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ysee

網絡暴民 Jacky's BLOG https://jacky.seezone.net

開卷筆記 - 永久檔案


史諾登三十六歲就要出自傳,只為記下他人生中最大的一件事:揭發美國國安局對於全球監控的手段,是違反憲法的。憲法保障個人私隱,只有政府在獲得搜查令的情況才能被搜。科技改變了國安局的做法,珍貴的資訊現在每天就在網絡上,貼身的機器每天透露我們的私隱。國安局對這些大數據,不理原因都先儲存,以便日後有甚麼情況都可以搜尋分析。這「抓取」動作他們不當是搜查,而是待到真正在電腦上搜尋上才算數。當然不只國安局,基本上所有科技公司都這麼處理大數據,但至少你都先得「同意」那份你不會看的條款。國安局代表政府,可以做的事都寫在法律上,不能為所欲為。

因為年紀相若,所以他的時代對我來說也是熟識的。這一代人活於網絡初起時,雖然資源不及現時,但就有相當濃厚的自由氣息,人人平等發聲交流的烏托邦,大家都對此有無限的期望,立下宣言網絡終將解放人類。在匿名的網絡裏,我們可以有多重身份,以及無限犯錯重來的機會。因為匿名,所以當某些言行錯了,我們另立分身即可,於是乎我們更不會執著於立場,不必選邊站或在同溫層取暖。生命有take two。但匿名也帶來很多的不付責任的言論和詐騙,似乎是無可避免的?只可以說網絡起初門檻較高,參與者都會視之為一件事,小白相對比較少,所以那時的景象較美好。一旦商業加入網絡來做生意,門檻又降低了,便有不少騙子和小白進場了,他們不會珍惜所謂的網絡精神。另不少人反白眼的Tiktok成功在於其入場門檻極低,打字都不需要了,吸納不少低教育用戶製造內容。門檻低也代表我們不需關心細運作細節,只講求用戶體驗,「買新機器取代故障機器比找專家修理來得便宜…單憑這項事實便幾乎保證會出現科技暴政」。注意力成為新石油,賣廣告取得免費服務,我們的後設資料成為一種表面上是客戶分析,實際上是監控的資料,監控式資本主義誕生。這是沒有容錯空間的實名網絡。

史諾登本身也因為九一一變成熱血的愛國青年,本想從軍但有意外未能如願,便以黑客技術報國。這也正逢國安局中情局等需要轉形的階段,他們要升級追得上現在的科技發展,這間接促成了承包文化,也就是需要大量聘用科技公司,進入幫他們建立伺服器、網絡,開發專用的情報系統。但這並不表示承包商就不夠安全,史諾登他就得經過安全人身檢查,外加他也受過中情局的訓練。情報系統資訊化,使資訊就在彈指之間,也令到他們依重資訊情報,而大於舊式靠情報人員與線民建立關係的合作的資訊網,始終成本差太遠。於是也令他們越來越想包山包海地吸取網上的資訊,以備搜查之用。承包外包文化,令工作人員少了為國服務的感覺,變成一份工作而已。這歸屬感的疏離,可能就是令史諾登能夠稍稍使自己與國家隔開一點,從而反思國家可以做甚麼。

他讀憲法,所寫的都是如何去限制政府權力。政府權力來自人民沒錯,但不是任意使用,務實上國家獨攬了暴力的使用,更需要各種限制,免侵害人民應有的各種自由和私隱。三權制度就是為了互相制衡才可以確保制度的運行正確,否則為何不是一權超人?他卻發現三權在私隱上沒有發揮制衡,於是損害了人民權利,這是問題之一。問題之二是我們本身都不太重視私隱,最常見的說法是「我行得正企得正」,但這會犧牲其他人的私隱,假定人們就不需要有事情隱瞞,當中包括揭發國家犯法的人。

本書在計劃細節上其實並沒有甚麼爆料,他要給的都給了傳媒。他選擇用傳媒,而不是自行網上發佈或通過wikileak等,是有考慮過這件事要如何發揮作用。原本的文件就這樣放上網,大家可能會因技術細節而不了解事情的嚴重性,他需要傳媒做教育大眾的工作,將技術轉成大家看得懂的東西,這才能引起關注。選擇傳媒發佈,也讓他認識到一大堆人脈,可以幫他逃離國家的通緝,這比起無聲無息被滅聲會更好。

他小心行事,所以也沒有太驚險的情節,不過要下的決心卻不簡單。他向有小心處理機密,沒有告訴他女友和親人任何工作細節,這使她們相對安全,但要多月來隱瞞自己的焦慮和爭扎,然後選擇在若無其事的一天失蹤,也真的實在難以想像。他選擇來香港,是因為其特別的位置,能夠有一定的自由,不太受美國干預,也不太受北京干預,類似某種無人地帶。(現在他未必這樣想吧)如果他在其他國家,必然會被說成是別國間諜。在策略上,他也要先於政府的人格謀殺前,先公佈自己是誰和有何動機。

爆料後香港最終沒能為他提供政治庇護,他先藏身在難民家中,再想轉折轉機到肯提供政治庇護的厄瓜多爾,但到俄羅斯就被美國取消了護照而得滯留。俄方當然想與他交換情報,但他已經消滅所有機密文件,沒有甚麼情報了。現在他仍身在俄國,但可以有自己的地方,也接了女友過來。他回顧他爆料後,世界有沒有變得好一點?網絡方面是稍稍安全了點,例如越來越多網站使用https、GDPR等,美國有案子對國安局權力範圍作裁決,也有開源專案提供加密技術去幫助保護洩密者。

鐘他響起了,大家也對此有了警戒心,但卻也似乎對於大數據的監控無力,畢竟我們都會用信用卡、上社交媒體等等,要獨抗大潮阻力還是很大。

相關文章: 分裂的網路

Note on Sep 07 @08:55

「買新機器取代故障機器比找專家修理來得便宜…單憑這項事實便幾乎保證會出現科技暴政」

Note on Sep 08 @08:18

匿名性讓你有機會重來,改變成見,不必選邊站

Note on Sep 12 @09:01

//在獨裁的國家,國家擁有權利授與給人民。而在自由國家,人民擁有權利授與給國家。// 實際上係但獨裁者唔會咁講

Note on Sep 12 @09:34

//你放棄自己的私隱,也會犧牲掉別人的私隱… 沒有什麼事好隱瞞的這種說法,是假定所有人都不該或不應能隱瞞任何事情//

Note on Sep 16 @09:08

「你在潛意識裏做出那些決定,等到完整成形後才會呈現出來—也就是等你終於強大到可以跟自己承認,這是你的良知早已為你做出的選擇,這是你的信念所指引的道路」

Note on Sep 16 @09:13

「只要法律創新落後科技創新的一日,做一定會有機構試圖濫用這種科技和資訊的不對等來助長他們自己的利益,這時便需要依賴獨立開放原始碼的硬體和軟體開發者來填補這種差距,提供法律無法或者不願意確保的重要公民自由保障」

(原文刊於網絡暴民)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