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 Twin Cities, Sophomore. 20 yrs old. Born in Taipei, Taiwan. 總是對未知感到焦慮,還好文字是安定人心的力量。最愛看浪漫愛情喜劇,期許自己的文章也像愛情喜劇一樣扣人心弦,一會兒詼諧的筆觸又會使你莞爾一笑。

極度厭世的時候…

發布於

正值非常時期,我依靠這些東西保持內心的平靜(上)

香水,冰淇淋,白雜訊,左手無名指上的婚戒

當作書名挺適合列入阿加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的懸疑小說系列。

只看、只聽、只聞、只嚐…一次只用一個感官

耍廢,是幸福的。

即使今日待辦事項的便利貼上密密麻麻寫著各種作業報告deadline、以及下星期的會計、統計小考,我仍癱在瑜珈墊上追我最愛的浪漫喜劇、電影;滑滑IG動態好奇世界另一端家人朋友們的近況、看看Youtube美妝、還有閉目聆聽我去年底喜歡上的IU歌曲。

當時間分秒流逝來到一天結束的時刻,儘管渾身上下每個細胞都在對你尖叫著「NOT productive!」,整體心神狀態是飽滿充實的。或許,你透過所謂的耍廢意外獲得一些絕對不會出現在考試也不會大幅增進生活機能的冷門知識、可以作爲茶餘飯後的笑話:比如說斑馬初生時是全白、之後才逐漸長出黑白相間的紋路、還是生得一身黑毛繼而長出白條紋?貓熊呢?(下集解答🦓🐼)

因此,耍廢對我來說從來不是負面的動詞。我喜歡稱耍廢作:「充電」,又或者賦予它更加風雅的名字:「忙裡偷閒」。

斑馬剛出生是全白還全黑呢?(截自維基百科)

但「厭世」與耍廢不同,那些耍廢使你歡欣的人事物在你被厭世的烏雲籠罩時成了陰天的太陽,散發不了一絲暖意。也就是愛情電影主角們的兩情繾綣不再使你怦然心動、反而更襯托你的孤單寂寞;再優美的音樂旋律都是刺耳噪音、不想說話、不想社交回朋友訊息,「好想短暫消失在這個地球上。」

厭世是越掙扎越深陷其中的漩渦,你想盡辦法擺脫,它便把你勒的更緊。青春期剛開始面對「厭世」這個情緒總是顯得青澀不成熟:身旁最親近的人常常遭受自己厭世的池魚之殃、自身也可能在厭世之時劃下長久無法痊癒的傷口。

在這段疫情使大眾人心惶惶、只能長期關在家裡、因而更輕易引發厭世反應的非常時期,以下這些事物總是在我瀕臨厭世時替我注入清新活水,使我在10坪大小的活動空間裡依舊是株正常進行光合與呼吸作用的綠色植物。

我要當一株頑強的茉莉!(截自Pinterest)

1.香水👃

使居家環境充斥著自己喜歡的味道、進而轉換心情是我大一從美國室友身上學到的一件事,她總是喜歡在宿舍房間裡擺放莓果氣味的香氛蠟燭。

那麼,我喜歡什麼味道?


來美國唸書之後我所觀察到的社交文化是:每當加入一個陌生團體或參與一項新活動,大家特別喜歡在首次見面請每個人輪流回答破冰問題例如What’s your favorite thing to do in summer?或者更基本的:Tell us one fun fact about yourself.

這時大部分的人總能立刻給出令人驚豔的答案:我和我的妹妹有個matching tattoo、我去過42個國家…我則是思考了半天,勉強湊合一個不怎麼酷的回答。然而,我卻可以立刻這麼介紹我的室友:她迷戀任何有香味的東西:香水、香膏、蠟燭、護手霜、沐浴乳,並知曉一些國外熱門但在台灣較為冷僻的頂級香水品牌像是Penhaligon’s, Byredo, Creed等。

套用她的經典台詞:(在房間噴了某款香水之後)「你不覺得整個人生都高級起來了嗎?」

如果你跟她去逛美妝店Sephora一轉眼找不到她時,別緊張,去香水區準沒錯。

春假期間,她說去第五大道(Fifth Avenue)上的Penhaligon’s店面試聞香水是她本次紐約行最期待的事情(我怎麼一點都不驚訝)。

洛克菲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旁、室友與她朝思暮想的Penhaligon’s

那是個清爽宜人的紐約下午,我與室友在Penhaligon’s店裡整整待了1個小時試噴香水到嗅覺疲勞失靈,得多次離開店面呼吸新鮮空氣才轉戰下一個氣味。店員看兩個小女孩來逛這種高級香水店完全對我們不理不睬。

諷刺的是,最終我看上一瓶香水並狠下心來買下它,而心心念念Penhaligon’s香水的室友試了老半天猶豫不決,最終在對面的TIFFANY & Co.買了香水,從試擦到購買過程不到半個小時。

拖室友的福,我的人生也高級起來了
噴點香水在你腐爛的傷口上,或許會開出一朵花。

我醉心於這款LUNA(月亮女神)香水,著迷於她在燈光下透著薰衣草紫的光澤以及其上高雅的白色蝴蝶結緞帶。除了真的把她像女神似的供奉在書桌前絲質手帕上小心呵護、時不時打開瓶蓋朝聖她的體香,我喜歡把香水瓶傾斜在檯燈附近輕輕一壓,看著香精小水滴在燈光下從高處花灑而落、伴隨一陣撲鼻香檸檬味道(Bergomat Orange),我也喜歡將鼻子湊在我的手腕內側微血管處吸氣吐氣,讓馥郁的玫瑰與茉莉香氣盈滿鼻翼,好似親吻自己的手腕,一個神聖的儀式。

此外,彷彿擁有好的香水被賦予深入瞭解她的責任般,我累積了一些香水的知識:香水從瓶罐噴出後氣味會經過3階段的變化:給人第一印象、只持續5–15分鐘的前味(Head Notes),承上啟下維持20–60分鐘的中味(Heart Notes),和組成香水基調而最為濃郁、可延續6小時以上的後味(Base Notes)。

以Luna來說,前味是香檸檬、苦橙等有助於緩解焦慮的柑橘氣味,中味是溫婉瑰麗的玫瑰茉莉與杜松子,後味則是扎實穩重的麝香、龍涎與冷杉。

如同隨著時間推移的天空從黃昏燦爛的橘紅走向粉、紫、靛藍,最終以純黑完美落幕這般色彩遞嬗,LUNA香水多層次的芬芳透過錯綜複雜的迴路試探我的嗅覺、使我的思緒從禁錮於有限空間的肉體裡解脫、徜徉在廣闊的果園、花叢與林木之間。

我終於遇到我的真愛🌙

🌹後記

其實那天在Penhaligon’s店裡躑躅一個小時之久,我與室友兩手空空走出店家,什麼都沒買。儘管我對LUNA一見鍾情,另一個美麗的身影佔據了我的心 — 獸首系列的狐狸(The Coveted Duchess Rose):雕琢細緻的金色狐狸首、透著光源的紅酒色澤、味道猶如全世界所有玫瑰都拿來製造這瓶香水那樣的薰陶醉人…

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A Midsummer Night’s Dream)裡使人愛上第一個所見之人的靈藥大概就是這副模樣吧?

披著滿身LUNA與Duchess Rose,我與室友坐在洛克菲勒中心前的長椅上等待香水的中、後味逐漸浮現。微風拂面,新鮮空氣下的Duchess Rose味道更迷人了。

幾乎每個香水品牌都會研發玫瑰氣味的香水,呈現出來的味道也各異其趣,Penhaligon’s 的Duchess Rose超越我聞過所有的玫瑰氣味成為心目中第一名。前中後味分別是香甜柑橘、馥郁玫瑰以及餘韻不絕的麝香與木質香。

20分鐘後,我的理智線終於被風一吋吋找回來。我思量著:獸首系列香水只有one size,75ml/208美金(不含稅),而LUNA最小的size 30ml/108美金…

我緩緩起身,握緊手中的信用卡,深吸幾口氣,心意已決。(LUNA狐狸LUNA狐狸LUNA狐狸…)

於是我與室友走回店裡(店員內心os怎麼又是妳們),拎走月亮女神、替狐狸拍一張照、把噴有Duchess Rose的香水卡放進皮夾裡。最後,慎重地跟她道了聲再見。

”See you…very very soon.”

姊姊賺錢之後一定把妳帶回家!🦊

Medium原文連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