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邱林川 香港中文大學教授,香港平台合作社運動PCCHK創會成員。

Resonate:全球首家網路音樂平台合作社

音樂有無窮的藝術魅力,但做個專職音樂人卻極為不易。從史前遊吟歌手到中世紀的宮廷樂師,音樂人想體面謀生,似乎總要找到「靠山」。進入互聯網時代,這種情況是否有所改變?

答案恐怕不令人樂觀,因為當今音樂產業的產權早已高度集中。2016年,世界音樂市場超過80%的份額掌握在三大音樂集團手中:索尼、環球、華納。這三個巨無霸及其旗下公司幾乎壟斷了整個音樂行業,獨立音樂人無論多麼出色,不仰仗它們氣息的話,也很難闖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主流平台的侷限:富者越富、貧者越貧

寡頭壟斷的情形以前也曾存在。然而在互聯網「平台化」的今天,壟斷的情況更為嚴重,因為音樂平台的「演算法(algorithm)」和「串流(streaming)」令大企業壟斷力進一步提升。所謂「演算法」,主要指平台向消費者推送曲目的功能。例如iTunes的Genius功能,可根據用戶已有曲目分析及自動生成新的播放清單。YouTube在用戶看完一條短片後接著推送的新片,用的也是這種演算工具。

不過,這些演算法一般都不透明,其運作結果往往讓已成名的明星受到更多關注。那些沒有和三大公司簽約的獨立音樂人,在互聯網之前的年代,還可能在賣CD的店舖裡被人不小心發現;但到了平台演算法主導的年代,聽到獨立音樂的機會更加微乎其微。歸根究底,演算法是公司盈利、服務股東的工具,其根本目的一不是為了幫助音樂人謀生,二不是為了促進音樂的多樣性。甚至可以推論,大眾口味越單一,平台利潤反倒越高,因為不用養太多不同種類的音樂人,只要幾個好像Lady Gaga和Justin Bieber的大牌紅星就可滿足大部分市場需求。

「串流」則是指通過互聯網直接播放音樂或視頻節目,而無需將文件下載到手機或電腦。這種經營模式一般每月收取用戶一定量的「月費」,如Spotify的Premium會員,會費每月港幣58元,用戶可無限量在網上收聽。不加入Premium的普通會員則必須收聽Spotify的廣告。這種模式存在兩點不足:一方面,機制有欠公平,每天聽半小時的用戶和每天聽十多個小時的用戶,繳納的費用一樣,用得少的人反倒要「補貼」用得多的人。收聽時間和收費標準不掛鉤,這對平台而言則方便管理、增加利潤。因為實際情況是,大部分用戶都多付了。

另一方面,用戶只能「串流」,不能下載擁有自己喜歡的音樂。沒有網絡就無法收聽,更不能自由地把喜歡的曲目拷貝到新的地方。資深樂評人Cherie Hu指出「串流」已日益被平台建構成音樂「擁有權」(ownership)的對立面,似乎串流與擁有兩者不可得兼。她認為,這種人為的二分法是「不健康的」,因為它「破壞了發現音樂、收藏音樂以及樂迷之間社會聯繫的價值」。新技術本應為人服務,但「串流」的結果卻是逼人進一步依附平台。

傳統主流平台如iTunes、Spotify本來就擁有大量資源,加上「演算法」、「串流」等新工具,使得富者愈富、貧者愈貧。根據MIDiA研究公司2014年的報告,全球頂尖1%的音樂人佔據音樂市場77%的銷售額。可想而之,金字塔下端的競爭極為慘烈。不是超級巨星,就不要玩音樂,否則一定很難養家糊口。

Resonate:突破「串流∕下載」二分

Resonate正是針對以上問題進行的創新行動。它利用區塊鏈技術提升音樂人的收入,並允許聽眾下載擁有自己喜歡的曲目,給大家更多自主空間。更重要的是,Resonate還是由每位加盟音樂人、獨立音樂品牌和聽眾共同擁有的平台合作社。目前該平台尚處於beta版試業階段,目的是讓音樂人和聽眾都能平等參與平台事務,獲得合理回報,而非淪為資本逐利的工具。

Peter Harris是Resonate創始人兼CEO。他生於美國,在北京住過四年,目前定居於德國柏林。二十多年來,他白天當網絡工程師設計網站,晚上從事電子音樂創作,還客串DJ演出。基於自己的興趣,Peter特別喜歡幫人做音樂網站,包括名不見經傳的獨立樂人,也包括大牌明星。在中國,他最喜歡布衣樂隊的民謠搖滾。

長期以來,Peter嘗試用過各種各樣的網絡音樂平台,但總覺得它們有這樣或那樣的問題。2008年金融海嘯不久後引發的「佔領華爾街」運動其間,爆出音樂平台公司內部醜聞如Spotify和Sony的幕後交易,讓Peter感到心寒。此時他開始了解合作社的實踐,包括位於西班牙的全球最大工人合作社「蒙德拉貢」(Mondragon)。他亦接觸到平台合作化運動,於是萌發了自己創建音樂平台合作社的想法,希望讓音樂人、獨立音樂品牌和粉絲們一起掌握平台營運的知情權和決策權,讓音樂創作也能帶來體面收入。

經過三年的艱苦創業,Peter終於在2018年年初推出Resonate.is測試版。截至2018年月初,Resonate平台上已有3160位音樂人或樂隊加入,可算初具規模。平台上主要還是電子音樂,不過留意一下這些音樂人的背景,其中特別多非白人的少數族裔,屬於被傳統主流平台忽視的一群獨立音樂人。

圖一、Resonate網頁截圖

Resonate平台最大特色是它的「stream2own」(串流─擁有)收費體系。系統設計鼓勵聽眾收聽新歌,每首音樂第一次播放只收費0.002歐元(港幣0.018元),之後每多放一次收費逐步增加,到第五次播放收費0.032歐(港幣0.29元)。這前五次播放屬於「音樂發現」階段,之後如果聽眾繼續播放同一曲目則進入「粉絲階段」,每多聽一次的收費繼續增加,最後第九次播放收費最高,但也只要0.512歐(港幣4.69元)。而這時聽眾就可下載該曲目的高清版本,完全擁有、收藏這首歌,從第十次開始,完全免費播放。

圖二、Resonate的「stream2own串流-擁有」收費體系

圖三、Resonate播放器:每首歌右邊的九個點代表播放次數

如此設計,使聽眾下載每首歌的費用約1美金,和iTunes上每首歌的售價相當。但聽眾不是直接下載,而是聽過八次之後還想聽第九次,已經真正的喜愛上這首曲目。多聽的人更多付費,少聽的則付費較少,系統自動運算,精確付款,不會再出現一部分人補貼另一部分人的情況。關鍵是,Resonate不但打破了串流與擁有的二元對立,而且讓一次又一次的串流成為下載擁有的必經步驟。

最重要一點,Resonate平台通過累進式收費和透明的財務分配,向音樂人提供明顯高於主流平台的報酬。以目前Spotify的付費標準,一首曲目要串流播放150到200次才能產生相當于iTunes一次付費下載的費用,而在Resonate上只需要串流播放九次。同樣的播放次數,音樂創作人員在Resonate上的平均收入大約是Spotify的2.5倍,因為Resonate平台總收入的70%會即時支付給加盟音樂人及獨立音樂品牌。

Resonate採用區塊鏈技術,一方面處理音樂曲目背後的metadata,比如創作人員名單、演出人員名單等,以提供更好、更公平的音樂推送服務;同時,Resonate播放器內含「聰明合約」(smart contracts),可以讓一個樂隊的主音歌手在每次播放中提取三成收入,主音吉他手獲得兩成收入,其他四位樂隊成員則平分餘下的五成。只要樂隊成員達成一致,這樣的再分配可以用完全透明的方式即時完成,大大提高平台支付的工作效率。

極富潛力新嘗試

2018年3月,Resonate獲得西雅圖一家名為RChain的區塊鏈系統合作社注資一百萬元美金,說明平台整體經營情況良好,有進一步發展的潛力。同時,Resonate也不斷在音樂界建立合作關係,既是「獨立音樂協會AIMS」成員,也已加盟「音樂經理人論壇MMF」。2018年7月,倫敦召開每年度英國最重要的平台合作社活動Open2018大會, Resonate亦被列為最重要的showcase。

Resonate未來面臨的挑戰,其一是在知識產權方面,如何可以吸引到更多樂手和音樂品牌加盟。其二是如何吸引到更多聽眾,因為目前其成員中大部分是音樂人,而註冊的聽眾只有1000多人,消費方上數量還遠不足夠。Resonate團隊的目標是在Beta版階段累積到7萬用戶的總量,而後再正式向外發布。目前距此目標還有相當距離。

然而,新的嘗試已經開始。且讓我們拭目期待Resonate成功,為所有音樂人及樂迷提供更公平、更高效的合作化平台!

圖五、Resonate內部權益分配圖

圖六、Resonate團隊成員

《平台點合作》開篇:平台合作的前世今生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