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統治的藝術——大理的數位遊民聚落

coronaming

我觉得活动因政府这个“中心”而取消,反而成就了瓦猫之夏,使其被赋予了更浓重的反抗者的意味,被赋予了更多浪漫化的色彩。

正是因为政府的阻挠,使得活动组织者参与者有了更加明确的目标和动力,并通过大家自发的链接,更深度的阐释了DAO。

但我觉得,就也会像是“战时共产主义”一样,只是昙花一现,就像是Woodstock音乐节,有且仅有那辉煌的一届,无法复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