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塵

每日精選10~20篇優質文章拍手5下。支持皆以100枚likecoin(或10HKD)為基準,每週3~10篇。(除詩以外短文不拍、內容敷衍不拍、內容缺乏創意不拍、金融方面我不懂所以不拍。文章文學性為精選重點。)支持「創作有價」而非「書寫有價」為原則。

不知哪來的膽量:血手印

發布於
果不其然,真讓我遇到了心儀的女孩,完完全全跟夢中相似的身影與氣質,而且緣分就這般緊緊繫在我們的手上,我感覺她會進來店裡,真的,她就走了進來。冥冥中,有一股聲音在天空喊著:就是這個女人!就是這個女人!不要放過!千萬不要放過!把握機會,運氣就會站在你身邊!

  我這個人,年輕時火氣旺盛,時常跟陌生人打打鬧鬧,即使對方是黑社會或縱貫線人物,也照常起衝突,相互切磋手腳功夫。在我罹患痛風之前,始終是名風雲人物,時常有愛慕的卡片遞過來,甚至,直接在我面前告白。可是,我毫無心思處理男女之事,凡是遭遇這種情節,都推給小弟打發。結果,小弟一個個左擁右抱,就我一個人還在裝酷。

  其實,我很害怕。跟女孩子說說笑笑倒是常有的事,可是,一旦女方顯露出想要交往或超越友誼的行為,我馬上就會想辦法遠離,逃避可能一發不可收拾的續集。仔細想想,我可能擔心和女孩子交往會讓男人軟弱被敵人抓住把柄,又或者內心覺得女孩子跟上跟下很麻煩讓自己露出破綻或受人要脅。總之,擁有一個女伴,是我一直揮之不去的恐懼。

  後來,因為痛風時常發作,我變得喪失鬥志,深怕一不注意就會死在某個黑暗的小巷內。慢慢地,我越來越遠離功夫切磋的擂台,甚至被嘲笑被辱罵,我卻漸漸失去還擊的能力。從身旁小弟一堆壓馬路,到孤獨走在路上閃躲往來人群,我變得孤僻且自卑。這個時候,我好希望身旁有個女伴,想要找個依靠,想要傾訴內心的種種不甘心與憂鬱。卻是再也沒有人願意再多看我一眼,因為我已從王座狼狽跌下,連戰敗都沒有,是屈辱地因病退出戰場。我更加恐懼女孩子看過來的眼神,愛慕瞬間轉變成不屑,嬌聲嗲氣立馬轉換成酸言酸語,令我驚覺女人善變的能力與現實觀,比刀劍更無情也更銳利。

  我變得失魂落魄,在五專退學之後,呆在家很長一段時間,雖然有出去工作,卻是身心皆已無法負荷簡單的勞務,只好像個精神病患窩在家中,不願再踏入社會。日復一日,我越來越膽小,對於社會的眼光感到恐懼,對於人群感到心驚,面對家人的責難與諷刺,內心慢慢封閉成甚至對於「說話」都顯得小心翼翼。

  後來,看了李敖的電視節目,很欣賞他的說話與理直氣壯,因此,開始對於他的書籍買了一些來看,越看越入迷。(後來因為李敖的緣故,我訂下成為作家的目標,重返校園讀書)。他認為腿很漂亮的女孩子不能放過,機會稍縱即逝,所以,即使他跟對方年紀差距超過兩輪,也是要勇敢要電話,放膽去愛。這個想法給了我莫大的勇氣,坐在書桌前,看著《上山上山愛》(好像是這本書,不太確定),心裡已經在幻想著跟一個心儀的女孩子告白的情節。勃起,好久好久,直到天亮。

  說實在話,我真的不知道哪根莖不對,居然糊里糊塗地相信愛情隨時會出現,有膽子去追求的人才有勝算與幸福的將來。所以,我開始在咖啡店裡坐著,看路過的身影,(之前疫情還沒爆發時,我喜歡坐在咖啡店靠窗的位置,看書寫作,其實,更多時候是觀察路過的女子。←感覺自己像個癡漢),心裡忐忑,不斷模擬告白的畫面與話語:「小姐妳好,妳有世界上最獨特的氣質,有如一首剛剛綻放的詩,令人忍不住陶醉。我是詩人古塵,可以跟妳做朋友嗎?我想請妳吃飯,因為妳值得。」邊想邊笑,完美地計畫,在吃完飯之後回到我在信義區買的小豪宅,在紅酒的烘托下,相擁相吻,然後組織幸福美滿的家庭,然後看著疼愛的子女長大成人,終於組成屬於他們的家庭,我和老伴在結婚八十周年的時候,和孫子女們一塊家族大合照,爺爺的召喚聲此起彼落,我笑到合不攏嘴。(過程在旁人看來就是發呆)

  果不其然,真讓我遇到了心儀的女孩,完完全全跟夢中相似的身影與氣質,而且緣分就這般緊緊繫在我們的手上,我感覺她會進來店裡,真的,她就走了進來。冥冥中,有一股聲音在天空喊著:就是這個女人!就是這個女人!不要放過!千萬不要放過!把握機會,運氣就會站在你身邊!我的心跳聲大到隔壁的阿姨都聽到了,我的汗從頭頂到胯下不斷冒出來,提著顫抖的嘴唇默默站起來,慢慢漂移到女子的身旁,我的眼神像是已經捕捉到了獵物的前一刻那樣的表情,只見我鼓起胸膛,放聲說話:「小姐——請妳跟我做愛好嗎?」瞬間,店裡顧客的頭都轉了過來,在櫃台後的店員也睜大眼睛抬起頭來看著,店外的路人竟然也忍不住停下腳步向店裡張望,時間停大約十秒鐘,女子用極為不屑的臉色甩了我一巴掌。

  我驚醒,原來,我還在房間的書桌前,眼下是卡夫卡的《審判》,我竟然毫無知覺地睡著,說著:「還好是一場夢,丟臉極了!」自己嘲笑了自己一番,走到浴室想要洗個臉繼續讀書,卻在鏡中看到臉頰左側紅通通的巴掌印,巴掌印子的血色越來越濃,我驚呼:「這……到底是現實還是想像?」在血手印的後頭,有一名全身血白的赤裸女子偷偷詭譎笑著,我慢慢轉過頭來,啊——

後記:我覺得膽小不見得是壞事,有的時候,膽小一些,反而讓自己有足夠的冷靜去避免衝動可能犯下的錯誤與後悔。因此,我到現在都不主動告白,等待上天賜給的緣分。所以,我到現在還是單身犬一隻。俗話說的好:「好女人帶你上天堂,壞女人讓你住牢房。」我寧願膽小一點,等月老牽個好女人過來。


2021.09.07(初稿,讀雨居書房)
2021.09.07(首發,Matters)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白鼬大冒險<社區活動提案|膽量就是你的超能力>

4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