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連續兩年寫作不間斷,可以稍微自稱是個「文字堆砌人」。曾於多領域任職與創業,帶隊完成金氏世界紀錄項目挑戰。現音樂產業 x 文化活動產業與夢想家共同追逐獨角獸中。

人分飛 愛別離

發布於
這些事情聽在耳裡,震撼在心裡。當下也分享了去年在隔離後重新見到人群的那種疏離感與恐懼情緒,但其實知道的是這種跟自己孩子們的離別痛苦,以及與牽手間的相思,我們再怎樣有同理心,卻永遠無法像當事人一般的感受。

歷經14+1天的隔離,尼先生才算真正回到台灣,可以跟家人與朋友們相聚了。

為什麼大家都是14天,偏偏他多了1天?尼先生為了兩邊都把握最大的效率時間安排,所以選定的班機是晚上從成都出發,預計晚上十點半落地桃園。無奈近期因為 Delta 病毒肆虐,機場的防疫與清潔消毒都更加嚴謹,於是這班機最終落地時間超過當日23:59後跨到隔日。根據訂定的規定於是被迫多增加一天的隔離時間。

15天的日子對隔離者本人來說是否難熬,當然只有自己知道。身為好友則沒有太深刻的感受,期間協助遠端連線設定尼先生的新電腦,一邊遠端連線一邊聊了不少天。於是還沒過多久就知道尼先生結束隔離後,感覺還是頗快的。

解除隔離,還有另外七天的自主健康管理期,正巧近日有公眾人物因為自主健康管理期間違規在友人家中聚會,結果還發了照片出來。原本可能想的是中秋節的親友聚會,未料卻被舉報違反規定,最終也遭地方政府依照傳染病防治法開罰。有前車之鑑自然尼先生也更謹慎,儘管不是公眾人物,卻也不想浪費寶貴的返台時間在違規後的處理。

過幾天大家相約碰面,除了尼先生分享自己這幾年來在服務行業的甘苦艱難之外,自然而然也說到因為疫情關係,每天即使有跟家人們視訊聯繫,卻依然在解除隔離後見到自己一對孩子相當感慨。小朋友從不到160公分快速拉拔到超過170,而尼先生也不過就是離家一年左右的時間。不僅是體型的差異巨大所帶來的震撼,連彼此之間原本血濃於水的親情感受也因為長時間的未見導致有種說不出來的陌生感。

尼先生儘管想說的輕描淡寫,但卻感受到平時樂觀的他在說這些事情時,頗有情緒感慨與激動的感覺。

這些事情聽在耳裡,震撼在心裡。當下也分享了去年在隔離後重新見到人群的那種疏離感與恐懼情緒,但其實知道的是這種跟自己孩子們的離別痛苦,以及與牽手間的相思,我們再怎樣有同理心,卻永遠無法像當事人一般的感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