當我待在 Coachella 的期間看到很多人都在標誌性的摩天輪前拍照,但實際上不記得有多少人真正去搭乘。在 Festival Chads 和他的女性友人們的圍繞簇擁環境中,彷彿是我個人使用的 Instagram 「探索」標籤出現在真實生活中。每個人都在扮演著享受音樂節的粉絲角色,如此才得以在社群網路發佈相關貼文。他們排著長長的隊想買12美元的檸檬水和9美元的比薩,甚至排著可能需要幾個小時才能買到的周邊商品,且即使保安告訴大家很難確認哪些樂隊在賣他們的周邊商品。這裡就像一個大型遊樂園,但彷彿只為網路紅人而設。

也正因為這個原因,儘管我多少還是看到了精彩的舞台演出,但依然很難在2022年的今天完全擁抱與愛上 Coachella。他讓人感到疲憊不堪,無論是精神上或是其他各方面均是如此。但當我離開現場時,我依然記得無論這場活動是如何被包裝和宣傳的,音樂的魔力仍然是特殊且聚集人心的。畢竟能看到穿著細目網眼熱褲的女孩們在蒙古風格的呼麥音樂中享受並跳舞就像是在參加 BTS 演出一般,這是一種多讓人感到驚奇的氣氛。更可能因為目前這種難得情況更讓那些參加現場的粉絲們來說有著無比重大的意義。

「當我們走進音樂節現場,第一次聽到並感受 bass 帶來的節奏時,這讓我們立即清楚地回憶起我們是多麼熱愛音樂節以及音樂節對我們的重大意義!」一位來自舊金山灣區的遊客 Nick Romero 對我如此說到,而我也心有戚戚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外文編譯] 「一團混亂」:為何當地人無法參與 Coachella(上)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