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連續一年寫作不間斷,可以稍微自稱是個「文字堆砌人」。曾於多領域任職與創業,帶隊完成金氏世界紀錄項目挑戰。現音樂產業 x 文化活動產業與夢想家共同追逐獨角獸中。

好產品與壞產品的基因區別

發布於
Lock down 期間在家組裝家具,有了對比,才感受到產品好壞的真切差異。

忙碌了一個下午,自己找很多事情把時間填滿的話,不管是不是處於 Lock down 狀態,或是類似現在台灣的 Semi-Lock Down 呼籲式的群聚管理,待在自己的住處總是能找到許多可以做的事情。

或許也是 Lock down 的原因,同住屋簷下的手足就針對屋子裡欠缺的一些家具動了心思,結果買了個自己組合的櫃子回來屋子裡。看著兩大箱沉重的貨件天天堆在每日走來走去路過之地總是心煩,於是心血來潮就來組合了。

過去無論在哪裡,如果需要添購住宅的一些簡單家具時,不免總會跑去 ikea 晃一晃,儘管所有身邊人總對其有無止盡的批評,但還是對 ikea 的品質與琳琅滿目的選擇愛不釋手。於是小到一個小小的方格子,大到一整組床架,都從 ikea 買回來自己動手組合過。也頗能從中體會出一些樂趣。

去年則是趁著回到成都的短暫時間,利用機會又另外更換了一組床墊。結果床墊送到興高采烈的請師傅送到舊的床架上擺好,才發現居然舊的床架儘管同為 ikea 出品,卻因為年代關係居然是一個異常奇怪的尺寸。新的床墊就是無法完美的 fit 進去。

這下尷尬了,撐了幾天另外在 muji 找到一組實木的床組。當時銷售員「非常強烈」的建議自己多花一點錢讓安裝師傅直接協助組合,他說他們在現場的這組花了好幾位大漢共四個多小時才完成。偏偏自己熱愛挑戰,這樣一說就更想自己來嘗試動手了。

有了這些家具組裝的經驗,因此對這個櫃子的組合並不認為會遇到什麼困難。想不到真是太天真了。

兩大箱五金零件與板材拆開後,按照習慣先跟清單作了對照,接著開始照步驟一步一步前進。這才發現 ikea 能夠在全球的範圍內提供幾乎差不多品質的產品,且用最簡單基本的工具與盡量少的文字與更多的圖片作組裝介紹,這看似不起眼的標準,在對比下就顯得相當不容易。

這櫃子的廠商名不見經傳,開箱後就覺得板材的質量儘管乍看之下沒什麼異樣,但一些邊邊角角的細節之處則是滿滿的瑕疵感受。例如組合版的邊邊,不管是運送途中或是生產過程中難免會有碰撞,如果質量不達到標準,則這種碰撞就很容易被放大。ikea 的每一件箱子裡面幾乎會堆疊的滿滿的沒有空間,除了降低運送體積外,也就是在運送過程中可以減少因為移動晃動導致裡面材料的瑕疵。更何況 ikea 提供了退貨保證。

這就算了,想說這疫情期間不要過度要求細節問題,一路開始裝下去。盡管也是利用螺絲、木樁、卡榫...等設計來組合,但有沒有從設計面著手降低使用者的組合難度以及確保組裝過程的合理,同樣也高下立見。櫃子的安裝會有許多步驟要用一個不合乎人體工學的姿勢去組合,有些步驟做好的東西,在後面幾個步驟才發現根本沒有必要,等後面真正要相互接合之時,在做組合即可。

這些邏輯上的不便利,儘管不影響太多,卻會讓組裝過程中的心情遭遇許多打擊。就在看著五金零件一點一滴消失快完成前,結果發生了個低級且致命的設計瑕疵。

某個步驟應該要裝上去的部件,跟前面另個步驟的部件彼此位置衝突,讓後面要安裝的東西如果依照板材上的孔位去組合,那就無法裝上,要把兩個部件放到不衝突的位置,則孔位根本就錯誤了。

在安裝到這將近95%的情況下遇到這個問題,要打電話抱怨似乎也無濟於事。於是只能又用著尷尬難受的姿勢,自己把不衝突位置上的孔位標記起來,然後拿螺絲釘自己用力「洗」出一個新的孔位。

最終,這櫃子就在充滿了瑕疵與不完美的狀態下,被組裝完成了。穩固性與安全性,自己感覺是不會有問題。但就是這些設計上面的嚴重瑕疵,以及組裝邏輯上的不便利,讓整個組裝的過程到結束後一點都沒有開心的成就感。反而是對此充滿了難受。

有時候在想一個品牌之所以能成為全球知名,不見得只是表面上看到的透過許多光鮮亮麗的廣告堆砌而成,很多深入產品中的 DNA 會讓使用者真正體驗到是否用心,也更能對一個品牌做出自己心裡的好惡之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