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youport

IYP 不是过眼云烟的新闻网站,我们提供实战能力,这里是值得您反复回看的档案室:iyouport.org

一旦您的影像被监视摄像头捕获,会发生什么?

  • 法律可能帮不上什么。大多数闭路电视摄像机运营商都以某种方式违反法律,并且随着技术的飞速发展,这一问题很严重……

现在是上午7:06,我正在盯着今天的第一台CCTV监视摄像机 —— 这是一部无聊的多机位短片的开场画面。这是我每天上班的时间。

这里说的 “多机位” 指的是90台监视摄像机!

90个CCTV镜头可以捕捉到我从自己的公寓到办公室的42分钟路程的每一步,平均大约每两分钟一次。

我知道有多少台摄像机记录了我的上班全程,因为我计算并记录了每个监视器的位置,为的是随时找出被拍摄到的图像将会被如何处理、以及被拍摄者是否可以对其进行控制。

从理论上讲,这应该足够简单。但仅仅是理论上。

根据信息专员办公室的说法,CCTV的大多数用途都受到《数据保护法》(DPA)的保护,这意味着您有权查看您自己被拍摄和收集的图像 —— 或者说,如果您有时间和耐心向所有操作CCTV监视器的人解释DPA法案的话。

令人沮丧的是,我这么做了。

意识到我需要穿显眼的衣服,这样人们才更容易通过监视镜头找到我,于是我打扮得像个小丑。

效果不是很好,我带了4个气球,可能周围人认为我是YouTuber,正在进行一项社会实验,并且显然,他们都躲着我。

从地铁到办公室的步行大约需要7分钟。我在那条路线上看到了25台监视摄像机,大约每17秒就可以看到一台。

出于明显的原因虽然我不想说这也太像监狱了 —— 伦敦是世界上受监视最多的城市之一,平均每1000人拥有68个摄像头 —— 但的确有点过头。

英国CCTV监视器行业的价值估计为23.5亿英镑

完成整个旅程后,我找到了几乎所有连接监视摄像机的建筑物的联系方式,并向他们发送了电子邮件,以说明我 “正在根据DPA条款以要求获取有关我的信息”,描述自己(“穿着小丑服装、拉着四个气球”),并给出了确切的时间、日期和位置。

我要求他们向我提供CCTV监视器拍摄到的影像的副本,然后将原版本删除。对于我找不到电子邮件联系方式的14座建筑物,我亲手写信概述了我的要求。

事实证明人们显然不喜欢被拍摄者要求提供影像记录。

我联系的大多数人都没有回复我,而在回复我的少数人中:有些人要求我提供身份证复印件,有些人要求提供我当日的参考照片,有些人说 “时间太长了内容已经过时了”,甚至有些人说向我提供这样的数据是 “非法的”,还有些人说我可以去他们的办公室查看数据,并需要出示身份证件……

有人说,他们会给我数据,但前提是我“有能力通过信誉良好的承包商索取”,费用由我承担。

我的影像还被一些地方议会掌握的监视摄像机捕获。其中一家告诉我:只有在发生重大事件时他们才能向警方提供监视数据,或者向代表我的律师提供数据,费用为“ 33英镑录像搜索费、或132英镑录像发布费”。

没有人愿意为我删除数据。

最后,我得到了一些录像和一些屏幕抓图 —— 其中一些违反了数据隐私法,而另一些显然也很难公开担心破坏我自己的隐私,因此对我的脸打码了。

看起来,尽管有大量不同的实体(私人的、商业的、和公共实体)都在收集和存储关于我们的数据,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如何正确处理数据、也不了解其行为的法律含义。

在大多数情况下(至少以我的经验而言),这意味着您将无法如法律所允许的那样访问自己被拿走的数据。

权利机构隐私国际组织的法务官 Ioannis Kouvakas 解释了这是一个问题的原因:“通过CCTV监视摄像机捕获的图像不仅会触发隐私保护,还会触发数据保护问题。这意味着,根据数据保护法,个人有权享有某些权利。例如,至少有权请求访问其数据并获得准确的副本、或纠正或删除其数据的权利。”

这些规则在您的图像被捕获后即可适用 —— 但是被捕获之前呢?

Kouvakas 解释说:“有透明度要求:在捕获影像之前必须事先给个人足够的通知,以便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

再一次,对我来说情况完全相反。在少数几个地方,有迹象表明路人注意了那里有一个闭路电视摄影机,以及如何与管理者取得联系,但是当我接近它们以阅读联系方式的时候,我已经被拍摄到了。

因此,就此而言,我遭遇的每一个数据收集都是非法的。

Kouvakas 说:“在捕获图像之前,必须先存在提醒的标志,告诉我这里有CCTV,否则就没有必要开始拍摄我,这是基于同意。”

但是在被拍摄之后,艰难的数据请求过程令人惊讶吗?Kouvakas 说:“这并不令我感到惊讶,因为我们正在开展类似的项目,针对数据收集者提出了一系列的投诉,而且困难巨大。”

首先是无休止的来往电子邮件;其次,一些公司说:“只要签署这份文件,我们就会为您提供数据”。而那份文件实际上是删除请求!然后他们说:“我们刚刚删除了它 —— 您要求我们删除它。”

人权慈善组织 Liberty 的 Hannah Couchman 说:“英国有大量的监视活动。”

“可以针对特定个人或整个社区部署不同的监视方法 —— 当然,还有面部识别功能,通过使用IMSI捕获器和手机数据提取等功能,允许当局对您的手机进行黑客攻击,以查明您是否在参与特定的抗议活动。”

如果这已经听起来像《少数派报告》那样令人担忧,别忘了还有更糟的:“我们知道,现有的闭路电视网络不仅可以进行面部识别,并且,还有他们所说的 ‘智能技术’,它可以从理论上对人们的行为做出预测。我们看到的监视网络正在不断扩大,我们每天都会陷入其中”,Couchman 说。

大型监视机构会认为,监视可以 “遏制犯罪或帮助警察抓捕罪犯”;但是肯定会出现当局和私人公司超越这一用例的广泛问题 —— 就如 Hannah Couchman 所警告的那样,我们已经以越来越快的速度迈向了阴险的侵入性监视时代。

“例如,在苏格兰格拉斯哥,正在研究不支持面部识别的闭路电视摄像机监视器,但它们拥有所谓的 ‘嫌疑搜索’ 功能,可以在其中扫描诸如衣服质地之类的关键字,以跟踪和监视您的每一步。”

她说:“我们已经有了工作场所监视之类的东西。从家里开始,Alexa 助手会获取有关你什么时候醒来、是否在刷牙、工作的路线、以及今天的开会地点的数据。在地铁上打开笔记本电脑的人会被地铁上的监视器拍摄到屏幕,等你到了办公室又继续了工作岗位监视的一整套措施……”

当然,有些人根本不关心自己上班路上的一切如何被记录,但是,扩大监视范围的意义远不止于此:数据滥用、对隐私的期望降低、政府出于个人目的使用信息、以及无辜的人们被指控犯有未犯的罪行……

Couchman 认为最坏的情况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他说抵抗这些噩梦需要采取具体行动。

“我们必须与人们达成共识,关于我们不想要生活在什么样的社会里”。⚪️

这里是英国,有 “隐私保护”法案,虽然,显然没用;但中国呢?成为生活在全球第一监视大国的中国人怎么办?

What Happens to Your Image Once It’s Been Caught On CCTV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